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人時,被訪問的辛苦還是訪問人的辛苦?

星期五, 29th 八月 2008

記者在遇到重大事件或是長期追某新聞人物,你會覺得,他們其實也很辛苦,搶時效、怕獨漏、追獨家、挖密辛、尖酸刻薄的汙辱人.....真的很辛苦的。

 

所以,你看到陳幸妤被跟到翻臉,你看到明星們平常視狗仔記者如惡魔般能閃就閃,政治人物也只喜歡在必要時找記者出來做秀, 其他時間遇到記者,恐怕得先想想看看身上或身邊會有什麼東西會被記得挖出去當八卦的題材。

呃,好怪,我不是在說記得很辛苦嗎?怎麼上段都在陳述苦主的悲情?

嗯,回主題!!

我確定記者辛苦的,他們為適應現在的媒體環境而有這樣的採訪行徑,因他們老闆不注重新聞品質而有這麼多碴讓人去挑,因所屬媒體的立場屬性而必須寫一些媚眾(該媒體的目標群眾)的評論,為獨家及不獨缺而拚命SNG、趕事件現場。麻煩的是,這些都被老闆及視聽眾視為理所當然而少受到肯定, 所以, 他們真的辛苦!!!(這樣說得夠誠意了吧!!)

不過,與他們的辛苦相較,多少人真心在乎被訪問者的可憐之處?

我們理解陳幸妤之前身為總統千金所會受到的注視,一定會被媒體盯著,說他活該,但當總統的又不是她,她為什麼得活該?因為媒體愛跟,觀眾以為媒體拍的就是大家該看的,所以如此。就算她活該,但也沒這麼活該吧,想想,媒體給過他多尊重?(以陳幸妤當和政治取向無關,只是他被記者跟著,並發飆的景印令我印象深刻,所以以此為例。)

一些事故現場,記者圍著傷者或傷亡者的家屬,追問著現在心情怎樣。哇靠,記者是白痴嗎?誰這時候心情會好,這種話拿出來只是傷口上灑鹽啊!!

嗯,雄雄間也只想到這兩種例子,其實例子很多。我想強調的是,記者很幸苦,我們都了解,但這和尊重受訪者並不是相衝突的事,實在是不該如此過份的侵擾受訪對象,這是對人基本的尊重,除了傷害記者這個職業在社會上的印象外,更麻煩的是教壞小孩子。

所以,記者大哥、大姐們辛苦了, 但也麻煩積點陰德,對人必要的尊重還是要記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