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發表新文章

“孩子,這條魚也蠻美的”

今年的四月二日,我帶著兒子去員山公園遊玩。我們在橋上憑欄俯瞰,可以看見一群錦鯉優游池中,魚身呈現鮮艷色彩,而且其斑紋變幻多姿,五彩繽紛、耀眼迷人,兒子仔細端詳著錦鯉遨遊或出水之美,並興高采烈嚷嚷著。我也看了許久,指著近處一條魚說:“孩子,這條魚也蠻美的。”

兒子接著看去,那是一條長得十分難看的錦鯉,彎彎曲曲的魚身,稀稀落落不均勻的色彩,無不顯示著掙扎生長的痕跡,是一條不太起眼的錦鯉。

我對著兒子,緩緩說道:“它沒有其他魚幸運,沒能健康的成長,可是你看,它還是很努力的生存,它也需要陽光、雨露,它也需要你去注意它,去肯定它的存在。它還沒有放棄自己,你怎麼可以不去欣賞它呢?”

對了!不放棄自己,不管是幸福的,還是掙扎的。多好啊!生命的價值,難道不也是如此嗎?也許我們應該欣賞讚美的,正是那些在掙扎著向上,努力不懈的周遭朋友。比如那些先天就有著缺陷的人。因為,他們更需要旁人伸出扶持的雙手。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他們就是那條魚,那條會影響整個池中美感、不和諧、讓人常忽視的魚。雖然命運在他們身上留下一些不完美,讓他們有別於常人,但他們是真實存在的,我們怎能因為他們在生命開始的初期所帶來的缺陷,就否定他們的生存價值,進而輕視他們,認為給他們必須的關愛是多餘呢?如果,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我們能夠一路扶持,給予他們所需要的,誰敢說他們不會成為一條亮麗的錦鯉呢?

五月二日自由時報一則新聞報導,腦麻資優生孫嘉梁七月份赴美攻讀博士的消息,受到大眾的矚目。這位孫嘉梁就是這樣一條錦鯉。孫嘉梁從小因先天腦性麻痺造成肢體障礙,下肢不良於行,以輪椅代步,上肢嚴重緊繃,常不由自主地搖動,寫字速度只有一般學生的4/1,有時甚至連目光都難以聚焦。國小時,孫嘉梁因外表異於常人常受到別人異樣的眼光。然而,他在讀書時,受到周圍師長、同學、朋友們的鼓勵加上自身的努力不懈的生命態度,讓他超越了身體的障礙,表現也越來越出色。在國立台灣大學讀書時,他年年拿獎學金,大學及研究所都是第一名,還拿資訊工程及數學雙學位,但是孫嘉梁對於自己的表現與成就,總是低調地說:「這沒什麼!」並計畫在五年內拿到國外的博士學位,報導中指出,由他堅定的眼神,沒有人會懷疑他的目標就在不遠處。

孫嘉梁是幸運的,他遇到了願意信任他、幫助他的朋友及同學。可是還有多少這樣的同學,也許正在我們的忽視下失去信心!他們需要的其實並不多,只要多一點的關注、多一點的耐心、多一點的肯定,就能幫助他們建立自信、積極的態度,總有一天,他們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發揮的領域,做出自己的貢獻。

我曾經教過一位同學。最初接觸到他,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副衣著不整潔的樣子,思考比別人慢一拍,連行動也會比別的同學慢。我很少能見到他的作業,問他原因,他總是說“「老師,我不會!」”家訪時,家長對著我說:“「老師,我們家孩子能力不好,沒辦法,以後連考個高中都有問題!」”話裏滿是無奈。我的心裏有一種莫明的難受。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發現他居然會在筆記簿上畫漫畫。嘿!創意構思,流利線條,精巧的圖案躍然紙上,多棒啊!想想自己,到現在連一幅完整的漫畫都沒畫過。正在感慨時,腦子裏念頭一閃,誰說這位學生能力不好?或許,他有著人所不知的聰明,只是這聰明不在學習語文、數學上。

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我發現這位學生的反應的確比一般的學生慢,所以接受能力也比較差,平時上課跟不上大家的進度。長此以往,就漸漸什麼都弄不明白了。於是,同學、家長、他自己都認為他的能力有問題。但經過耐心的觀察之下,證明他的能力與其他同學差不多,理解力也絕對不差。

當我再次遇到他時,誇獎他漫畫畫得好,連老師都做不到,也告訴他不是什麼都不如別人,他和別人一樣有著聰明的腦子和靈巧的雙手。只是他要用雙倍的努力來把它們體現出來。越是寶藏就越是藏得深,越是需要挖掘。如果他能把自己的聰明挖掘出來,肯定會比其他人表現更好。他可以不考滿分,但不能看輕自己,不付出努力。一席長談後,他看我的眼神變了。

一個學期以後,他進步了,每次作業均能完成,且有了一定的程度;上課不再心不在焉,而是參與其中……沒有人說他“笨”了。我相信,這條曾經因為與生俱來的“缺陷”而缺少關愛的魚,必能長成鮮麗的錦鯉。

事實證明,如果我們把智育成績當作唯一指標,忽視了對生命的尊重和肯定,必然會產生誤解,扼殺了那些有潛能的同學。讓我們做一個更有愛心的關懷者吧!不輕視周遭任何一位學生,欣賞他們的優點,肯定他們的細微進步,讓他們找到快樂和自信,幫助他們長成一條條出色美麗的錦鯉。

 (閱讀全文)
有關台灣「褒歌」與「茶歌」相關性探討與界定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