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慧慈老師專訪

星期一, 4th 十二月 2006

上週,由於小芬老師的邀稿,要我寫一篇宋慧慈老師的採訪稿。心裡覺得榮幸,但是.....那是我的偶像耶!很難下筆耶!第一次寫作文覺得好難開頭喔~~~很怕寫錯,言不及義,胡言亂語........

總之我是盯著螢幕看了兩天,才把第一段“生”出來!結果也不怎麼樣,哈哈!

如果你對這位“宋老師”的創意教學有興趣,或是曾經“耳聞過”她獨排眾議的堅持自己想法的衝勁作為,也許你可以看看在我眼中的宋老師,是個什麼樣的人。

教育的實踐家─宋慧慈老師專訪
「給孩子一個純淨的成長環境,比留給孩子任何資產都值得」。六年前,因為宜蘭游錫坤的一句話:「有宜蘭,不用移民紐西蘭!」讓宋慧慈老師舉家「移民」來宜蘭縣三星鄉安農溪畔。之後,在宜蘭的教育界,「宋老師」這個名字就常常被提及,她幾乎是 “創新教學”的代名詞。是什麼原因,讓宋老師在執教編二十六年之後對於教育依然還這麼熱情、還有這麼多的創意展現。這二十六年中,歷經了教育改革政策不知凡幾,直至目前的九年一貫教育政策,宋老師依然秉持著讓孩子從生活體驗、實做、解決問題……等教育的基本精神持續的努力著。這讓同是擔任國小教職的我,有了許多啟發,也是促成此次訪問宋老師的主要機緣。

活潑、熱情、敢說敢做,是對宋老師的第一印象。尤其是經由幾次參與老師授課的研習,聽說了幾件英勇事蹟,更讓人佩服不已。曾經,堅持著對地球的自然關懷,反對使用除草劑,寧願與工友、學校抗衡,親自帶著孩子“徒手拔草”。這過程裡,雖有袖手旁觀者、雖有冷嘲熱諷者,但卻也給了我們這些後輩一記響鐘!宋老師無形中給孩子一個信念,只要是對的事,就算有困難,必須去克服;只要是有價值的事,就算別人反對,但就從我做起!

目前她在宜蘭縣竹林國小任教,榮獲校長支持她的理念、並和一群非常團結有效率的教學群共事。也因為彼此協助,這份教育的能量擴及到全學年、全校,甚至感染了宜蘭縣的許多老師。95年身心障礙運動會,原本只是一個弱勢團體的體能競賽,不會佔到媒體的重要版面,也不會有太人關心,但宋老師卻和教學群籌畫了一連串「生命教育」的系列研習。除了向我們介紹如何運用意識會談教學,如何啟發孩子有關生命的價值,經由會談,這樣的氛圍也感動了現場的教師,自發性的帶班上孩子參與了95年身心障礙運動會開幕式「千人傳唱」。全縣總共有1000個學生,從幼稚園到大專,表演「愛的接力賽」手語歌曲,並在現場排出了此次運動會的圖騰。這樣的活動不僅獨具創意與巧思,更重要的是,經由這樣的交流,縣內的這些孩子體會到了助人的感動,選手們更是感受到了我們宜蘭人的熱情。

在校內課程的規劃上,宋老師對於九貫的精神更是能領略與實踐。例如自編綜合領域課程教材,以生命教育為主軸。以及令許多老師瞠目結舌的創意,例如:「人人有社團」,讓國小學生成立社團,舉凡運動類、棋藝類、熱舞社……自我成立、共同管理、並集思解決面臨的問題。這份教案同時也獲得了95年度的創意教學教案比賽的特優獎;「同學年微調轉班」,秉持著包容體諒的心,竟然能夠達成這個超越傳統包袱、以學生為最大利益考量的「轉班」政策。轉班並不是排斥,而是家長、老師、行政人員一起為這個孩子找到最適合他的班級與導師。

這些創意不僅不是譁眾取寵的活動,而是真正紮實的,能夠引導出學生自我思考、管理、判斷以及不斷反省的能力!

