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給孩子的一封信

親愛的孩子:

媽咪每天幾乎用同樣匆促的語調,把你從永遠不夠的睡夢中叫醒。急急忙忙的上學途中,我們很少有心情談一談,雖然那是我和你僅有的獨處時間,因為要面對的每一天,對你我而言可能都太沉重、太緊張。

最近你可能發現我的變化,在離學校更遠的地方就把你放下來,請你自己走剩下的路;對於你應付不來的作業以及考試的成績,有更多的包容;路上看到其他沒戴安全帽的孩子,多了一些嘀咕。

我一步步了解,大人們為你們建立起來的學校世界,以及學校所面對更大的社會期待,是一個層層束縛難以掙脫的結構物;包括我在內的每個父母,都因為看到別人在這上面用力加重而心虛心慌,最後變成加重負載的共犯。

「童年」是每個人生命的甜蜜糖罐,我不知道你一生將怎樣享受它,比起我的童年,你擁有儘管多了富足的物質與科技、可以幫忙功課的父母、更完整無虞的遊戲器具、看不完的童書……,值得孩提時的我瞠目結舌地羨慕。雖然你的快樂笑聲仍然得來那麼單純與容易,但是我總是同時看到你們灰灰的眼神,望向你們的未來。孩子,我希望那不是我想的那樣。

我們在門前那條被水泥牆封住兩側的水溝釣魚,翻開泥地上的石頭找蚯蚓,也打碎用不完的福壽螺當魚餌,水裡已不再有漂亮、貪吃的「紅三斑」;我用盡量輕鬆的方式來告訴你家裡附近可以玩的方式,比起阿公押著我下田跪在泥土裡爬過無風的正午豔陽,含蓄而膚淺得多。大湖老家颱風夜,風掀屋瓦烈烈的恐怖聲音,比起現在大片氣密窗戶一關,颱風來時,你仍整夜好眠或姐姐徹夜掛網,想必小時候的我,應該能更深刻體會這「氣迎塞北」的宜蘭家鄉的多災環境。現在,全球暖化把災難變大了,全球化卻把你們童年的家鄉變稀了。

我在中壢當兵的時候給遠在New Haven念書的好朋友寫信,形容自己像半身插在泥土裡的秧苗,泡在溫溫的田水裡,羨慕可以遠渡重洋的朋友。家鄉對年輕人來說應該不是沉重的包袱,但我把限制當宿命,竟讓自己對故鄉這般依戀。你的世代,海洋與國界將不再是障礙,反倒讓我擔心,讓人一生懸念的家鄉,是甚麼份量。

我想盡辦法,讓你多體會山水人情,多參與精彩的故事,要把你的童年刻印在家鄉的美麗土地上,好讓你遠揚高飛的時候,有個堅實自信的腳踏地,好讓你不忘記我。


                                                                  老爸 陳登欽 2010.03.08
(宜蘭縣教育處處長)
(本文亦於社大刊物登載,經陳處長同意於宜蘭縣教師會部落格張貼)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