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二月 02, 2015, 20:16

【研習筆記】MOXA心靈導師寒假課程_Day2

時間:104年1月29日

地點:光復國小

課程:MOXA心靈導師兩年研習_寒假課程(104.1.28~30)

課程主題:【同理心】開啟和孩子/家長溝通之門

講師:黃柏嘉老師(心理諮商師,阿德勒心理學派講師)

說明:紫色字體是上課筆記,黑色字體是自己整理過的想法或統整筆記

................................................................................................

課程一開始,是我們討論一篇「A老師、家長與學生的對話紀錄」。家長希望A老師能幫幫他勸告自己的小孩不要去參加球賽,因為小孩小感冒,家長擔心下雨去參賽病況更嚴重,但小孩又不聽勸,所以只好求助老師……

相信很多老師都曾經被家長請求著勸告自己的小孩某些問題,老師當然偶爾也會扮演一下規勸者的角色。在這個個案裡,儘管A老師不贊同家長的做法,但由於是家長的請求,老師很難拒絕。在老師與孩子的溝通過程中,A老師對學生進行同理,也舉了一個運動員因負傷上陣而讓自己情況惡化的故事…試著想說服孩子不要去參賽。同時,A老師也「轉化」了學生的回應,提到「家長是不是很照顧你?」這也是柏嘉老師說的「黑中求白」,找到一個亮點,這個亮點就是「提供他與其他人的連結」。

A老師其實比較希望孩子能夠去承擔「自然後果」,因感冒不至於太嚴重,如果因為去參賽而讓感冒加重,這樣孩子就學到了一個「經驗」。或者前往比賽,教練考量戰力不讓他上場,這也是另一種「自然後果」。

在這個案例中,A老師很難不考慮家長的角色,因為家長是孩子的唯一主要照顧者,老師要考量的不是只有心中的「最好」,而是需考量「孩子的生活系統」,去看哪一個決定會對「那個家庭」比較適合,因為家長是跟孩子「合作的對象」,仍需考量家長的心情。老師在很多情況只能選擇次好,但是比較適合的決定。(「應然」與「實然」)

有一段對話,家長希望老師能協助欺騙孩子,說這場球賽已經取消,也讓孩子打消去比賽的念頭。

這個部分柏嘉老師說他以前也曾遇過這樣的例子,但他會回應:「我願意幫你的孩子,但我希望是在他能夠信任我,而我也值得他信任的情況下工作。」

柏嘉老師針對這個個案再次提出「情緒感受」與「情緒行為」。在「情緒感受」,學生想對球隊有貢獻、想參賽讓球隊得分、想愛球隊。但是「情緒行為」除了參賽,是不是有其他的可能?如果不上場也可能是對球隊最好的結果。(也許用不同的方式,也能讓球隊更好)

孩子的成長,有這兩個必備條件:
1.要有「經驗」。(這也是啊德勒所謂的自然後果與邏輯後果)
2.要經過「反思」。(也許是自己的反思,或是有人帶領你去想)
有了經驗,如何去反思;透過反思,如何去判斷;判斷之後,如何翻轉。這就是成長

「我不怕孩子摔跤,只怕摔跤的時間太晚;我不怕孩子犯錯,只怕犯錯的時間太晚。」越早發生的,代價越少。

面對困難的決定,可以從這三個面向來想:
1.走。
2.留(do something 讓自己比較不痛苦)。
3.擱著。(看有沒有不同的契機,也看自己的心境如何轉換?)這也是鮑老師說的「緩兵之計」。

…………………………………………………………………………………….
技巧:感覺同理,可以用「我猜」來開頭
ex:我知道做這個決定很難,我猜你現在覺得……
………………………………………………………………………………………

教學經驗豐富的老師,籃子越大。看事情的角度更多,也越能欣賞到孩子更多種不同的「好」。

在這個A老師的案例中,柏嘉老師同理到孩子的心情是「不甘心」,鮑老師感受的是「無奈」,吉老師覺得是「為什麼我要服從」的情緒。吉老師提醒我們,每個人的生命經驗不同,助人者引發的同理也可能不同,只要順著自己的感覺,就能發展出自己的諮商模式。

也許結果不是你想像的好,但柏嘉老師提醒我們「沒有一個人能在內疚中學習新事物」。這些經驗都是祝福我們成長的禮物。

做了那個決定後,你觀察到什麼?這個觀察,讓你有什麼反思?

