花園永無完成之日,唯有放棄一途

星期一, 5th 四月 2010

花園永無完成之日,唯有放棄一途

                           ~~ 珍妮佛‧賀絲《花園神話》~~

 

某日清晨醒來,女人看見男人正在花園中,使勁地揮動鋤頭,

她發現前些日子剛種下的金針花,被他全部挖起,

原本從同心圓出發,一圈一圈圍繞起來的金針花,被移動位置,改種成一列。

『為什麼挖起來?我已經種好了!』

『那有人金針花種成那樣,我把他們重新種過』

『我就是刻意要種成圓形,這樣開花的時候比較好看,也比較好照顧』

『你這樣根本就不對,我媽媽他們都是種成一排,哪有人種成圓形的』

不顧女人的初衷,男人堅持執行他對金針花的觀點,

鋤頭在他手上,而且,這種粗暴的對待,著實讓人由生氣轉成無力,

女人不再說話。

 

園藝,就像任何一種藝術一樣,是一種過程而非結果。

珍妮佛‧賀絲認為一座花園永無完成之日, 唯有放棄一途;

真正該放棄的,是某種設計概念的固著不變,是它看起來或感覺起應該如何的預期。

 

人和人之間的關係,不正和花園一樣;

朋友、親子、夫妻、情人乃至部屬、同僚等,都是一種過程。

當關係形成之日,正是經營的開始。

除非你的花園是死寂之城,土壤的肥沃與否,陽光、空氣、水的滋潤,

蜂蝶蟲鳥的傳播、觸動,氣候的變化,天災人禍的擾動,

所有元素無時不刻不在影響著花園。

 

沈默的女人領悟到,

男人的花園是他的財產,需要的是管理,而他是唯一的國王,

女人嚮往花園所賦予的,對生命的想像與樂趣,並不在國王的地圖之中;

或許他的花園只適宜栽種向日葵,一切皆追隨王者太陽的方向。

 

當女人決定離去的某日,

男人輕聲地對她說:『那些金針花還剩四棵,看你想要怎麼種,可以挖起來』

女人微微苦笑,不發一語;

因為,她早已經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