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蘭雨節驚見「薯榔」,喚起塵封的記憶

星期四, 31st 七月 2008

DSC06978 DSC06979

7/19上午因為女兒到武荖坑會場表演,除了去看表演外,順便參觀一下,在葛瑪蘭館看到「薯榔染線」的活動,經了解,知道以前泰雅族人用薯榔來染宇麻線,起初不以為意,待走出展示館,看到出入口處中間一個大薯榔跟標示牌,這才喚起我塵封的記憶,原來這是我小時候家裡有賣的東西,只是因為國語、台語的生活方式,一時沒有會意過來,待看到小時候偶而需要幫忙搬動的整顆薯榔,整個記憶突然跳了出來,小時後龐然大物需費盡氣力搬動的東西,現在看起來卻親切了起來。

話說從頭,我家是作「海口生意」的,所謂海口生意賣的是漁船用的東西,舉凡網、鉤、繩、浮標......等,比較特殊的是我家就是一個小型的加工廠,雨衣、帆布、桐油灰、薯榔都有賣;其他的就不說,來說說薯榔的加工,還有薯榔跟漁船的關係,薯榔進貨時是一麻袋一麻袋的,有人是直接買回去用,但比較好的是經過絞碎加工,所以家裡頭有一台攪碎機,有人訂貨時,父親就會開機工作,絞碎機是幾個圓筒狀滾輪組成,說圓筒狀其實不足以形容,因為圓筒上有釘,比較像是狼牙棒,薯榔放進滾動的狼牙棒間,就會被壓扁碾碎,經過幾次碾碎,就可以裝袋出貨了。

討海人買薯榔回去,主要是用來浸泡漁網及麻繩,浸泡方式先將攪碎的薯榔泡水,將漁網或麻繩浸泡其中,反覆浸泡幾回,可以讓漁網或麻繩在海上作業時教不易斷裂,而且較不易腐爛,讓使用時間增長。

不過後來尼龍及塑膠製品取代棉麻製品,薯榔用量越來越少,慢慢就被遺忘了,父親的碾碎機也走入歷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