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又到了選舉期間,尤其是基層的選舉過後,政治恩怨往往牽動著社區事務的運作發展 。

以下這篇文章為陳俐甫提供之分享。

 

陳俐甫,台灣大學政治學博士,現為真理大學人文與資訊學系助理教授兼主任

 

社區事物屬於公共事物之一部份,很難脫離政治影響。近代政治為民主政治,亦即選票政治,社區為人之組織單位,以資源動員論的立場,外在政治勢力企圖動員社區支持自己的施政或獲得選票或獻金等,在民主社會並不少見。

希望切割社區與外在政治的努力通常功效很差,幾乎可說不可能,特別是地方政治對社區的滲透力更強,例如您所提的村里鄉長選舉,通常是零合遊戲的生死鬥。社區常為必爭之地。

因此要如何收拾選舉後的分裂,應有兩種方式,一種是人的解決,一種是制度解決。需要有魅力人望的領導者出現,他本人有足夠政治智慧與領導能力調和兩方,匯集兩方支持者的認同,而他個人對於社區資源動員又可超脫政黨或派系私利。可惜,這種人乃不世出的賢者,當今台灣尤其少見。如果貴社區有此人物出現,那算是前世修到的。而這位領導者萬一離開,要怎樣找繼承人還是重大問題。如舜要尋禹,而禹就無法找到能力與人望均有的繼承人。

一種是制度解決。這是韋伯認為比較符合政治社會發展的解決之道。制度大約就是規範社區利益優於個人與政黨派系利益,必須依照此邏輯領導社區,社區居民也認為選出此種領導人是優於任何非社區利益優先的領袖。

但制度要由誰來建立呢?為何社區的居民有這種想法認為社區應該優先,而非任何派系或政黨的工具呢?通常需要先知,其次是教育制度。透過進行社區教育,強調社區經營的理性化,乃符合公眾利益。強調公眾事物的道德性價值,任何人不應以私慾佔有社區等。最後的目的是建立民主理性的政治文化。如果大環境的政治文化可以改變,社區的政治文化也會改善。這些是治本之道。

治標之道,首先可能是:對於社區權力有興趣者應自我節制,我們也要建立制度來限制他。避免社區選舉與地區選舉掛勾,尋求與政黨或派系之結盟,社區成員也應對此類結盟保持警戒。任何社區的代表人不應以社區資源作為某政黨或派系之資源。代表人乃為服務社區而產生,而非以社區作為個人政治生涯的踏階。

先是建立約束相互節制的制度,後是透過教育行成穩定的共識,使之成為社區文化。過程中,尋求超越派系,而雙方可以接受的領導者協調制度的建立。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79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