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咄咄集:最深的官府

2012-3-15台灣立報

http://www.lihpao.com/

■吳忠泰

位於台北木柵的考試院樓高院深,國人多視為大宅門,別說大改革,連小改變都如宮女移步,淺淺緩緩,然而事情會改變的。

退撫基金的管理監理工作在考試院,全國教師會6年前開始抨擊退撫基金管理監理存在結構問題,但是整個考試院厚重遲鈍,沒有感應;3年前全國教師會開始展開主動修法,將退撫基金的管理監理法制加以重新翻修,考試院不但沒有呼應,甚至還叫人去立院擋住一讀,一副「改革就是官改民,豈有民改官」之理。

然而擺在眼前的是,去年6個國內公共退休基金中,收益最低的是退撫基金,為負5.98%;而近5年6個基金的收益相比,退撫基金也是最後一名,為負0.06%,退撫基金為何會創造如此「佳績」?是人謀不臧,或是結構性使然?如何對廣大公部門受雇者交代?已不容位置崇隆的各考試委員坐視了,於是2月份考試院院會決定,請「評估整體改革」。

3月中旬,萬花撩亂的春日裡,3位教師代表悄悄進入巍峨的傳賢樓9樓,考試院,終於接納來自民間的聲音,3位代表遞送的,屬於受雇者團體獨立擬議的法案草案,被承諾全文印給兩天後的院會,讓所有考試院高層看到:自己的口議,在民間,老早已是恨鐵不成鋼的行動!再不對應,就等著被掃進歷史。

帶隊的人,曾在6年前的寒冬在此靜坐徹夜,並且在警力圍堵下差點翻越考試院圍牆,曾經,他們被當作被改革者,堵在大門前,堵在警力前,這一次他們代表教師,堂堂走入殿堂,再度撥開官員的眼睛。但是,6年過去了。

解嚴20多年,官方和民間之間的距離有拉近,但仍然難以同心,究竟是恐懼或本位立場,讓官員經常處在防衛心態:明明危機重重,卻不願正視;明明方案可議,卻固執不改。我們走在會議室旁長長的廊道上,深深感到國家的危機如此巨大,但又怕危機感就算在官員心中萌生,也會像冰淇淋一樣,經過深深走廊時,每走一步,就融掉一些,到了電梯口已經融了一半,到樓下也就漫渙支離,到了樓下大門口,已被收拾擦拭的無影無蹤了。希望這不會成為預言。

不管官方如何行動,人民一定要記得:相信自己的手,透過自己的手,才能完成真正的改革。如果永遠等待官方版本,我們就是工蟲,就是工棍,就不配踩踏出台灣的新工會之路。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秘書長)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