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交通安全

交通為實業之母 交通發達與否,深深左右了地方的發展。過去宜蘭的聯外交通因地形阻隔而頗為不便,所以開發較遲,使宜蘭成為工商不發達,經濟落後,人口外流的地區。

陸路交通

淡蘭古道是蘭地生命臍帶
        從台北盆地(古稱淡水廳)溯基隆河而上,經暖暖瑞芳,翻越三貂嶺,過雙溪,再攀爬草嶺來到大里,這條淡蘭古道是早年人入開墾的唯一官道,沿途設有兵營、隘寮來保護行旅安全,是代連接台北宜蘭間的生命臍帶。

省公路是主要大道
      從台北盆地(古稱淡水廳)溯基隆河而上,經暖暖瑞芳,翻越三貂嶺,過雙溪,再攀爬草嶺來到大里,這條淡蘭古道是早年人入開墾的唯一官道,沿途設有兵營、隘寮來保護行旅安全,是代連接台北宜蘭間的生命臍帶。

蘇花古道的誕生
       1874(同治13)年,軍侵擾恆春(牡丹社事件),暴露了日本窺伺台灣的野心,清廷乃派遣沈葆楨為欽差大臣,巡防台灣氏深知建立全交通網的必要性,於是分遣軍隊為北中南三路,齊頭並進強力開路,其中中路即為著名的八通關古道,北路則為蘇花古道蘇花古道1874(同治13)9月開築,歷經一年而達花蓮港,惜不久即廢棄。人治以後,重開公路。光複後於民國79年年底將蘇花公路完成雙線通車,使蘇澳花蓮間的交通更為暢便。


 
 草嶺古道為清朝入蘭主要道路  草嶺古道為清朝入蘭主要道路

北宜捷徑的出現
      淡蘭古道繞經台灣東北角,十分遙遠,所以從清朝後期,烏來一帶的泰雅人勢力衰退以後,出現了一條頭城通往台北的山中捷徑,先後經台灣巡撫劉銘傳,及治時期的整建、拓寬,漸成今日北宜公路的規模。

濱海公路帶動沿海發展
      宜蘭濱海一帶人煙較少,發展更慢,治初期雖有一條往基隆的道路,但路況不佳。直至為配合蘇澳港的擴建方才拓寬,於1979(民國68)年正式通車,成為地南北交通的另一條主要動脈。
   
 早期蘇花公路清水斷崖上行走的汽車。
該路今已拓寬,路況也已改善
 北宜公路九彎十八拐 處之烏瞰圖

東西聯絡要道的橫貫公路
     光復後,政府為加強開發中央山脈雪山山脈的森林等資源,闢建了中部橫貫公路宜蘭支線北部橫貫公路兩條山地公路。不但增加政府財政收入,也促進了本島東西交通的聯絡。

發展交通  興利除弊
      近年來政府重視交通建設,投入大量資金,拓寬、新闢各鄉鎮間的道路、橋梁,尤其以北宜高速公路的積極興建,更實現了宜蘭人多年的夢想。宜蘭縣政府則未雨綢繆,推動「2001新蘭陽計畫」,以及早因應這條公路所帶來的繁榮與衝擊。

 

輕便車最風光
宜蘭舖設鐵路,是從治時代開始的。在本縣境內有三類鐵路,第一類最早舖設,是聯絡各鄉鎮之間的輕便鐵路,使用人力推動的「輕便車」,乘坐其上,別有情趣。

森林鐵路最驚險
        第二類是森林鐵路,始自羅東,終於太平山,是為開發太平山林場而鋪設,以蒸汽火車頭、箱型碰碰車、露天台車及流籠索道為交通工具,往來運送木材及乘客貨物,可謂勞苦功高。可惜在1970年代,因太平山林場的關閉而拆除。如今在太平山上,尚餘一小段車道行駛碰碰車供遊客乘坐,一方面供人憑弔,二方面增進觀光效益。

   
 輕便台車與乘客
 治時期之羅東街( 約今天之中正路 ),圖中之軌道, 係當時聯通宜蘭、三星、利澤簡及 蘇澳之輕便鐵路
北宜鐵路工程最鉅
        第三類的北宜鐵路,載運量最大,工程也最艱鉅,自1917(日大正6)年起,自北端的八堵、南端的蘇澳同時開始鋪設,費時七年才完工。沿線隧道很多,尤其以草嶺隧道,是治時期全最長的隧道。全線通車之日,民眾拿板凳、帶便當,扶老攜幼前往參觀,宜蘭最著名的民謠「丟丟銅」,自此傳唱開來。至1979(民國68)年,政府推動十大建設,將北宜鐵路局延伸到花蓮,與東線鐵路銜接,今已成為台灣鐵路局的黃金路線。
 北宜鐵路穿山越嶺,工程艱鉅,圖為隧道入口崖壁下的石碑「國雲飛處」
水路交通

