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發表新文章

101.2.21七星山-一年半了

  每天固定做一件事,不是容易的事,因此忙碌或…忘了該來寫部落格,也或許部落格的時間被fb取代了,久久沒來留下隻字片語。

今天回顧,發覺去年許下的一個願望已然完成,這一年半來我每天風雨無阻的爬山,每日與七星山約會,養成了運動的習慣,體力精神都變好了!能征服自己的惰性讓人喜悅,或許我該再許個願,讓明年此時來驗收。

2012.3.15 七星山24 - 光

踏著自然的感覺走入山野,今晨竟有月暈相陪,另一個我也因月而跟隨,月影人影樹影在山腰上搖曳出天野幻境,月光勾勒出的晨曦靜謐的美。

山徑旁小小光影閃爍,螢火蟲嗎?才三月不是螢火蟲會出現的季節。是螢光葉嗎?在福山植物園有看過,仔細瞧,今晨閃亮是月光照射葉上雨露,在月色中如亮片般閃耀,妝點在山的晚禮服上。

山頂腑看夜景,萬盞燈火羅織人與人間的溫情,每一盞燈下有多少等待的人?有多少個感人肺腑的故事?

或許到了該是為退休而準備的年齡,對於平靜平安溫暖的感覺最為需求,對於愛也有更深的體會,我一直能感受到家庭中的愛在流動,從對話、從眼神、從擁抱……,那是一種很溫柔很溫馨的對流,溫暖的家是每個人最想回去的地方。

2012.3.14 七星山23 - 相遇

    天無雨地上猶然溼潤,步行中感覺林中有動靜,放輕放慢腳步觀其詳,看是何方人士活動其間,集中精神傾聽音響何來?專心注意樹葉輕搖,喔!兩隻小松鼠在樹上練輕功,我的眼神掃射,牠們瞬間即逃跑,欣賞牠飛躍枝幹上的輕巧,讚嘆造物者的分配完美,誰該有什麼長處該住在那裡?早就注定好了。      

喜歡在野外遊蕩者,通常喜愛野生動物,不經意的相遇會讓人驚喜一整年,但牠們都很怕人,有時連拿個望遠鏡,也會驚擾牠們,野生動物怕人是好事,牠才能保有活下去的能力。人心血來潮心情好時,總想當神,施捨東西給野生動物吃,而一次二次無數次,野生動物的習性改變了,牠們變得想不勞而獲,還學會你嚇人搶食,因為好玩餵食,兩者間的生活有了不良交集。

看著松鼠在安全距離外的樹上活動,我想起多年前,初到永樂以車代步,車過山路,突然感覺有物撞車,迅速下車察看,才發現,一隻松鼠撞我上我的車輪,身上除用力撞擊眼睛凸出外無其他外傷,人有失足馬有亂蹄,松鼠也有輕躍不順的時候,找了片鬆軟土地,讓牠永遠安息,這也是人生中的一種相遇。

2012.3.11 七星山22 - 依賴

即使天空沒雨,在登山的腰袋中一直有一件雨衣備用,車停登山口,雨和我同時到達,打開摺好的備用雨衣,才發現那只是一個黃色的中型垃圾袋,我以為我一直以為那是一件摺好的輕便雨衣。

沒有了雨衣,我還有傘,一把只當拐杖用,從未開過的傘,開了傘就沒有了拐杖,再次爬山至今,每日都有拐杖同行,我突然懷疑起自己,沒有拐杖我爬得上去嗎?沒有拐杖我會不會滑倒?才21天我已經習慣「依賴」拐杖了。

下山時,我想了這二件事,有些人常會說「我以為

我以為礦泉水瓶子裡的是開水……

我以為你已經知道了……

我以為你出門已經關了瓦斯……

我以為孩子是你帶走的……

當我們有「我以為」的想法時,記得再確認一次,等我們知道我們以為的事不像我們以為的那樣時,不知道後果會是什麼?