另外,她的學生還有一項特色,就是總是能夠給予特殊學生更大的包容與關懷。你能想像一個班級有六、七個“特別的”孩子,上起課來會有多麼“精采”嗎?妥瑞氏症、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候群、自閉症……,在學期中又收留了一個別班適應困難的學生。這樣做並不是為了展示她比較有辦法,相反的,由於她的疼惜,疼惜該級任老師、疼惜這個每天哭泣的孩子,她引導班上的孩子更能體諒特別的孩子。同時她也積極的帶著孩子走出教室,做社區服務。聖嘉民啟智中心的造訪,除了讓孩子看到不同的生命樣貌,也讓孩子更能珍惜自己所擁有的幸福。

看每週定期出刊的「特殊教育電子報」的「教室傳真」專欄,是我每個禮拜二打開信箱做的第一件事。宋慧慈老師每週紀錄著她的教學創意、省思與孩子的對話、回饋,篇篇分享都一再的提醒我們,要傾聽孩子的聲音,要尊重孩子。經由你賦予的責任與對孩子的期許,他們會學習做得更好!
到底是什麼原因一直點燃著她的教育熱情?「大概跟我是個“過動老師”有關,而且我是個行動派的!」宋老師調皮的說。「如果真要說是誰影響了我,變成了現在這個宋慧慈,也許是三個我生命中的貴人也是恩師。」

「他們是我歡樂的教學生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源頭活水。第一位是二十七年前就讀師專時,選修美勞教育組教授『兒童美術教育」的何清吟老師,她傳道、授業、解惑的良師風範,讓我認知到『美術教育的目的不在培養畫家,而在激發學生對美的感受力』,促使我的美勞課不單重視創作,更用心於鑑賞能力的培養;第二位是踏進教育界十年後才遇見的企管顧問大師陳怡安老師,他對生命敬重的人文關懷精神,時時敲扣著我要深聽學生的需求與感覺,陳老師的名言『自覺是治療的開始』讓我捨棄傳統單向講授,或僅訓誨的上課模式,也讓我的課堂上永遠充滿著豐富的師生對話內涵。第三位是深度支持我『把教書當志業』做為我教育的終極關懷的枕邊人----王華沛君,結褵以來,他永遠的激勵,永遠的扶持,讓我在每一波教改洪流中,不曾放棄當初選擇教職的初衷,即使臨將退休之齡,仍有許多創新教學構思產出。感謝諸多恩典陪我成長!」

王華沛教授目前任職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特殊教育學系,也是特殊教育電子報的發行人。看著這賢伉儷彼此感恩與支持,從理論到應用的結合,真是上天的恩典!
問及二十六年的執教生涯,宋老師實施過這麼多的創新教學,有沒有面臨什麼挑戰或困難?宋老師客氣的說:「當然是有的,但也許最大的困難是來自於教育體制本身是比較封閉的社群。有些創意提出來,學校行政不見得會支持,這時候如果你要做,就要一肩扛起所有的大小事。在我委屈挫折的時候,陳怡安老師給我的一句話總是在心中鼓勵著我:『真正想做一些事的人,沒有不遇到困難的。』」這也再次證明了,宋老師真是一個行動派的人。

訪問結束前,我問宋老師對於下一代,有哪一件事是他們一定要學會的?

「會去尋找快樂!」她說「當然這快樂不是短暫的、虛華的那種肉體的滿足;而是當你在面臨任何挑戰,都還能去找到心中的踏實喜悅。」

宋老師這樣的一顆善種子,有幸能在宜蘭發芽!目前也有許多像我這樣被她的教育理念與實踐所深深感動的老師,在自己的教學崗位營造一個支持性的班級氣氛。老師的責任就是要發現孩子不同的潛能,給予讚賞,並期盼他的成長。藉由宋老師這樣的教育實踐家,我們更有信心,孩子是能因為我們的激勵而更有自信、更能體貼別人的。而身為老師的我們,也因此找到了為人師表的喜悅與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