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本文紀錄經公開課堂授課者陳春男校長同意後公開)   

當初,想要參與新北市學習共同體的公開課,深坑國中陳春男校長有跟我分享一些想法,剛好有機會配合澳門兩所公立國中校長老師到深坑參訪,邀請我可否參加,我因為想要也讓縣內校長有機會看一下新北市的學共推動的情形,所以特別請春男提供一些名額給我,因為教室空間有限,沒想到就要到8個名額,後來還增加到10位,真是交到壞朋友了。

2014/10/24位校長(可惜有一位因公務先行回宜蘭沒有參與最重要的議課)3位教務主任、兩位課督就直接到深坑參加學習共同體的公開課!

由於有澳門的老師及外縣市、新北市老師等參加,所以學校共開了4間教室教室公開課,陳春男校長親自擔任數學課的授課者,其他還有英語、家政、地理等三位教師,本人參加了數學、英語兩位老師的課堂,並全程參與議課過程。

這次的公開課因為配合澳門學校的參訪行程,所以整個流程有簡化壓縮,課前說明省略(說課部分這一部分很關鍵,學校如果要辦理校內公開課,一定不可以省,說課時需要的課程重點說明,觀課注意事項、觀課重點與觀課倫理都在這階段需要清楚說明,如果時間有限,至少10分鐘左右的說明也可以),觀課分兩AB組,每組觀課兩堂(本組觀課數學、英語),並於第二堂課結束後,直接進入議課。因為時間限制(約只有30min),議課分組根據觀課的分組擇定參與討論的小組,每一組分給大海報一張,小組成員根據觀課結果,提供專業回饋建議,並推派代表上台分享整組分享的結果後,由授課老師回饋。

春男校長當初就有跟我提到,當天他準備親自下海授課,已多年交情與認知,春男親自下海當然沒有問題,所以當天我的重點,當然就沒有放在春男的授課本身,而是整個公開課安排與推動校內老師精進的分享。

基本上,春男校長親自授課本身不是問題,重點在於校長為什要親自授課,上一篇文章有一些個人想法,也在深坑國中得到很好的印證。 

OECD 2013TALIS調查研究教師工作滿意度與教師自我效能,教師因參與專業合作的活動頻率不同而呈現明顯的差距,投入社群活動,參與觀課、議課,參與領域或年級之教學活動,參與專業合作學習社群之頻率越高老師,其工作滿意度與教學自我效能之檢視,都明顯高出參與度較低的老師,對於學生學習成效之影響當然也就越好,對於學校經營的正面且積極性的影響,當然是巨大而真實可見。

在台灣如何打開教室,在缺乏教師評鑑與積極性考核的要求下,又沒有像日本有授業研究的傳統每年應該公開課堂進行課堂研究等同儕視導的文化氛圍下,要讓教師參與觀課活動談何容易?

如何擴大老師的所教授科目的知識與教學能力,讓學生可以自由探索老師所設的學習活動,調整為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方法,教師如何進行任何形式的專業發展活動 - 無論是參加專業研討會和社群活動,觀察其他教師教學,與其他同仁合作進行教學研究與實踐,參加教學輔導體系,加強同事之間的合作,建立互信,推動積極的學校氛圍等,透過教師間合作的策略,也可以更有效地針對學生學習過程中的不當和干擾課堂的行為發展出對應策略。

要完成這些教師專業發展的需求與達成教師專業發展的目標,推動教師同仁或鼓勵同仁參與校內外之專業學習社群(實體或網路社群皆可),並營造開放教室的環境與氛圍,校長有最佳的切入點,就是親自參與教師間的課堂研究與參自授課。

如果校長願意投入參與學校最重要的教學活動歷程,對於教學的困境與理解,幫教師解決教學與班級經營困境的努力也將不再只是空談,而是可見的風景。

校長願意主動投入與參與教學活動的過程,是在建構學校教學合作的氛圍與支持體系,營造教師間社群與同儕協作的氛圍,也在於展現校長經營學校課程與促進教師專業發展的期望、決心、與勇氣。

透過每一次的公開課堂,讓資深老師與新進夥伴共同成長,透過外部人員的參訪,更可以提高學校老師之榮譽與價值感,對於教師自我效能的提升有莫大的幫助。

受限於時間安排,無法充分進行說課、觀課重點、議課與教師專業互動等歷程當然可惜。在觀課與簡短議課的時間中,無法深化談到學生學習的觀察當然是憾事,但是至少達到雙向溝通與促進校內老師同僚性的基本目標。

對於數學課堂本身而言,學生不是自己的授課班級(與原班老師合作,第二次授課),當然會有一些生疏,但是有經驗的老師,就是有能力在課堂上調整,沒有機會讓春男談談,如何發現學生不行了,如何快速重整與調整?進行不同的教學引導?讓學生有機會跟上與進行協同合作(這個對於初任教師最困難,也最難學到,一定要用機會教育提供給大家實踐的經驗分享,才能讓大家明白操作的過程)

另外春男分享分組的策略,部分組別是4人,有的是6人,為什麼不是55?主要避免奇數學生會有落單,偶數在組內可以配對練習,分享的真好!

