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啟文的迴響丟出了個好問題,他問說:

社區營造員能為社區作些什麼?
社區又能給社區營造員多大的發揮空間?

就我個人而言,

『社區營造員』是官方創造出來的名詞,

而因此衍生相關計畫——所以,在宜蘭也辦了這麼多年的社區營造員培訓。

 

我為什麼接下營造員培訓的計畫?

因為有一些理念、想法,需要一個推動、落實的平台,

這個計畫提供了一個機會。

 

社區營造員是做什麼用的?老實說,我沒有多想。

因為這個名詞只是為了達到目的,不得不接受的方便之門。

所以?當啟文表示『 參加數年社區營造員培訓,總覺得好像欠缺什麼!
各社區的營造員好像一盤散沙,毫無組織,』

我會問:『為什麼需要組織?』

 

猶記當年文化局藉社區日曆的參與社區,積極催生『社區同學會』,

在文化局二樓的演講廳,早已鋪陳好的局面,只有我公開發言反對,讓局長有點難堪。

為什麼反對?

這樣的組織不過是便於官方有個對口單位,這是『管理者』的角度。

實際上,社區之間是否需要這樣的制式組織?

是否有其他更適合、更有效的方式來促進合作與交流?

最重要的是,以社區為單位,一旦人事更迭,情況會變如何?

這變數何其大!到頭來,所謂的的交流只會淪為形式、應酬。

 

試問,現在,社區同學會在哪裡呢?

豈料,社區營造員也是在官方操作下,落入同樣的模式,成立了一個協進會。

再問,協進會目前又如何呢?

 

我們需要跟以往很不一樣的思考與做法,才能開創新局。(咦~滿像選舉廣告的Laughing

 

期待有心者,一起來關心、討論這個問題。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79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