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教育論壇:教師工會如何突破封鎖?

2013-7-03台灣立報

http://www.lihpao.com/

■羅德水

自工會三法於2011年五一勞動節解禁以來,政府相關部門、教育相關團體對教師工會的關注不曾少過,只是他們關注的焦點不是如何保障教師的勞動基本權,而是大肆抨擊教師工會享有所謂「優渥的保障」,部分教育官員、學校校長視教師工會為洪水猛獸的行徑,正好與馬政府努力營造保障人權的形象,成為強烈對比,看來不全面提升官員人權素養,再多的宣傳預算也是枉然。

工會會務假輪不到監察院置喙

對工會幹部來說,政府體系充斥不識基本人權的官員,並不讓人陌生,只是這次竟然輪到職司「整飭官箴」、「澄清吏治」的監察院出手,實在讓人不可思議。

監察院「監察調查處」於6月7日發出公函,要求台北、台中、高雄三直轄市教育局文到二週內說明所屬教育人員參加教育團體(或教師工會),以及會務幹部會務公假情形,引起學校承辦人員與教師組織幹部強烈反彈。

我們以為,監察院為調查案件所需,並非不能要求政府機關配合,而是此次調查主題事關人民集會結社,至於教師組織會務公假更事涉工會安全,監察院這般大張旗鼓啟動調查,實已逾越合理與必要程度,甚至引來「假調查、真打壓」的質疑,殊為不智。

自從馬政府將兩公約國內法化後,表面上,各政府機關紛紛將「保障人權」列為重要業務,官方網站甚至以專區介紹所謂人權保障成果,以監察院為例,不僅建置「監察院人權保障主題網」,還成立「人權保障委員會」,並將「保障人權」列為該院四大工作目標之首,宣稱「配合國內人權發展新情勢,本院委員行使職權,監督各級政府機關有無違法失職或政策作為有無失當,亦將以兩公約所列舉之人權標準作衡量」。

著實讓人不解,這個政府左手宣揚人權保障,右手卻又同時打壓基本人權,監察院應公布究竟是哪一個監察委員在調查人民的結社情形?在關切工會組織的會務假?這樣的調查符合兩公約意旨嗎?符合馬政府與監察院保障人權的宣誓嗎?這種監察委員能謂適任嗎?

限制教師工會會務假毫無正當性

值得討論的是,監察委員當真閒到主動調查教師結社嗎?合理推論,監委之所以發動調查,極有可能是接受敵視教師工會的人員或團體陳情。

質言之,調查各級學校教師參加各類教師組織(教師會、教育會、教師工會)情形只是幌子,統計教師組織之會務幹部人數與會務假現況,顯然才是真正目的。

歸納反工團體反對教師組織會務假的理由,不外是「影響學生受教權」、「教師法未明訂」、「工會法只規定企業工會才有會務假且僅限於理監事」等。

事實上,反對者為教師組織戴上「影響學生受教權」的帽子,並非始自今日,從1995年教師法賦予成立三級教師會開始,「學生受教權」就是用來反對教師組織時最為廉價的理由,實際上,教師組織相關作為多數與學生權益直接相關,這種將教師與學生對立起來的指控方式根本毫無正當性可言,相反地,教師工會會務假恰恰是確保學生權益免於被錯誤政策侵害的利器。

回到法制面,目前教師法暨其施行細則,確無教師會會務假的直接規定,然後呢?政府的陽謀難道是成立一個「完全無害」的教師組織,用來充作台灣與國際接軌的擺飾?主管機關依教師法第27條列舉之三級教師會任務,給予三級教師會合理會務假空間,不僅不是違法濫權,恰恰正是積極的依法行政。(教師法第27條:維護教師專業尊嚴與專業自主權、與各級機關協議教師聘約及聘約準則、研究並協助解決各項教育問題、監督離職給付儲金機構之管理、營運、給付等事宜、派出代表參與教師聘任、申訴及其他與教師有關之法定組織、制定教師自律公約。)

再清楚不過,要求教師會執行諸多法定任務,卻不給予會務幹部會務假,勢必使組織幹部分身乏術、疲於奔命,這才是嚴重干擾正常校務、嚴重侵犯學生受教權的行徑。

至於有關「工會法只規定企業工會才有會務假且僅限於理監事」的解讀,顯然完全不知工會法修法脈絡與立法意旨,應該指出,工會法無正當理由禁止教師組織企業工會已經違反兩公約相關規定,這是連馬政府都已經承認的事實,遑論,規模遠大於一般企業工會的教師產(職)業工會仍可透過約定、協商、團體協約等方式取得會務假,至於所謂會務假僅限於理監事之說,關鍵在於工會法制與教師工會實務脫節,在修法前只要各工會修改章程讓會務幹部兼具理監事身分即可解決。討論至此,真正悲哀的是,政府主其事者非但不願意積極修法保障工會基本運作空間,竟然還拿落伍法令作為打壓教師工會的藉口。

打壓工會目的在重回教育一言堂

或問,反工團體念茲在茲、想方設法鎖定教師工會會務假的目的何在?觀諸校長團體歷來對官方重大錯誤政策疲弱的反對立場,所謂「學生受教權」顯非關鍵,真正的原因恐怕是,只有限縮、取消教師組織的會務公假,才能從源頭削弱教師組織的能量,才能使教育秩序重回威權時期的穩定與和諧,易言之,限縮教師組織會務假,反映的是某些教育關係人對教育一言堂的渴望。

誠如所見,教師工會成立兩年來,除了法制面的惡意壓制,還要面對連雇主為誰都不確定的困境,再加上不友善的官方與校長團體,可說是面對全面性的打壓。合理的會務假攸關教育專業、組織動能與教師運動之長遠發展,教師工會如何突破封鎖?值得吾人認真思考。 (全國教師工會文宣部主任)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