因為公開授課者是經驗豐富的老師且有充分的準備,課堂中很難出現需要建議的事情,今天出現的小火花倒是可以提供一點觀察建議。討論課常常有想不到的情形發生,今天有一個有點臭屁又很好強的學生,故意出一題(1039 X 1031)其他同學可能都不會的問題(出題學生應該會,但是算錯了),在數學或自然領域課堂中,讓學生出一題考題,以後設認知策略去理解學生是否真正理解與應用,是很好的策略,我上課時也常常用。其他組學生都用了比較保險且正確的出題與結果,只有最臭屁的學生在此跌一跤,學生有點洩氣,觀課者很多都沒有看到,授課者因為有多點需要關注,所以後來就直接帶過了,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讓學生(以個別、小組、全班都可以)當作jump的問題,為什錯?錯在哪裡?作為回家功課或下一階段討論問題都可以,跌一跤的學生也有機會板回一城(我觀察這個學生後來很努力,看表情應該知道後來錯在哪裡,103*104的結果應該沒錯,1*9,寫成9,應該是09才對,所以答案只是缺十位數0,就對了)

因為沒有說課的過程,並不了解整個教學活動目標的設定為何?前面的佈題與後面的活動設計(書面資料)沒有完全配合也很難說好不好,不過由學生的反應,討論與分享的過程,教師節奏的掌握,在學生不熟悉的狀況下,只能說高手出馬就是不一樣。

議課過程中,我有特別分享老師應該運用身體的力量,去帶動學生與引導學生專注於學習。如何透過身體的力量,說起來有點玄,其實就是課間有意義的走動巡視,協助學生討論時,就用學生的高度與孩子互動,要聽到最微弱的回應只有彎下腰來傾聽,用親和的音調營造最安全的分享環境,用鼓勵的話語促進與導引學生的發言,並透過觀課者的眼光幫忙授課者去紀錄學習者習得的喜悅與困難,提供師生學習共同體共同學習的情境,教室的風景才有機會改變,這一部分建議可以做為下次研討分享的重點(很多老師與學生課堂互動關係不好,很多源自與不會運用身體的力量)

因為觀課、議課的重點工作沒有時間清楚交代,所以觀課者在議課時,因為紀錄的不完整,當然就容易流於表層的分享;部分觀課老師有聊天情形也應避免(學生討論時有點聲音是正常,但不是老師可以聊天,以免干擾學生),觀課時也可能給孩子不必要的協助(就放手給孩子自己處理任務與問題就好,不要干涉,校內主任有制止)。議課時,如果沒有發言,就不算是來觀課過。(所以我們這一組,所有人我都至少請進行大家簡短發言分享,我才上台總分享),第一輪發言完,如果有時間,授課者的回應,觀課者第二輪、第三輪的發言後,也才有機會深入課程與教材設計、問題設定的必要性與層次的問題進一步交流,其他如教師班級經營的掌握、學生特別狀況的處理等細節問題,進一步分享個人處置的策略,進一步分享可以發揮更多公開課的價值,這一部分可以提供所有安排公開課的夥伴參考,如果時間有限,在總結時也可以再次提醒,避免部分不清楚的觀課者誤解,以為公開課不過如此。

最後的建議就是,就算時間有限,還是一定要請觀課者進行最完整的紀錄,尤其是老師下任務指令與提問的歷程後,學生反應的狀況到底是怎樣?如同前面講的,因為紀錄的不完整,就容易流於表層的分享,我觀課時,大多用基本簡單的軼事紀錄,這堂課因為沒有安排組內內部觀察(內觀),只能作外部觀察(外觀),所以紀錄有點少,只有短短3頁,春男不介意的話,就直接貼出來給大家參考我的紀錄。

(鬼畫符,還有一些代號,可能只有我看得懂)

主要為 時間+老師的動作+學生反應,部分加註建議與心得,如此而已。

之前寫的東西也分享一下:

校長為什麼要公開授課? http://blog.ilc.edu.tw/blog/blog/5798/post/35589/518420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