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三姊夫 林顯茂

星期五, 12th 二月 2010

高雄市教育界的聞人林顯茂是我的三姐夫,不幸在上週晚上夫妻一起散步,在快到家門前時,被一個醉鬼騎機車從後面追撞倒地,當場昏迷,緊急送一身體並無外傷但診斷為腦幹大量出血,醫生宣佈拖不過當天晚上。

 

由於女兒旅居德國,為了讓她能趕回來見最後一面,施打了升壓劑,撐到女兒女婿及孫女們回來送終。

乍聞三姊夫的噩耗我實在無法相信,他多長我六歲,身體健康硬朗,看起來甚至比我還要年輕,約莫只有六十幾歲,平日注重運動健身及養身之道,三餐少鹽、少油、少糖,到柴山健步走是每日的功課,定期做健康檢查……,以他的健康狀況應該可以呷百二無問題!

三姊夫本籍是台南新化,一生幾乎都奉獻在高雄的教育界。與三姐結婚之時他擔任高雄市政府教育局國教股長,每每到寒暑假他為了躲教師申調的關說與送禮,都會避居到太太的娘家潮州通勤,如此清廉的做為讓我記憶深刻。

之後他擔任教育局主任秘書,在外派籌備高雄市瑞豐國中,擔任創校首任校長,學生犯錯他不以記過做處分,考試採榮譽制不用監考老師,現今流行的夜間舉行畢業典禮就是他的創舉。

在瑞豐國中任滿之後,奉派接收位於左營的海軍子弟學校,改制為高雄市立海青工商,擔任首任校長。

退休前擔任的職務是高雄高工的校長,之後夫唱婦隨到世界各國旅遊,與長住國外的兒孫同樂。

我早年投身黨外民主運動,曾給三姊夫帶來不小的困擾,二十多年前國安局人員甚至想透過三姊夫來影響我的政治立場,但他不為所動,要情治人員自己到潮州找我。所以我可能是在黨外時期屏東唯一受國安局約談的人,警總、調查局整天駐守在山水店裡則更是家常便飯。

三 姊夫主修教育心理學,在擔任公教人員時即以「愛」為普世價值,心眼裡是看不慣國民黨的特務統治,但為了五斗米折腰不便反抗,只有回到潮州時可以和我聊一聊 政治,一退休他立刻成為民進黨的支持者。阿扁第一次參選總統,每場造勢晚會他都必到,甚至還拿了一支民進黨造勢的桃太郎旗回家,夜裡在自家陽台上不停地揮 舞著,可見他內心的壓抑有多深。

但是腦幹大出血,神仙也難救。三姊夫長年在高醫大兼課任教,醫界桃李滿天下,我相信只要不是傷了腦幹,一定可以救活的!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誰料想得到留學日本拿到碩士學位的三姊夫,竟然枉死在一個日本籍的醉鬼輪下!

 

   案發隔天三姊到警局作筆錄,這名醉鬼居然還一副宿醉未醒的狀況外,這名日人已居留台灣二十年,騎車肇事已不是第一回,但這次卻害得我三姊家破人亡。酒駕害人時有所聞,但是仍然不斷地再發生,是否政府對酒駕的懲處還是過輕?三姊夫還沒見到兒子娶妻生子,怎能安心無憾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