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遇見的獨特與獨特的遇見

星期二, 1st 九月 2009

因為阿良出生而中斷的華德福教育師資培訓課程,一晃也已經過了三年多,

今年,決定重回人智學在塵世的課堂。

第一次上課(8/29、8/30),就讓我遇見了兩個獨特的禮物。

 

 第一件禮物是三年級的學長蕭老師送的毯子;

『她』是泰雅族的阿嬤親手用香蕉樹皮編織出來的毯子 。

(我覺得這毯子是有靈性的,不適合用『它』稱呼)

香蕉樹皮要經過力道大小適中的敲打,處理成絲線,再進行編織,

蕭老師說他是偶然中得到這件毯子,那位泰雅阿嬤告訴他,

她的孩(孫)子們睡這件毯子會受到保護,不怕受到驚嚇,很好照顧。

他說我有小孩,所以把毯子送給我。

如此獨特而珍貴的禮物,充滿著祝福。

 

第二件禮物是初次認識的淑瑛送我的書:《獨特公主》

淑瑛從事藝術治療工作,與老二間隔十年之後生下么女,

五個月大時,正逢SARS期間,在醫院內受到病毒感染,醫生又誤判長達一年的時間,

等到確認是有狀況時,孩子已經嚴重腦性麻痺。

 

淑瑛說,因為孩子的關係,她把自己封閉起來有四年之久。

原本藝術治療工作是一般人與特教生都接受,

將自己內心閉鎖時,她拒絕接受特教生——連自己的孩子都幫不了,我如何幫助他人?——她如此自問。

 

 《獨特公主》是兒童繪本,蒙特梭利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出版,

撰文作者黃琪雯,是淑瑛學生的家長,邀請她負責繪圖的部分。

琪雯的孩子因為兩眼視差大,必須把正常的那一眼貼眼貼,強迫使用弱視的那一眼,

孩子剛開始因為怕別人覺得她很怪而不願意貼,

經過大人們的巧思安慰與鼓勵,終於能開心地接受治療。

孩子的遭遇,讓媽媽希望可以安慰更多外表和別人有些不同的孩子,因而寫了這本書。

 

記得子凡戴上助聽器開始去慈心幼兒園上學,

總會遇到小朋友好奇地問:『她耳朵上面戴的是什麼?』我都會直接告訴他們那是助聽器。

通常好奇心會驅使他們繼續問:『為什麼要戴助聽器?』

我就會指著自己的眼鏡告訴他們:

『像阿姨沒有戴眼鏡就看不清楚,子凡沒有戴助聽器就聽不清楚,是一樣的情形』

也遇過富有同情心的大人,預言式地說,子凡長大之後一定會覺得自己跟人不同而排斥戴助聽器。

會這樣嗎? 此刻沒有人可以提出正確答案,但我一直不這樣以為。

 

獨特公主住在獨特的城堡裡,那裡的人們追求的是別出心裁、與眾不同的獨特。

有一天,公主遇上要矯正視力的完美國王子,他因為要貼眼貼而被父母關起來,

怕被外人發現,王子過得很不快樂而逃跑出來。

遇見獨特公主後,完美王子發現追求完美讓他們國家的人不快樂,帶來一些衝擊,

當然,跟理想童話的結局一樣:最後大家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很完美。Laughing

 

你相信自己是個獨特的人嗎?

對於外表正常的人,這其實是個更深刻的思索。

我想,這是漫長的人生習題,需要用一輩子去懂;

唯一法門就是:要愛你自己。

 

 

關於ying和蕭老師的遇見:請看這裡

http://blog.ilc.edu.tw/blog/blog/2226/post/10223/57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