阿德勒強調往前看,不用過度自責,花太多時間去探究事情的成因。(不找兇手,因為大部分的錯誤,沒有真正的兇手。)
我觀察到……孩子現在如此,我現在介入,他以後怎樣對他最好?

「夠好的媽媽」就是最好的媽媽,而非完美的媽媽。

如果有任何學派、理論要你放下、甚至懷疑自己的直覺,那不如回到自己的直覺。(理論只要參考就好)
什麼時候孩子需要惜?什麼時候孩子需要兇?什麼時候孩子需要不理會?什麼時候孩子需要抱?要相信自己的直覺,因為你愛他。

不要讓孩子覺得你做的事是理所當然,要讓他知道,因為你愛他,才為他做這麼多。(所以家長也需說出做這些事情的辛苦)

在見到孩子之前,不要答應任何事。一個予取予求的老師(或諮商師),容易被家長輕視。
可以回答:「我的評論是這樣,有沒有一種可能我們一起商量看看…」

……………………………………………………………………………

Q:有老師提到班級偷竊的狀況。

A:最有嫌疑的人,不一定是真的犯罪的人。班上東西被偷,不是我跟他的問題。(不是找兇手)
是全班要一起面對的問題。可以跟全班說老師的為難,全班一起討論,一起想辦法。

有時候問題的凸顯反而會讓問題複雜化,掉東西或偷東西有可能是想引起注意。

高壓統治是最快的方法,也是最傷害關係的方法。

(鮑老師)人性的共通需求有二:1.仁義(輔導)。2.正義(法律)。
雖有時角度立場不同,但異中求同,才能共同為孩子好。

…………………………………………………………………………..

所有的知覺都是片面且主觀的

真相一樣,但有沒有戴眼鏡,看起來就不同。

每個人每一天都在建構他的真相。

你對真相的需求度有多高,你同理的能力就越少。

試著定義「它」
ex:妻子抱怨丈夫沒把她放在心上。
什麼叫做「把妳放在心上」?(實際行為)
試著說清楚,否則也很難去要求別人。

溝通出現問題時,「核對」有其意義。

不要假設對方用的語言跟你一致。

ex:學生說:「老師你比較偏心,比要愛班長。」
師:「你看到什麼?讓你覺得我比較愛班長?」

接著柏嘉老師談到《養男育女調不同》,例如女性的聽覺比男性靈敏。男生的視神經裡面有豐富的巨細胞,所以對物體的移動與方向的掌握較敏銳;女生的視神經裡有較多的小細胞,因此對於物體(是什麼)的顏色、質地、質感較敏銳。

分辨事實或推論
1.小心眼假設定律。我們通常都會高估自己的貢獻。(ex:輸送帶的實驗,夫妻認為對家庭共獻的偏誤)
2.自私偏頗(歸因偏誤)。認為自己成功是個人因素,失敗了會歸因於外在因素。別人失敗則會認為是對方的個人問題。

因此,我們容易直覺看到孩子的行為問題,而非客觀的情境。

………………………………………………………………………..

情緒的主觀

同一件事,對不同的人所造成的情緒強度,有相當大的不同。

鄧惠文醫師談到的「膿包的概念」(文章:你今天倒情緒垃圾了沒?)or「地雷」
他剛好碰到了我的痛處,因此我的反應會超乎常理的強大。

帶著偏見看人,就會產生可怕的評價。(ex:阿德勒在精神科學生面前跳抓東西的實驗)

影片:陳漢典模仿法拉利姐事件
因為法拉利姐超越常人的反應引發新聞的焦點,觀眾也覺得陳漢典的模仿逗趣,但事實上,法拉利姐的父親在三年前因刮車糾紛被人捅死了。

理解一個人,不是從表面,要從他的「系統」去看。用他的眼睛看,用他的耳朵聽,用他的心去感受。不要用自己的尺來量別人。 當然,也不要用別人的尺,來量自己。每個人有自己的情感反應。

情緒需要被理解,不需要被評斷。

關於情緒平復,慢慢來可能越快走出來。反之,想越快走出來,可能在裡面陷入越久。因為除了原本的情緒之外,還會有第三個情緒,評論自己為什麼還有這個情緒的情緒。ex:我真不應該、我真笨。

「哭吧,哭夠就夠了,哭哭沒關係。」
「我好難過,難過好了就出去。」不用說我不應該哭,不應該難過,越要否定情緒(難過、沮喪、生氣、罪惡…),情緒就越久。

對待情緒的方法每個人都不同,孩子眼中的世界也跟我們不同。

原子筆告訴鉛筆要堅定,
相機告訴手機要專一,
抹布告訴衛生紙要耐勞,
海報告訴拼圖要獨立。

鉛筆告訴原子筆要隨和,
手機告訴相機要多元,
衛生紙告訴抹布要犧牲,
拼圖告訴海報要團結。

──蔡仁偉《立場》

…………………………………………………………………………………….

