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這樣開始不吃西藥的

星期日, 24th 五月 2009

去看陳永森醫師,耳朵又被貼了王不留行,這次二耳都有,還是一樣痛很大。

陳醫師還給我開了消炎的藥,另外有一帖是要煮過含在嘴裡的。

(不知王不留行是何物的請自行前往這裡觀看)

 

 

前些天去做植牙手術,術前就被要求吃了三顆藥 ,應該是消炎、止痛及胃藥。

術後,助理一直提醒我最好去診所打消炎針,並再三叮囑,藥一定要按時吃。

嘴巴痛得根本張不開,我只能猛點頭。

事實上,我沒去打針,連一包藥也沒吃。

 

 

三天後回去檢查傷口,當醫生知道我完全沒吃藥時,驚訝地說了句:『你真厲害!』

可能因為是熟識,醫生沒有拿出權威來嚇我,而是『好言相勸』地解釋沒吃藥怕傷口會感染,到時候更麻煩。

在看過傷口之後,他也不得不承認說:『目前為止,你的傷口控制得很好』

但是我的臉腫得跟麵包超人一樣,醫生說那是因為我沒吃消炎藥的關係,還特地拍照存證。

(不知麵包超人是何等人物的請自行前往紙的部落格觀看)

 

我其實不是沒吃藥,只是沒有吃他們給的西藥,而是順勢療法的小糖球。

我吃了山金車(手術前後)、金縷梅(淤血)、金盞花(各式傷口)、小連翹(牙齦腫脹)、磷酸鐵(消炎)...

幾乎是想到就吃,因為真的很痛ㄋㄟ Cry(嗯,還有點接近『濫用』藥物呢Laughing

(不知順勢療法是何物的請自行前往這裡觀看)

 

因為從小自己家裡只看西醫,我也從來沒想過,生病時可以有不同的選擇。

子凡出生後問題一堆,也一直都是看西醫。

老實說,除了孩子還活著之外,身體從來沒有變得更好的跡象。

非常容易感冒,一感冒就發燒變肺炎,醫生就要她住院,住院還是會發燒,就靠打抗生素壓制。

中耳炎的問題也是一樣,醫生只能給抗生素,每次療程都要吃上二個星期,還不見得會好,

然後就換更高一級的抗生素,等到不能再升級了,醫生也就宣布束手無策。

 

 

大家都知道,抗生素是一群可抑制細菌生長或殺死細菌的化學物質,不止對付我們不想要的細菌,

而是把所有的細菌都殺死,而且細菌還會出現抗藥性的現象。

長期使用抗生素,讓子凡的抵抗力越來越差,越容易生病發燒,落入一種惡性循環。

 

 

讀幼兒園時,她最高紀錄是一個月只去了學校二天,我幾乎每天都帶著她跑醫院,之累人!

直到遇見自行研習中醫有成的秋皇,千吩咐、萬吩咐,小孩發燒絕對不要用塞劑、吃退燒藥。

心裡其實很掙扎,不去看醫生,不然要怎麼辦呢?

於是,子凡一發燒我便找他求救,他也教我一些較自然的退燒方法。

剛開始真的很累,看著孩子不舒服,要盡量讓她舒緩,也不曉得是不是就真的比較好?

 

秋皇是在十多年前,太太因為一邊腎臟有問題住院治療,我沒問過細節內容,只曾聽他說,原本是一邊有問題,出院之後變成兩個腎臟都有問題,讓他對西醫開始產生懷疑,於是便自力救濟,開始研習中醫,照顧他太太。

說真的,他沒有所謂的醫師執照,但在我眼中,他可真是個神醫!(以後有機會另篇再續) 

 

總之,後來都不再用西醫的方法退燒,

子凡從每次發燒都要持續一個星期,很快地變成五天,下一次發燒變三天,

然後二天、一天,到現在,通常就只發燒一次,退了就好了,

而且,發燒的次數跟以前相比已經變得少之又少。

這也代表著她身體的抵抗力越來越好!

 

困擾許久的中耳炎,也在四年前某次至桃米社區演講時,遇見一位不相識的女士,

她聽我談到子凡的情形,隨即回家裝了一小瓶用藥草加米酒自製的藥劑,並教我如何使用。

她說通常只要用一次就好,若我不放心,可以多用一次。

我真的用了二次,當子凡回診時,醫生高興地表示,這抗生素有效!

我還不敢告訴他我是用民俗療法,抗生素一滴也沒給子凡吃呢!

那瓶藥現在還存放在我家冰箱。因為子凡自那之後也幾乎都沒再發生中耳炎了。

有興趣嘗試的人,我很樂意將那位婦人的愛心與智慧轉贈。

 

 

我們就是這樣開始都不吃西藥的......

感謝秋皇和那位婦人,是我們家的貴人呢!Sm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