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NCLB法案看學力測驗對美國公立學校的影響

星期六, 25th 十一月 2006

「沒有落後的孩子」(No Child Left Behind,NCLB)法案是由美國總統小布希在2002年1月8日簽署的教育改革計畫。

而上個月,美國老牌的教育研究月刊PDK(PHI DELTA KAPPA)則是針對此法案刊出了一篇頗值得我們注意的文章。這是由教育政策中心(The Center of Education Policy)的兩位研究者 J. Jennings和D. Rentner經過四年的研究後所撰寫的「NCLB法案對於公立學校的十個重大影響」。

眾所皆知,NCLB是一個以測驗導向為主,強調學生學習成果來做為學校辦學績效責任的改革方案,但幾年下來,它對於美國公立學校卻產生了許多影響,值得國內教育行政人員與學校教育工作者關注:

一、州與學區官員的報告指出學生在州測驗成績有所提升,實因樂觀之關係。

二、學校花費更多的時間在閱讀與數學上,有時候甚至挪用那些未測驗的科目學習時間

三、學校更加地關注課程與教學的結合,並更仔細地分析測驗成績的資料。

四、學測較差的學校目前遭受的是修飾性的而不是屬於基進性那一類的重建。

五、學校與老師在達成合格師資的要求這方面已有相當的進展,但許多的教育學者則對此能否改善教學品質感到懷疑。

六、學生接受的測驗是越來越多,而這是實施NCLB的結果。

七、學校對於成績的落差以及特殊群體學生的學習需求有了更多的關注。

八、在州的「需要改進」名單上的學校所佔的百分比保持穩定,但未有增加。

九、聯邦政府在教育所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

十、NCLB所要求的事物意味著在學校運作上,州政府和學區必須擴大它們所扮演的角色,然而,卻沒有足夠的聯邦經費可以讓它們盡到應盡的責任。

這十個重大影響,令我頗感訝異的是第二點。沒想到為了達到測驗要求,美國的公立學校竟也玩起了我們熟悉的把戲----讀過國中升學班的學生,一定都知道向體育、美勞、家政老師「借課」是怎麼一回事。只是,我們是在「教學正常化」的口號下偷偷摸摸卻又正當光明的做,而美國則是學區名正言順地對課程結構做時數分配上的調整(71%的學區減少小學其他學科的授課時間,縮減最多的是社會科,體育則未受較小的影響)。

說來有些奇怪,從測驗、考試的傳統束縛中掙脫一直是我國教改努力的重點,但跟隨英、美教改主流的結果,卻是讓將我們拉回到傳統思維的漩渦裡。民國四、五十年,台灣的小學生在升學主義的蹂躪下,使得學校的課程幾乎被國語和數學給「通包」,其餘的科目不過是聊備一格,只有督學來訪視時才會上。好不容易九年國教實施,小學得已從令人窒息的升學主義獲得喘息的空間。然而,九年一貫課程的實施,卻又在鬆散的課程結構下搞起學力測驗的把戲,哪所學校、哪個老師「沒借課」藉以讓學生模擬模擬,這現象,信誓旦旦說沒有的,大概只有官員會表示我們的教學很正常。反正,若有不按表操課的學校,屆時再來「嚴格」要求也還不算遲...----這是我們這邊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