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五月 08, 2013, 10:49

如何幫助社經弱勢但具高能力的學生進入大學

Posted by jen55 | 迴響 (0) | 引用 (0) | 閱讀 (569) | 教育新知 | 推文 (0)
如何幫助社經弱勢但具高能力的學生進入大學  -->

5612013-05-02

輸在起跑點,志氣也難展?有調查指出,窮學生對升大學及成為專業人士的期望,均較富學生低,相信是因經濟及心理阻力所致。窮與富造成起跑點上不平等,外地不少大學近年對窮學生提供升學優先或加學分做法,又可否幫他們一把?

中大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ISA)香港中心日前發布有關中學生的追蹤研究結果,發現草根階層(社經地位最低10%)的學生,無論是期望升讀大學的比率,還是期望從事專業工作的比率,均遠低於最上階層(社經地位最高10%)學生,如在去(2012)年,富學生中有81%期望升讀大學,窮學生只有35%。

自信不足 較少選專業科
即使同獲PISA評定為高能力的學生,窮學生想升大學或做專業人士的比率,也明顯低於富學生。何解有別?PISA香港中心認為是經濟以及心理的阻力,影響窮學生對未來的期盼。

學友社學生輔導中心總幹事列豪章指出,基層學生得到的學習支援較少,往往影響其升讀大學的自信心,認為自己比別人不足,即使能力與富有學生相比,自信也較低,在選科或職業上,也較少選一些專業如律師等。

今年1月香港教育學院的研究發現,1991年香港富有及貧窮家庭的子女,入讀大學的比例與2011年相比,已相差近3倍。

家庭收入,影響個人的成長環境及生活資源,即使同樣接受教育的機會,但無可否認,窮學生與富學生的起跑點,難以平等,連帶升學就業以及進入上流社會的機會也一樣。這問題在外國早已引起關注,有才能的窮學生難獲最好發展機會,跨代貧窮的命運也難以打破,窒礙社會階層的流動,對整個社會也有害無益。

今年《紐約時報》報導,美國哈佛及史丹福大學的教育專家分析數據,指在收入最低25%組別,只有34%成績優異高中生升讀全美238間最受歡迎大學,來自家庭收入最高25%的優異生,比例達78%。他們有能力但沒升讀較好大學,是因為他們通常會選擇離家較近大學。

為幫助優秀弱勢學生出頭,美國常春藤聯盟大學,即使學位爭破頭,但若申請者是家中第一代大學生,又或來自弱勢家庭但具學術能力,也可獲酌情錄取。

可效法哈佛 主動尋找學生
至於美國哈佛大學,注重校園的多元性,有專人到全美多間中學發掘優秀的窮學生,向他們提供升學意見,以免他們因資訊或自信不足而放棄機會。

近年臺灣也有多間大學仿效,如臺灣清華大學設名為「旭日組」的弱勢學生名額,交通大學則每年優先錄取34名低收入戶學生。臺灣教育部次長陳德華曾表示,盼鼓勵更多學校有類似做法,讓社經地位弱勢但有潛力學生有機會向上流動。

臺灣國立中興大學更於今年向窮學生給予3項優待措施,在13個熱門學系,如:法律、財經金融等,窮學生可獲加分入學、免收報名費及補助交通費。

學友社列豪章也贊成有關做法,他表示,窮學生在起跑線上較不利,若然在錄取程序時加分入學,相信可幫他們一把,這是好事,但難說社會是否普遍接受。

或有人認為,大家既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機會,若窮學生可獲加分或優先入學,會否對其他學生也造成不公平,但不可忘記,社會應有公平流動機會。

不少研究也證實,家庭背景及所屬社經階層,會影響升讀優質學校機會,而最終學業成就,以及將來的職業與社會地位也連串相關,在大學入學程序中,除了考慮申請者在校成績或統一考試表現,亦考量其面對的障礙和所付出努力,是否盡然不可接受呢?

誠然,香港大學學生名額一向憎多粥少,在香港推行,相信會引起不少爭議。而教育起跑線不平等之現象,要解決也不容易。不少窮學生早在中小學甚至幼稚園,已輸在起跑線上。教院2011年研究也指出,幼稚園學生中,窮學生的中英數成績已比家境較佳的學生低5%至8%。在起跑點之初已有差異,不幫他們一把,叫落後的那些學生如何有信心可以迎頭趕上?




 
 
 
用LINE傳送

Comments
發表迴響

auth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