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功能失衡,誰造成?

星期日, 15th 六月 2008

學校「事」何「奇」多?過之猶不好,不及更不好。
擔心學生作業沒學好,聯絡簿上請家長多叮嚀及『協助』,第二天聯絡簿上家長請孩子代簽或者寫上老師抱歉!小孩說肚子痛沒精神,我只好教小孩早點休息。
很多學生家庭經濟狀況每況愈下,午餐費及學雜費無法按時繳或成呆帳,老師只好代墊(永遠拿不回來),學校為顧及學生就學權、學習權,尋找外來資源協助,爭取公部門或私人慈善團體、基金會等的獎補助費,待獎補助費下來,家長已在辦公室外等後領取,說家裡已好幾個月為繳電費或電話費、水費,甚至說家裡沒米可煮,理由千奇百怪,說得你油然生起同情心,把應該用在學生的學用費上的愛心捐助,又轉到解決家庭生計上。
小朋友在週休二日時與同學在操場玩棒球,眼睛不小心被球正中打到瞬間瘀血腫脹,回家給家人看,家裡大人不但沒有要將他送至醫院看的著急樣子,反而落一句話說:星期一到學校後有學校老師會負責。到了星期一到校,校長看到腫到無法睜眼,且瘀血嚴重,立即喚來校護緊急送下山到大醫院看看!
有學生反應,某某人(們)晚上騎乘摩托車到隔壁村,知道事情始末覺得事態嚴重,找了那些小朋友的家長談談小孩的問題,得到的答案令人氣結、無奈。有的說:我的孩子不可能做這種事!一付不可置信的樣子;有的說:我管不住小孩,隨他啦!老師幫我管管他;而有的說;:孩子的爸都不管,我管幹什麼!
有些學生的家長因工作關係必須在外幾天甚至一個月之久,小朋友就由鄰居代為照料,學校也透過愛心志工注意及給予必要的協助。有些學生因父母不在旁,行為如脫韁野馬,放學後常在外玩樂,愛心志工就會叮嚀不要在外遊蕩,剛開始小朋友會自我節制,聽到愛心志工如是說就趕緊回家,或許說了好幾遍,有些小朋友還會回嗆說:你管得太多了吧!
吹起流行病時,學校護士阿姨最辛苦了!如有小朋友未到校,護士阿姨就帶著耳溫槍到學童家,瞭解學童什麼原因不上學,如果因身體不適,護士阿姨就拿耳溫槍量體溫並做紀錄,另提供及協助家長帶學童去看病。
救護車伊唷!伊唷的警鳴聲劃破寧靜的社區,從學校外的道路疾駛過去,校長本能的騎機車跟上去,心裡有數的覺得是去載學生家長。果不其然,就停在早上已去關心過的家長家門前,消防警察在門前商討著要將病患載到哪一家?經詢問後才知道前幾天才「被」某家大醫院送回來的,現在家屬要求載送去那一家,消防警員面面相覷,無法做決定,也告訴校長說送去那一家一定會被拒收的,在兩難一餘,決定送到另外一家大醫院,再問在場家屬有無人陪他去,個個面有難色的搖搖頭。哇擦!這是什麼情形?這個時候盡然沒有人肯陪病患到醫院辦理相關手續?雞婆的校長只好聯絡具有愛心的世界展望會協助辦理,並將辦理情形隨時與校長聯繫,就這樣現將這是辦理好,其他事以後慢慢的想辦法吧!
當然,這樣的瑣事,在任何一所學校更是常有的事,這也只是學校冰山一角罷了!我們是不是因為管太多了,剝奪了家庭應有的功能及角色?或許是怕小朋友發生任何事與學校總脫離不了關係,責任難終了,所以扮演另外一種『7-11』。幸抑或不幸!倖抑或不倖!我們要深思的是,怎樣才能將學校事務回歸正常面?教育歸教育、家庭歸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