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新網誌好讀版連結:〈20200326 想用真實的自我活著〉

 

    這學期的諮商也已經過半了,前三次都在描述自我覺察,想說應該也要開始邁入行動面的探討了,只是我對於行動真的沒有什麼頭緒。但比起沒有頭緒,倒不如說是害怕自己辦不到更為貼切。

    但該談到就該談到,今天的諮商確實觸及到我過往曾做出的改變,又或者以我的描述是「穿上裝備」。

 

    只是有一個瞬間,我的眼淚差點奪眶而出。在那瞬間,我想到的是這些年來一直都被建議「要風趣一點」、「多一些幽默」,才能達成我多交朋友的想望;但我就不是個有趣的人,倘若我真的就這麼變成了幽默風趣的樣子,就代表我為了建立人際連結,然後背棄、否定了「真實的自己」。

    可是我好想用最真實的樣子和這世界相處。不需要假裝自己很嗨、很外向、很好聊、很有趣,就用安靜的、傾聽的、細膩的、悶騷的(?)樣貌活在這世上。

    其實不只人際互動,為了在這世界「生存」,我穿上了很多「裝備」:
我自認邏輯不太好,所以我裝備上辯論能力。
我多愁善感,所以(國中時)我讓自己時刻微笑。
我偏害羞,所以在活動時會逼自己拋開束縛,假裝人來瘋。
為了符合現代公民的理想圖像,我裝備上各種「進步思維」。
為了跟上流行,我要求自己開始聽些獨立音樂。
但由於不是發自內在動機去穿起裝備,而是為了迎合世界的需求,所以總覺得疲倦。

 

    然而裝備穿了好久好久,大概是從進學校開始就裝備起自己吧,其實我也漸漸忘記真實的自己到底長怎樣。總覺得要用「應該……」的樣子活著才能被接納(乃至被喜歡、被愛),可是當意識到這是為了生存做出的抉擇,又覺得很不甘願,於是理想我與現實我產生了衝突--終歸在「要不要變得風趣」的爭點上爆炸了--我誓死想捍衛「尊嚴」,捍衛那個藏在裝備裡的脆弱真實自我。
「我都已經那麼努力了,你們還要我怎樣?」
如果要描述這句話的樣貌,那應該是我崩潰又聲嘶力竭地控訴這世界吧!
但不幸地,風趣是人際互動當中最為重要的敲門磚,所以頑固抵制這項改變的結果就是交友上的悲劇。

 

    不過想了想,其實我能在這世界生存了那麼久也很不容易;因為諮商師的話,才讓我覺察到我很努力地適應這個世界。只是別人可以很順利地調整他們的真實自我,以一種時序先後的「連續整體」理解他們自己;而我似乎無法把過往與現時的自己當成連續整體,而選擇用「裝備」的意象來理解這些年來所嘗試的改變;但無可否認的是,其實那些裝備也是我自己發展出的模式,甚至那些裝備早就成為我整體的一部份--我可以因地制宜選擇要用什麼姿態面對身旁世界。

    只是當我終歸疲倦,或如我近期覺察到「過於依賴裝備導致無法相信真實自己能被世界/別人接納」的副作用,好像就還是得回歸到認識自己與接納自己才行。畢竟,如果連我自己都不想接納卸下裝備的自己,那麼向外企求救贖就更不切實際了。

    感覺前段所言已經不是第一次講了。但願下次諮商之前,我能如諮商師本週期許的,先整理出所謂的「真實自我」究竟長怎樣XD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