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行事曆

四月 08, 2010, 17:24

罕病兒聲聲喚,受教權益何處尋?

Posted by ○。賴老師。○ | 迴響 (0) | 引用 (0) | 閱讀 (697) | 特教宣導 | 推文 (0)

罕病兒聲聲喚 受教權益何處尋?

  每個人從小到大,從幼稚園、小學、國中、高中,一路走來好像上學是很普通的一件事,但是對於身心障礙的朋友來說,雖然他們也有受教的權利,但是教育的門是不是也同樣為他們敞開呢? 6年前,玻璃娃娃顏同學在學校因意外身故,經過多年的訴訟,去年高院判決好意助人的陳同學以及景文高中應負過失賠償責任,引起外界議論紛紛,也引發許多學校對於身障學生的寒蟬效應。

 

  從這個事件之後,陸續就開始了不少特殊學生被拒於學校門外的案例發生。像是前一陣子台中縣一名罹患膽道閉鎖的楊小妹妹被托兒所拒收,還有某國中排拒腦麻兒等,都呈現出這個議題引發出的效應。        

     第一,或許有人要問家長們為何要將身障孩童送入學校呢?我們試著從他們的角度來看:人應該是生而平等的,就算是身障者也應該有受教育的權利。身心障礙者保護法第4條就有提到:不得單獨以身心障礙為理由,拒絕其接受教育。所以家長們還是可以為孩子尋求適合他能力可以勝任的學校,而學校也不能僅以身心障礙為由拒絕學生入學。

     第二,為什麼學校不願意接受身障生入學呢?從學校的觀點,也許少收這樣的學生可以免除許多麻煩,像是無障礙設施的建設、學校老師的壓力等。尤其是普通班的老師常常沒有特教經驗或者不了解身障生個別的特殊需求等,因此在教導身障生時,不僅壓力大,也常因不了解而產生糾紛,這些都是校方不願意見到的。

     第三,校內其他的學生或家長的反應,也會是學校是否接受身障生一個很大的考量。有的家長可能會擔心自己的孩子會小心傷到身障兒,有的家長會憂心自己小孩的進度會因為班級中有身障兒而受影響。或更甚者,家長會擔心疾病的傳染等,都是其他家長可能排斥身障兒的原因。但是反過來說,是不是這些人都只以保障自身的權益為理由而不讓別人享有應得的權利呢?

  從上面不同角度的觀點來看,好像每個人都有道理,可是卻都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想,也還是沒有辦法解決問題。既然現在的教育界強調融合教育,也就是希望多讓身心障礙者與一般學生在一起上課。不僅能讓身障生適應社會生活,也能讓普通班的孩子學會接納和自己不一樣的人,學習好好珍習生命,尊重生命。罕見疾病患者也是身障者之一,他們就學的問題更是包羅萬象,比一般身障者還要複雜。像是玻璃娃娃,外表看起來像是一般的肢障者,但是他們還有骨骼易碎的問題,不僅不能做劇烈運動,在搬扶時也要格外小心;許多代謝異常的病童,平日的飲食都需要經過嚴格的控制,有時還會因為服用藥物發出異味,這時班上同學的包容並且沒有食物誘惑的環境便是很重要的因素泡泡龍及魚鱗癬症等外觀異常又怕熱的孩童則需要同學友善的接納及良好的通風環境等。以上這些特殊需求只呈現部份罕病學童的狀況,既然特殊性如此多,那麼要怎麼樣可以讓罕病學童入學,但又可以解除學校、老師的壓力及其他家長的疑慮呢?

  首先,學校可以依身心障礙者保護法向教育當局申請經費建構無障礙設施,或者幫罕病生申請輔導器具、教材等,以方便罕病生就學,也減少其在校發生危險。再來,罕病生家長應該主動與任教老師溝通,甚至家長可以陪同病童上學,讓老師可以更加了解學童的疾病或是特殊性,如此可使老師更加知道如何教導這樣一名學生,也可以減輕不少壓力。至於一般學童家長的疑慮,我們應該請家長們從整個公民社會的大觀點來思考:人都是彼此依賴而生存的,嬰兒時需要父母的照顧,當父母年老時,就需要孩子的照顧。而照顧社會上的弱勢者正是社會大眾的責任與義務,因為我們難保自己不會成為需要被照顧的弱勢者,因此讓弱勢學生有跟你我相同的就學機會,是公民社會裡每個人都需努力促進人人機會平等的責任。這樣的融合教育其實就是一種生命教育。從上述這些事件中,我們發覺台灣的特殊教育還有待加油,也更期待你我都能用愛接納與我們不同的人,讓愛進入校園,用愛來塑造校園的無礙空間

本文節錄自「角落欣世界」http://www.todp.org.tw/

★想要進一步了解罕見疾病相關資訊 罕見疾病基金會網站http://www.tfrd.org.tw/cindex.php




 
 
 
用LINE傳送

Comments
發表迴響

auth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