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最美的風景---大師的背影

星期日, 2nd 十二月 2012

有一天,明杰老師在他的FB上放上這張照片,寫著:

校園最美的風景-惠莉老師
復興國中裏讓我能真心感到關懷孩子的老師之一
從背影我看到了校園中最美的風景
言語顯得多餘!

是的,畫面中,一個高大、昂揚的少年,柔順的低著頭、亦步亦趨的跟隨在瘦小、微駝的老師身邊,這一老一少在深秋校園的漫步,彷彿微微春風輕輕吹過!

資深的老師、永遠的價值

惠莉老師---老復興人口中的「上帝的女兒」,是一個資深的國文老師,沒有新穎的教法、沒有響亮的頭銜、沒得過大獎、跟不上時代(連電腦都不會喔)、從未在任何會議上發過言、除了30年的導師資歷外,從未兼過任何職務!也許在許多年輕老師的眼中是「過氣」的老人吧!但在學生心目中,她是真正的大師---一個讓人親近、值得信賴、改變人生的導師。記得去年我還擔任教務工作時,每在巡堂經過惠莉老師的教室時,總有一種---這不是教室、這是教堂的感覺,她的教室充滿神聖、救贖與希望的氛圍!而今年惠莉老師因「對噪音過敏」,學生為了讓老師能在安靜的環境中上課,竟然主動關掉電風扇,忍受酷熱,學生間更互相提醒:噓....不要說話!這樣會吵到老師!學生會主動關心、體諒老師,這是何等令人羨慕的師生關係,這是惠莉老師教我們的教育境界。

也是白頭宮女話當年

我和惠莉老師是30年老同事、老朋友了!在同一年段當導師、同一辦公室長達19年!早期沒有導師輪替制,我們並不是因積分不足被迫當導師的,我們都是自願的!雖然當導師真的很辛苦,但早期的老師把當導師看成是神聖的任務、是有意義的工作、是成就感、更是榮譽,所以很理所當然的一屆接一屆的帶下去;那時的級導師沒有減課、沒有權力參與主管會報之類的會議,但被推選上的老師總是很負責的做滿三年,而且還要安排旅遊、聚餐等活動;老師間雖難免有意見不合之時,但表達完了、吵完了還是凝聚共識一起完成該做的事!我們對教育有共同的堅持:「對學生盡最大努力」、「對同事盡最大的善意」!

以前的檸檬都是甜的?

近年常聽年輕老師說:以前的學生多乖、社會多尊師重道、老師多權威,打罵學生都不犯法的....言下之意是以前的導師好當,現在的老師難為。其實這是「甜檸檬」的想法!讓時光倒帶一下,回顧一下以前的導師做些什麼事:以前的導師7:20進教室,面對的是「塞滿整個教室」的40多個學生、每天有40多本日記本要看、每週有40多篇週記要改、要輪導護、路隊指揮、運動會進場隊形、啦啦隊比賽、舞蹈比賽、合唱比賽…全部都是導師包辦;至於以前的學生是否比較乖?回想一下吧:以前你在國中的時候,班上學生摔桌子、椅子、用掃把互打的情形會少見嗎?哪一個學校沒發生過訓導主任被「蓋布袋」的事?比起來我覺得現在的學生「和平」多了!說到家長,以前的家長的確較少來找老師,但那也代表他們完全不管孩子、老師要師兼親職負起管孩子的責任,而一旦學生出事了,那種因無知而無理的態度,比引經據典、據理力爭的家長更難纏!以前的家長尊師重道?那是因為他們把所有責任都交給老師而老師也扛起來了!老師值得他們尊敬!早期老師收入微薄、工作超量,但他們不抱怨、不抗爭,因為他們認定那是老師的職責,這份認定讓他們認真盡責、工作愉快!

要毀掉一班學生只要在學生面前批評其他老師就夠了

教師生涯最重要、最有價值的職務是擔任導師,導師的帶班成效其實和任課教師的陣容息息相關,誰都希望自己班的課都由「名師」任教,但我們知道配課是教務主任的權責,不會去指定老師;如果班級正好配到「不歡迎」的老師,導師總會先向學生「洗腦」---OO老師上課的習慣是...,同學要多配合,只要你們能做到這點,就會發現OO老師非常認真、厲害,你們會學到更多!即使真的上課狀況不好了,也是私下和老師溝通或以具體事實陳述請教務處幫忙溝通,因為我們知道:「要毀掉一班學生只要在學生面前批評其他老師就夠了」,只要你在學生面前批評其他老師,學生就會有「連我們老師都說她爛,那個老師真的很爛」、「批評爛老師是正義的行為」等心理,學生學會以特製的放大鏡去檢驗所有老師,而不是反省、修正自己的上課態度,學生失去尊重、有禮的特質,這是最大的損失!所以以前我們老師間的共識是:師生之間要互相欣賞、尊重,同事之間要互助合作!沒有老師會在學生面前批評其他老師!同事就是好朋友!

別讓「上帝的女兒」搖頭

為什麼要寫這篇?因為在明杰老師貼出這張照片之前,曾和惠莉老師聊一些現象,惠莉老師有感而發的說:「…我不退休就是想最少有個位置,可以做出我心目中的老師形象給大家看…」,當時我在想:連最與人為善的惠莉都會搖頭,表示校園中的確有些氛圍需要扭轉了!但是要怎樣讓更多人看到「老師的形象」呢?正好明杰看到了!我想我要藉明杰的眼,指引更多老師看看復興校園最美、最珍貴的風景!讓大家再次看到大師風範!

大師使學校變偉大

我想起前校長陳正吉校長曾經說:一所偉大的學校要有三大:大樹、大樓與大師;早期的復興樹不高、樓不大,卻是宜蘭人心目中的第一大校,那是因為每個老師都是愛校、愛學生、克盡職責的「大師」;現在的復興有巍峨的大樓、有蒼鬱的大樹,但大師呢?年青老師們我們在期待你們接起大師的棒!

陳惠莉老師會滿意嗎?

我又想起前前任校長陳志勇校長在校務會議說過的小故事:白莉安護士會滿意嗎?故事是這樣的:(以下節錄自陳志勇校長96年2月期末校務會議講詞)

有一家醫院新任院長在召開第一次院務會議時,有一件棘手的事情經過討論,以為已經獲得可以使大家都滿意的解決辦法了。但這時忽然有人提出:「這辦法能使白莉安護士滿意嗎?」,這個問題一經提出,會議中馬上又掀起了熱烈的辯論。直到另一個更為積極的解決辦法研究出來為止。

新任院長很納悶,心想:「白莉安是誰啊?」 ,後來他才知道,白莉安過去曾是該院一位資深護士。她本人並沒有什麼特殊才能,她連護士長都沒當過。但是,每次院中有關病人護理的事情要決定時,白莉安小姐都要問:「我們對病人是否已盡了最大努力?」,奇妙的是白莉安護士所負責病房的病人,都痊癒得特別快。因此,多年以來,這家醫院人人都知道了所謂「白莉安原則」,那就是,凡事都必須先自問:「我們對病人是否已盡了最大努力?」,雖然白莉安小姐早已在十年前退休了。

也許有一天我們會問:「陳惠莉老師滿意嗎?」、「胡景文老師滿意嗎?」,也一定有人會問 陳惠莉、胡景文是誰啊?

如果每一個復興老師都真心的問:「陳惠莉老師滿意嗎?」,復興就會有更多的大師,在巍峨的大樓、蒼鬱的大樹陪伴下,復興會成為真正偉大的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