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新網誌好讀版連結:〈20200204 我不想忘記〉

 

    突然發現整整四年過去了。

    四年前的24日,我還喜歡著青梅。那一夜,轉貼了FB的好友日文章,青梅罕見地留了言--「好久不見,我的青梅竹馬!」--那是半年來她第一次主動對我傳話。

    那半年,我其實過的不算輕鬆,生活的重心全在社團,每天放學留討論、晚上查資料;曾覺得喘不過氣想找青梅聊聊,但山脈另一邊的她有夢想要追,我壓下了傾訴的想望,不想把自己的煩雜拋到青梅身上。就這樣,除了她生日時的一聲「生日快樂」,我們之間已有四個多月不曾交談,直至那晚。

    我忘記那晚對話的開頭是什麼了,也可能是她來密我也說不定。我只記得在我半開玩笑、實則探詢的問題之下--「該不會是妳有男朋友了吧?」--她跟我分享了一些專項上的成果、她離夢想更近一步,而且我應該是少數獲知的人。

    可是我還想知道更多,所以我繼續鬧著問青梅。

    然而答案不是我想要的。青梅傳了她和男友的合照給我。

    那一刻,就算我和青梅只是傳著文字訊息,我還是強顏歡笑,因為我如果不逼自己笑,我真的發送不了下面這段話:

    「妳一定要幸福喔!」

    我也忘記那晚的對話是怎麼結束的了。

    應該是有下定決心要放下青梅、放下這段在當時已將近兩年的暗戀,但我到頭來還是沒真正放下;就算後來青梅消失了、聊天記錄意外丟失了,我卻還是暗戀著想像裡的青梅,將她當成高二崩潰時的精神堡壘。

 

    在放下對青梅長達四年三個月的單戀之後,我已經歷了三段沒有結果的暗戀、已在諮商時宣示我不會再眷戀青梅。但每每卻在暗戀空窗期又念起僅存不多的與青梅之間的記憶,惦念著每個轉捩點,就像今天這篇文章。

    我認識的新朋友不夠多、人際關係不夠穩固,對青梅的思念需要不斷覆寫,才能抹去喚醒記憶的連結。我想忘記,是覺得唯有如此才能放下緊握著的過往向前走去,才能毫無保留地喜歡下一個女孩。

    但我也不想忘記,我不想忘記自己曾那麼深愛著一個女孩,不想忘記我曾離青梅那麼近;就算青梅其實只把我當成竹馬,就算所謂的「深愛」可能其實只是崩潰時緊抓著的精神堡壘。

    這是我第一次承認,我不想忘記青梅。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