Q:亞斯的孩子堅持著要玩具,而在商店門口大哭三小時。家長向老師求助...

A:老師不要當權威者,不用去教媽媽可以怎麼做,但可以帶著媽媽看「你這麼做,孩子有什麼改變?有何得與失?」(ex:媽媽表露情緒,似乎對孩子的情緒崩潰有些改善)

亞斯沒辦法辨別細微的訊息,但不代表他不能感同身受。(ex:他知道你生氣,但可能不知道為什麼?)

大部份我們遇到的生命困境,都是無法解決的。只能找到方法去調適。

思考:為什麼一個爸爸帶孩子來找你,希望你解決一個問題。他的心情是:希望你能治療好,但也希望你無法治療好?(諮商師需要照顧他有這兩種矛盾的心情)

因為如果你治療好了,也相對表示他的教養有問題。

不要太快告訴你的案主,這件事可以怎麼做?(因為他可能會想反駁、削弱你的能力;或是把你當神。)
也許你創造了他的難處,也許你創造他的依賴。(ex:神奇大師把你的困境解除,你的心情?)

不要太快扮演「拯救者」,要顧慮家長的「無能感」。專注焦點放在:你累不累?有沒有幫手?是什麼支持你到現在?

…………………………………………………………………………………….

情緒凹洞

在助人時我們必須要有這個基本概念。我們看到問題,也希望能看到問題能得以解決,因此我們常常提供了方法,要他往前走去。過了一陣子之後,我們發現,這孩子依然沒有改變。為什麼呢?因為在他眼裡,眼前的不是一條直行的道路,而是有一個巨大的凹洞,無法跨越。因此我們看到的是一條直線,而孩子眼中看到的是一個凹洞。

要看到孩子潛藏在問題之下的脆弱與限制。

在情緒的凹洞裡,可能有下面三個面向:
1.限制。(還有什麼能力沒預備好?要教他什麼?)
2.需求。(問題本身都有他的需求要達成
3.負向情緒。

ex:如果一個孩子偷了五百元。做了以下四種行為,我們可以從「負向情緒」、「需求」與「限制」這三個面向去考慮。

 處置錢的方式負向情緒需求限制(還有什麼能力沒預備好)
A學生把錢拿去買玩具匱乏想玩,有物質的需求。物權概念、法律知識
B學生把錢拿去請客孤單有人際關係、被肯定的需求。學習交朋友的技巧
C學生把錢拿給某人害怕有被威脅的可能保護自己
D學生只是把錢放著被遺忘、憤怒想報復?引起注意?懂得表達

老師所提供的「建議」他可能接收不到,或無法做到。如果我們沒有注意到他的「情緒凹洞」,他便無法順利走過。

………………………………………………………………………………………

結尾:柏嘉老師說了一個他認為最成功也最失敗的個案的例子。(故事略)
經過柏嘉老師的輔導,個案不再說謊了,柏嘉老師也覺得欣喜。但當時柏嘉老師的教授問他說:「你拿走他的說謊,你還什麼給他?」這是一句很重的話,卻也讓柏嘉老師深深反省,個案被拿走說謊這個武裝,其實是讓他看到自己沒人愛沒人關心的現實。然後呢?你能繼續陪他走嗎?

問題的解決,對案主來說,不一定是好事。助人者也需提醒自己:只要介入就會改變,不是往好的方向,就是強化了壞的。

所有的行為問題都在滿足內心的需求。

柏嘉老師也以自身的例子示範,並不是所有輔導個案都會成功,儘管是失敗的個案,卻提供了自己反思與成長的養分,對個案感謝卻不需懊悔內疚,帶著更多思考角度的眼睛才能幫助個案更瞭解自己。

.............................................................................................

【延伸閱讀】

1.【研習筆記】MOXA心靈導師寒假課程_Day1

2.【研習筆記】MOXA心靈導師寒假課程_Day3




 
 
 
用LINE傳送

Comments
發表迴響

auth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