在習慣中察覺不了「依賴」,失去時才覺得他好重要。而他真的重要嗎?得用點腦筋判斷判斷。

孩子天天要我接送,一會兒坐車,一會兒外出,一會兒補習,心情煩時會唸他幾句:「你總是懶得騎車,總是依賴媽媽,何時才會長大?」過些時候,他叫我不用載他了,想載他他也謝絕,我心裡有了不好受的滋味,這才發現:原來依賴的人是我,我總是依賴著有他的日子,一但這習慣被破壞了,我的生活重心不穩了,需要再調整調整。

  如果你獨自行走,你一定會調整腳步,讓自己走穩;如果你習慣和人彼此依靠,一旦他突然抽身,你會頓失平衡,給自己一些時間,調適一下還是可以繼續走。

2012.3.10 七星山21 - 比較

下雨時分上山,我總喜歡穿著輕便雨衣,拄著雨傘當拐杖步行,雨傘只是備用從來沒有開過,每回脫下雨衣,雨衣內側總比外側來得溼,這表示我的熱情比雨多。

7點多上山,幾個熟人打招呼都說:「今天比較晚。」才7點多,其實算早,但因為有了「比較」,和5點比較,它就變晚了。

76歲時,還在忙農事,住在田側的是90多歲的阿婆,她會說:「隔壁那個囝仔對人很好。」「那個囝仔」就是指我的76歲老爸。

在山上,看得見山腳下火柴盒般的小汽車在行駛,聽不見他的聲音;看得見螞蟻般的小人在活動,也聽不見他們是否說話;我沒看見挖土機、鑽地機在那裡,但他的噪音很大很大,粗暴刺耳。

2012.3.9 七星山20 - 下雨

一直下雨、不斷的下雨就是蘇澳的特色。我喜歡下雨嗎?就是習慣它常在,沒特別去想這個問題。記得與弟弟閒聊時, 他說每當下雨,他就覺得很幸福。

在學校下豪大雨時,放在走廊的鞋櫃會濺溼,我會將鞋櫃搬入教室,在入門處闢一個穿脫鞋區,要孩子除了上廁所外少出教室,此時教室的燈顯得特別亮,教室的孩子顯得特別可愛,那時我會有種幸福的感覺。

爬山歷史久的人告訴我,早上爬山比起傍晚的空氣好太多了,於是我天天細細品評早晚山中空氣的鮮度之別,或許是我資淺,怎麼努力也分辨不出小差異。

山路上的一場雨解答了我的疑惑,有雨的日子,山路未曾乾過,走過不會揚塵;有雨的日子,山腳下的灰塵早就被雨水沖刷殆盡,飛躍不起來。在每天都是清新空氣裡,要分別空氣的優良排名,實在太難了。

因為多雨空氣總是乾乾淨淨,就這麼一點,我就有充足的理由喜歡下雨,愛上下雨。

2012.3.8 七星山19 - 內化

在黑暗中,顏色是沒有用,花再怎麼美,眼力再好的昆蟲也看不著;葉子再怎麼深綠或粉嫰,也沒有人欣賞得到。在黑暗中,顏色再怎麼努力,都很難得到讚賞。

六點的天全亮了,所有的《黑暗中的色彩》全跳了出來,鳥也鳴叫不斷,早起登山的常客紛紛上山,我開始在下山的旅途,見到每個人我都熱情的道早,當我對她說早時,她停了下來,我也停止了步伐。她對我說:「你怎麼要走這麼快,下山要走慢一點,你趕時間嗎?」

聽話的同時,我的腳雖以停下,但我發覺我的意識還在急駛狀態,我的確是半跑步而下,我不是一直告訴自己要靜下心,放慢生活步調嗎?何以我在不知不覺中又快了起來,當我記得提醒自己時,我會慢一點,但我還會有忘了的時候,我的內在還是急的,我尚未把「靜」「慢」「放下」內化入心裡。

