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いつでも捜しているよ

無論何時都在尋找

どっかに君の破片を

希望在某處找到妳的線索

旅先の店 新聞の隅

旅途上的小店 新聞的角落

こんなとこにあるはずもないのに

明明知道妳根本不可能會出現

奇跡がもしも起こるなら 今すぐ君に見せたい

如果奇蹟會發生的話 希望馬上能讓妳看到

~ 山崎まさよし - 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秒速5公分》主題曲)

 

或許這聽起來很自私

但如果奇蹟會發生的話

我只求能再見到朝思暮想的那女孩

就算只是換來一句「我們不是朋友了」

至少……我會願意開始向前走去,走向一段沒有那女孩的人生旅程

 

這些年來,我一直在迴圈中繞著

有時候寬了心決定放下對女孩的感情

有時候卻還是不由自主地腦補著甜蜜的幻想劇情

或許是因為我從未在女孩口中得到一個確切的答案

遺憾偶一為之向心頭襲上

鬱積著胸口,情緒隨之凝滯

卻始終哭不出來,也極少向朋友傾訴這段記憶

趁著看完《秒五》仍存有一絲激動

在此處記下這些日子的孤獨、迷惘與惆悵

 

故事要從2014年的冬末說起

和女孩在國小校園暌違一整年的重逢

我卻無法自拔地喜歡上她

明明我們早就認定是彼此的青梅竹馬、是最好的朋友

可是我卻在暗地裡打破了這規則……

 

2014,秋

國小班上第一次的同學會

離別之際

我向女孩索取了一個擁抱

那溫暖我從未忘記

但我也不情願地提醒自己那擁抱是給好朋友的

而不是戀人

 

2015,孟夏

雖然和女孩互加了LINE

但聯繫終究敵不過異校與會考的隔閡

理智上我極力說服自己這段感情很難有結果

會考作文那題《捨不得》

我告訴自己必須捨得放下女孩

 

2015,盛夏

斷斷續續的聯繫因女孩即將搬家又有了互動

我主辦了同學會為女孩餞行

回家路上,騎乘在一片黑暗的田野間

我曾經想過向坐在後座的女孩告白

但最終也只是想望

不過暑假時在LINE上聊的內容比先前多了不少

聊著未來、聊著心事

也傾聽著她初入藝校的不安與鄉愁

 

2015,秋

我和女孩都走進了高中階段

我在辯論社的生活超乎想像忙碌

曾想過找女孩聊聊心情

但想想她也有自己的舞蹈夢想要追

除了祝她生日之外也沒有再多談

我學會了周杰倫的一曲《軌跡》

「我會發著呆/然後忘記你/接著緊緊閉上眼

想著那一天/會有人代替/讓我不再想念你……」

 

2016,冬

FB的好友日文章

讓女孩來到我這青梅竹馬的牆上留言報到

卻也得知女孩有了男朋友

那晚我決心要放下對女孩的感情

但事實證明是徒勞無功

 

2016,春

女孩想回來找我們這群國小同學

但當我提及當天因社團活動無法出現

女孩就收回了這項規劃

 

至此之後我再也找不著女孩

已讀、不讀

後來,女孩似乎關閉了社群帳號

從前班上的群組與社團看不到她的留言與存在

我想問女孩發生了什麼事

但看來是沒有機會了

 

升上高二

我的生活因接下社團幹部全面崩潰

每天期待的僅僅是夜裡沉睡的那幾個小時

除了失去意識,不再需要想起現實中擾攘的生活

入睡前對於和女孩之間的幻想也是逃避現實的去處

我幻想著一次奇蹟帶我再次遇見女孩

可以大哭、可以傾訴

可以緊緊抱著她,停留在溫暖的擁抱之中

這樣的情節是戀人抑或是摯友?我並不知道

我唯一肯定的是我當時真的很需要她的陪伴

在數個夜裡

我曾經發狂似地想在FBLINE上尋找她的蹤跡

但終究無疾而終

也曾經鼓起勇氣撥打那留在畢冊裡的手機號碼

但一句「您撥的電話已暫停使用」只留下了無盡的失落

留存在手機裡的對話也因意外關機丟失了紀錄

至此,這段單戀的記憶再也沒有實體的存在

而我喜歡的恐怕也只是虛幻的、記憶中的那女孩吧

直到上了大學讀了一些心理書後

才瞭解當時自己受自卑困擾著而認定自己不值得被愛

對於女孩的幻想成為當時心靈上唯一的支柱

 

2017,秋

女孩的18歲生日到了

我嘗試抓住唯一可能的途徑

寫了封信請女孩的妹妹轉交給她

信中的內容表明了我的心意

我希望女孩在看過信箋之後能給出回覆

不管回覆是什麼

我只想用一道明確的回答為這一切劃下句點

然後逼自己向前走去

只是除了經由她妹妹轉達的「很感動」、「很謝謝我」

我再也沒收到其他回應

 

2018,夏

學測考完了,個申也告一個段落了

國小校慶上

我有這麼一個機會和女孩打聲招呼

雖然可能只有一兩分鐘的時間

但只要過個馬路,或許就可能再次和她搭起連結

然而我放棄了這個機會

也許是我想逼著自己放下這段感情

我曾經害怕著心中若沒有女孩之後,我無法喜歡上別人

那就趁著這一刻斷開羈絆吧

我確實消除了我的疑慮

畢業前夕我的確喜歡上了一個在填志願時給予我很多支持的女生

可是斷開的羈絆卻包含了和女孩間的友誼

我和那女孩還是朋友嗎?

 

2019,冬

有時候想起和女孩的一切還是惆悵著

有時候還是不禁有些腦補的幻想

但對於奇蹟的想像早已從戀人退回到朋友

雖然青梅竹馬之間的記憶因韶光流逝略顯模糊

卻是令人會心一笑的單純回憶

女孩學著我用手纏繞著自己的頭髮

而我打著她的手,怕她真的像我把頭髮繞上數個死結

我輾轉得知女孩跟我在同個城市就學

她在盆地西側,而我在盆地北緣的半山腰上敲著鍵盤

雖然此時的物理距離已不如去年那般隔了道雪山山脈

但我還是不知該從何尋得她的身影

 

如果奇蹟會發生的話

我只求能再見到朝思暮想的那女孩

「我們還是朋友吧!」

就算答案可能不如我想像中的無憾

至少,我可以用一道明瞭的回答

接受那酸甜苦澀交織的記憶與經歷

不是背叛未明事理的自我

而是擁抱著他向前走去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