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給海晏:

    當仔細想過你我之間的互動,我才發現我們之間沒有我想得那麼疏離,不過大多是你單向對於我的幫助吧!

    兩年四場智慧鐵人,你是個稱職的隊長,在各個能力超群的強者之間還能鎮住大家分配任務。各種雜事都是你在處理,超難喬的練習也是你在約,我們只要負責在比賽日去玩去累一整天就好了XD

    上海,我和你好像是最常坐老師桌的。現在去看那時候的照片,很青澀、很快樂,完全料想不到我們後來會變什麼樣子吧--看不見我的崩解,也看不見你的撕裂。

    高二一整年,我崩潰了。但還好有你還有其他人的陪伴,我們明明就自成一個小團體(其實根本不小),卻還把邊緣的名號加在自己身上,真是恬不知恥。真的,我到了現在才驚覺,其實你和團體內的其他人都幫了我好多好多:一起玩桌遊、一起衝智鐵、一起比TRML、一起講幹話、一起吃飯……。你應該也有聽過我講辯論社的事,奇怪,為什麼這些事直到現在才跑回來?

    好煩喔,我竟然忘了10/12的桌遊團你到底在不在?不在就算了,要是你真的在的話,我真的覺得好難過,因為那就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可是我卻煩心於辯論社的事情無心與你們大家互動,好討厭,好懊悔。

    不曉得那天晚上我丟的硬幣是不是真的是你在回答我,我希望是,因為那晚的話也是我想說的;真的,要不是我為了想密喜歡的女孩子,然後先去找價都實驗,我大概會很晚才知道你的事吧!在陽明的日子,明明我的交際重心仍在高中的大家身上,可是我卻沒有好好在乎你們的消息,只是一味地把自己關起來自怨自艾;到了師大,反倒是進到另一極端,忙各種活動而沒有去找你們大家。雖然很多事的確該被拿來後悔或內疚,但理性上我也知道有些事是無可奈何的必然。你那晚一直笑著,大概就是笑我的提問吧,其實只要我們認知到脈絡下的欠缺選擇,以及清楚其實我們其他人都有能力好好把日子過下去,那你來不來向我們告別真的不是重點,畢竟我們都是有辦法在各自心中送你離開的。

    知道你回宜蘭前也在微笑,就讓我想到你在高中時那副很像大佛的臉龐,也是一直微笑著(當然有時笑的我們心裡發寒XD)。知道這件事也確實該讓我放寬心了,是個對你而言最好的結果吧?離開現實的掙扎,到了一個沒有苦難與困頓的地方。我會善盡朋友的最後一份責任,套句我在畢業前的PO文(是感謝你跟大家的那篇~)裡寫的:「我會把許多共同的回憶好好收著,繼續前行。 」至少不需要掛念我啦,我的冷血程度已經超乎自己想像了(像是得知事件到現在還沒掉過一滴淚就是最佳例證QQ),會繼續好好過生活的!你就去你想去的地方吧,我一定會祝福你的!

    永別了,海晏!

2019.11.30 深夜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