2012.3.7 七星山18 - 清晨上山

寅時未盡醒來,感覺睡飽了,於是爬山去,天色仍暗,農曆十五的清晨應是月圓時分,卻不見月光照明,山路一片漆黑。

黎明前夕,整片山只有蛙鳴,聒噪的鳥都還沈睡中吧,不聞聲響。

走入黑暗中,並非全然無光線,只是光線微弱,弱到前進需要其他感官來協助,陰影的能見度不高五公尺,慢慢移動腳程一步步走出去,體驗在黑暗中的感覺。

一樣的路通往的空間和時間不一樣,心情截然不同。路的兩端,一端是無目的的流浪,一端是溫暖的家,去和回都在同一條路上,心中的期待天壤之別。同樣的山徑,不變的彎道、不變的往返,傍晚走的路會越走越黑、長日將盡,腳步隨之慌亂;清晨身在黑暗中,山只是黑魆魆的樹影,只見眼前昏暗的路,看不見遠遠的景,但心頭寧靜坦然,因為我知道一直走一直走就會走向黎明。

  黎明前的蘇澳燈火點點,金鑽閃爍,原本就不怎麼好動的蘇澳,此時更靜了,感受呼吸著涼涼的空氣,享受這迷人的清晨。 

  

老歌〈萬家燈火〉http://www.youtube.com/watch?v=xBU7Q8tDBiw 

2012.3.4 七星山17-「堅持」和「藉口」

開車出門時天無雨,隨著車子的行駛,小雨越密集,不用雨刷視線已模糊不清,我開口求了老天爺:「老天爺我今天沒有心情和雨玩耍,我想要走沒雨的山路,想些事情,求求祢現在先不要下雨。」

   上了山小雨已成了毛毛雨,我真心的謝謝天的成全,走了一下毛毛雨也停了,我在寧靜中走著,上了山頂陽光出現了。

    最近在思考「堅持」和「藉口」,當我決定我要「天天爬山」時,我就自嘲「不滿百日不得缺席」(結果只滿了二七),常聽人說了解別人較容易,了解自己很難,我並不這樣認為,我覺得我了解自己的程度是深的,我常和自己不斷的對話,去面對自己內在的每個面向,無論它是光明或黑暗的。

  我堅持一個信念,絕不允許(內在心裡督察會很敬職的檢視)以非正當理由而放棄,若兩權相害則要內在開會(內在對話思考分析)再取捨輕重,我曾思考過,究竟是什麼?成長歷程嗎?好勝心?先天個性??讓我的「自律」及「超我」超高,一輩子辛苦的受它們宰制。

  其實也不必鑽牛角尖,一切聽其自然,接受存在的每一個現象,喜受我身上的每一個特質,欣賞它與之和平共存。

2012.2.28 七星山16-say hello

四天連假,總會有人問:要去那裡玩,以前孩子還黏著我時,除了為孩子找尋快樂,我不喜歡人山人海的地方,四天連假也沒想要去那裡,能放鬆是我最大的期盼,去那裡都不要緊。         

今天感覺上是陰天的感覺,但卻出現陽光,或許是我昨日回家許下了一個小諾言,就是要放開心胸主動的大方的和擦身而過的人,微笑和打招呼,所以今天陽光露了臉,天晴會有更多人來爬山,讓我的願望能實現。

昨日有雨,我在山頂上的涼亭上賞景,突有一中年男子也進入,下雨的日子,躲雨是正常的事,而這迫使陌生的兩人要近距離的存在,不打招呼很怪,要打招呼我沒有準備好,感覺十分尶尬,最後我選擇沒打招呼的離開,這件事讓我耿耿於懷,所以我要先準備好,不止在擦肩時會微笑,在山上的任何時候,我都要真誠的和每個有緣人say hello

陽光照射,華麗的鑽毯耀睛奪目的舖在海面,閃爍亮眼。大冠鷲也出來晾晾翅,搧動飛羽迎風翱翔,與之距離約五公尺,好親近,春又再一次釋放出善意,我在心裡,對春天對大冠鷲say hello,歡迎光臨七星山。

2012.2.27 七星山15-打葉聲

微雨又有寒意的日子,出門前為自己泡一杯阿華田,想在山上咖啡廳享受熱騰騰的暖意,多少人追求一個有山有水的假日休憩,多少人喜歡格調高雅景緻優美的咖啡廳沈思,這在七星山都有。

