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新網誌好讀版連結:〈20200505 其實七年夠久了〉

    幾個月前在網路上看到一篇文章,內容在談友情也有「七年之癢」,也就是說七年是友情的一道檻--過了,那應該就是終生好友;斷了,那也是逃不過的詛咒。

    前幾天睡前花了一些時間整理「人際同心圓」,去理解我如何置放各種人際關係,然後發現被我放置在最內圈--能放心揭露幾乎所有個人議題的朋友--只有青梅與另一位國中同學(此處稱之為ZR)。但此時此刻,其實她們都已離開最內圈的位置了。

    今天突然算起了和青梅與ZR的相處時日。青梅的話,足以擔負最內圈密友角色的時期,應該是從小三(2008)到國三(2015),算來大概就是七年;至於ZR,從國一(2012)到大一(2019),也剛好是七年。雖然之所以沒能留住她們大概都是我的緣故--對於青梅,沒能適時回應她想見面的想望;對於ZR,把太多負面情緒丟在她身上要她處理--但又何嘗不是生活圈改變、物理距離漸遠、共同時光與記憶漸逝的極可能終局呢?七年這個數字,至少在未出社會的學生階段來說,大概也足以創造出夠大的隔閡分離兩人:撐得過國中,那高中還要再撐三年嗎?高中念不同校至少還在同縣市,那上了大學各自遠颺呢?

    七年真的夠久了。雖然無奈,但也很感謝青梅和ZR在過往陪在我身邊,讓我幾乎在每個階段都有值得信賴的對象。國小時的青梅,到了國中依舊把我當竹馬,儘管當時我們平均一年只見一次面;國中同班的ZR,到了高一都還談著彼此的不適應、高三談志願、大一犯花痴聊暗戀的亦步亦趨。如今,我之所以對人際關係感到失望甚至開始退縮,可能也是來自於人際同心圓最內圈的真空狀態--而我還找不到可能填補的對象。

    大學是個全然不同的階段了,好像應該要發展出新的人際聯繫了。不過綜觀我的人際同心園,來到新學校之後,大部分的人們都被我置放在第五圈(被動日常聊天)與第六圈(同場域禮貌互動),僅僅只有一位女同學被列在第三圈(偶爾可談個人議題)。我不太曉得在小團體各自穩定的現時,我要自我揭露到哪個程度來建立起更密切的連結?更不曉得在什麼時刻何種契機底下才能去開啟話題?

 

    本來想說今天還想用這篇文章來書寫對青梅的「空椅對話」,但有點累了就先擱著吧。這大概是和青梅斷了聯繫的四年來,首次認真想著把我想說的與想聽到的話敘述出來,我想這或許有助我妥善處理和青梅的分離議題。(TM都諮商過了還緊抓不放……)

    (話說習慣西式部落格版面之後,就不甚偏好散文式的寫法,因為這讓我覺得很沒架構感,但又眷戀先用word打文章再貼到部落格的慣例QQ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