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教育論壇:造神與除魅

2013-9-04台灣立報

http://www.lihpao.com/

■羅德水

威權時代政治力無孔不入,領袖、主義架構起的政治意識形態也曾肆虐學校教育體系,各級學校的校名、校訓、校規、教科書內容、甚至是教師的教學,在在可見政治因素的作用,儘管戒嚴時代有其特殊時空背景,但教育受外力干擾而去主體化、去專業化的教訓歷歷在目,值得教育人員警惕。

解嚴以來,為使教育擺脫政治外力左右,各界做了許多努力,民國84年8月9日公布的《教師法》確立了教師專業自主的基礎;民國88年6月23日公布的《教育基本法》,則進一步確立「人民為教育權之主體」,並明定:「教育應本中立原則。學校不得為特定政治團體或宗教信仰從事宣傳,主管教育行政機關及學校亦不得強迫學校行政人員、教師及學生參加任何政治團體或宗教活動。」

傅崐萁聯絡簿 適得其反

雖然民選政治首長為投民粹所好胡亂制定教育政策時有所聞,但在定期普選、政黨輪替成為常態、公共監督力量日益強化下,近年來政治人物意圖影響教育的行徑多少已有所收斂,檢視過往經驗,民選首長再怎樣不尊重教育專業,至少懂得以「提升競爭力」、「確保教育品質」等藉口做為包裝,比較起來,此次被各界批評為「造神」的「傅崐萁聯絡簿」事件,其毫不掩飾的作法簡直讓人大開眼界。

媒體報導,花蓮縣政府印製的新學期國中小作文簿、家庭聯絡簿及作業簿,共計十餘種簿本,竟然全都以縣長傅崐萁和學生的合照當封面,引起許多家長與教師的抗議,為了諷刺花蓮縣政府明目張膽在校園進行造神,網路上已出現許多將傅崐萁變身成金正恩或「麥當勞叔叔」的KUSO版本,本案主事者不惜犧牲教育主體性以討主子歡心,最後不僅以失敗告終,甚至使傅崐萁成為眾矢之的,實在是最糟糕的置入性行銷。

自來官員逢迎拍馬並不稀奇,稀奇的是,稍有民主素養的國民當知以此技巧拙劣的造神手法,勢必引起輿論強烈反感,花蓮縣政府的承辦官員卻甘冒不諱,究其動機,若非太過渴望縣長關愛的眼神,大概就是積怨甚久想藉此報復。

教育處長應下台負責

尤其令人不敢恭維的,對於外界的撻伐,花蓮縣政府教育處竟然這樣回應:「花蓮國中、小推動免費營養午餐、免學費政策全是縣長的美意,這次也是考量到偏遠地區的學生買作業簿不易,才會統一印製,完全不花學生半毛錢,希望外界不要有過多聯想。」

依前揭說法,花蓮縣教育處顯然視相關政策為傅崐萁德政,也不認為學生作業簿以縣長當封面主角有何不妥。其實,各界反對的並非「統一印製」,而是質疑傅崐萁為何出現在國中小的作業簿封面上?須知,民選首長不是封建堡主,縣市長施政所需經費俱為國家公帑,絕非首長個人施捨;遑論,以花蓮縣教育處所舉前揭政策為例,尚有是否排擠其他教育施政之虞的討論,理應接受各界公評。

我們以為,本案已明確違反《教育基本法》揭櫫的「教育中立原則」,可說是近年來最為嚴重的政治干預教育事件,做為主管教育機關的花蓮縣政府教育處,無力捍衛教育主體性在前,推諉卸責在後,處長陳玉明出身當地國民中小學校長,卻帶頭踐踏國教精神,必須為其嚴重失職負起政治責任。

除魅需要教師專業自主

教師之所以必須強烈反對此次花蓮縣政府「造神事件」,不是因為傅崐萁的政黨背景,也不是因為其人過往的爭議,而是姑息本案不啻等於棄守教育專業,眼前除了要求花蓮縣政府相關人員道歉並負起責任外,花蓮縣的國中小教師更應以實際行動反制政治干擾。

或問:中小學老師真有能力反制縣長與教育處長?事實上,反擊此等侵犯教育主體的惡行,最強而有力的行動正是教師的教學,本案就是絕佳的機會教育,各科任課老師可依專業進行主題教學,例如:「社會與公民課」可介紹民主制度的基本概念,讓學生理解民主與專制的差別,學生並應基本認識公民的選舉權與罷免權;「藝術與人文課」則可重新設計聯絡簿與各科作業簿封面,以最有教育意義的方式扭轉「造神事件」的衝擊。

教育與政治的關係向來曖昧難解,「傅崐萁聯絡簿」正是造神與除魅的典型角力,教師只有拿出具體行動才能破解政治對教育的干擾,真正實踐已然搖搖欲墜的專業自主。 (全國教師工會文宣部主任)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