爬山的人本就不多,尤其是在雨天,天冷時節山頂風大,停留的人幾乎沒有,我喜愛這份寧靜及在綠林山野中獨行,再冷我都得暫留片刻,眺望山的變化,俯看海的波動,聽聽大自然的呼喚。

聆聽著雨打在小葉上的聲音,浮現腦海的是蘇軾的「定風波」。 

定風波 (蘇軾)

莫聽穿林打葉聲
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
誰怕
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  微冷
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  歸去
也無風雨也無晴

2012/2/25 七星山13-強弱

我一直喜歡挑戰,做事有些好強,美其名是有毅力,下決心要做一件事就堅持一定把它做好,沒有人盯我,我也會自己逼自己,年輕時需上進是好事,中年後放鬆不了,則是苦難一樁。       

好漢坡抬頭望如通天那麼長,我要自己一股作氣向上爬不能休息,每次我都做到了,但沒有一次是不流汗不喘息的,抵達終點會有很大的成就感,那是一種小小使命的完成,一個小小任務的圓滿,一個小小挑戰的成功,很有快意。

行走中右腳底微冷有溼意,我知道雨鞋底的小洞再也抵不住千軍萬馬的雨水攻擊,雨水侵入了營區,浸溼了一塊溫暖乾爽的園地。

雨鞋何時破了洞?老家年前失火,清理火場時不慎被釘子扎腳,只想著為腳止痛,卻忘了為護我功臣療傷,他忍著痛繼續執勤,帶我跨越泥濘、走過風雨,我的腳告訴我,今天他撐不了了,為他敷敷藥吧!

2012/2/26 七星山14-

    山嵐

輕煙般的雲霧飄動

擾亂了大自然的寂靜

忽上忽下跳躍

時左時右滑行

興起來個小迴旋

輕快的舞著華爾滋

 

旅行

雨衣 雨鞋 手杖

步行 步行 步行

輕鬆 寧靜 自在

 

 

    大小

登泰山而小天下

登七星山而小蘇澳

港務大樓

國泰大樓

攏山林

所有的高樓算什麼

 

他開名車住豪宅

她戴鑽石穿名牌

我的天地大又大

抬起頭所有所有都是我的

 

  捕魚

「天這麼黑

風這麼大

爸爸捕魚去

海洋上點點漁船

雨天討生活並沒有停

明天孩子要繳學費

冷風擋不住生存的挑戰

買米買菜叫瓦斯

大魚大魚快點來

裝滿十簍

爸爸就可以回家

2012/2/24-七星山12

冷冷的空氣,顯得格外清新,深深吸氣慢慢的吐氣,在肺裡重新裝滿新能量。

雨衣遮著風帽緣,好奇的風總想掀開它,不敵雨的布帽保護不了頭髮,布帽抱頭髮打著冷顫、含著淚水,不敢滴下淚來,找了隻夾子夾在帽緣,風一樣吹,但吹不開我的雨衣,雨也只能在雨衣上溜溜滑梯。

上山腳踏陡坡前進,熱能在爬行中逐漸累積,汗流浹背上了山頂用完最後熱能,冷風迅速來襲,背涼了腰涼了,加上衣服才能把唯存的暖意包進懷裡。

走在山徑,心情異常平靜,天地就此停止,似也無憾。突然想起林克孝,想起那張他穿著雨衣笑著在山中的相片,什麼是尋找的最內在心情?什麼是迷戀的最真正意義?除了他自己,沒有人會知道。

 

致克孝 100.8.14

莎韻 虛虛實實
森林 蓊蓊鬱鬱
俗世 沸沸揚揚
克孝 安安靜靜 

2012/2/24 七星山11-

大雨雖非滂沱,不在多加把傘,小小輕便雨衣已無法負荷;不知蓄積了多久,濃霧今日傾巢而出,在山裡閒逛遊蕩再也不想隱沒躲藏。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能安穩入眠,平凡平靜的生活,雙腳就充滿活力,爬山接近自然,就是七星級的享受。

「溼布山中罩,小河腳下流。」不同時空景緻不同,一樣的地方,一樣的自然,不一樣的我。「美學的本質是孤獨」,在山中遊走、和雨同行、與山嵐共舞、尋地上枯葉、望樹梢搖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