烏石港和加禮遠港
      地沿海以沙岸較多,清朝時期對外聯絡的港口大都為河口港。早期重要的港口有:烏石港,又稱西港,是代唯一的「正口」。地輸出土產米穀,輸入日用什貨,端賴此港。當年帆檣雲集,盛極一時,後逐漸淤塞,最近又將動工,預定開發成遠洋漁港;加禮遠港為溪南主要港口,又名東港,在現今冬山河河口處,居地中間門戶地。今航道亦已淤塞,部分且變成新生地,滄海桑田,變化頗大。

擺渡用的鴨母船
         地河川東西橫切,阻礙南北交通,治時代設立許多津渡,靠擺渡維繫商旅。而冬山河宜蘭河亦扮演相當程度的運輸功效。河中的「鴨母船」,穿梭往來,增添鄉野景致。

昔日普遍用為擺渡的鴨母船

蘇澳港良港天成
       蘇澳港東勢的盡頭,為一天然良港,末及治時期,即有內地漁舟、小商船避風停泊,時而有海盜盤踞騷擾。1922(日大正11)年,將蘇澳以南約一公里的南方澳開闢為專業漁港。其後,人又積極施工,欲將蘇澳灣建設成商港,惟興工不及二年,就因二次大戰爆發而停頓。目前蘇澳港已開闢為國際港,港闊水深,潛在總裝卸能量達一千萬噸之多,是本縣發展海上事業的重要基地。
   
 日治中期之南方澳  南方澳漁港今貌

三、其他交通建設

郵電事業與軍用機場
        地沿海以沙岸較多,清朝時期對外聯絡的港口大都為河口港。早期重要的港口有:烏石港,又稱西港,是代唯一的「正口」。地輸出土產米穀,輸入日用什貨,端賴此港。當年帆檣雲集,盛極一時,後逐漸淤塞,最近又將動工,預定開發成遠洋漁港;加禮遠港為溪南主要港口,又名東港,在現今冬山河河口處,居地中間門戶地。今航道亦已淤塞,部分且變成新生地,滄海桑田,變化頗大。
 日治時代的宜蘭市舊市街

貳、水利開發

土壤肥沃  台灣米倉
       宜蘭屬於熱帶氣候,陽光、溫度、雨量,都十分充足,農作物容易生長,除了自給自足外,餘糧尚能供應外地的需要,因此,素來即有「台灣米倉」的稱呼。

治山防洪  與天爭產
          宜蘭縣境內,雖然河川密布,但是由於地勢西高東低,落差較大,旱季時候,河床枯涸見底,一到雨季,流短水急,沖蝕力強。如遇颱風,強風挾帶豪雨,常導致山洪暴發,沖毀田園盧舍,颱風過後則積水浸淹,疫病流行,加深了民困。因此自古以來,宜蘭的先民就必須與特殊的天候、環境奮戰,學會與老天爭產;興水利以除潦旱,自清朝以來,一直是地的重大施政目標。

治埤蓄洩  灌溉田疇
         開墾的初期,由結首、資本家出資修築埤圳,佃戶享用水利,必須繳納水租穀。設廳之後,制度略有變更,由人民共同修築,形成水利合股組織,設有圳長、埤圳主等。當時大小埤圳共約八十一條之多,堪稱全之冠。

埤圳私有  收穫看天
        由於大多數埤圳是私有的,並以賺錢為唯一的目的,因而埤圳的設施大多因陋就簡。地山高水急,雨季又特別長,每遇颱風豪雨,埤圳常因沖毀、崩漏、淤塞,終至於廢棄,造成農民重大的損失。噶瑪蘭通判董正官<漏天>詩;「聞道黔中雨勢偏,秋冬蘭雨更連綿。氣迎塞北風折浪,地處瀛東水上天。補石欲邀媧再煉,變桑誰信海三遷。可憐沖壓艱修復,租稅年年泣廢田。」詩中對蘭陽的風雨災害,以及農民艱苦辛酸,有著具體的描述。

日治時期的水利組織
     人治後,以台灣糧食接濟本國,對水利建設異常重視,先後多次公布有關管理埤圳的辦法,凡關係公眾利害的,都認為是公共埤圳,由政府監督管理。至於大規模的水利工程都由官方經營。宜蘭改廳後,設立公共埤圳組合,以廳長為管理人,規定由水利團體來執行業務,埤圳私有現象從此絕跡。治晚期,宜蘭平原地區設宜蘭羅東蘇澳三個水利組合。為了一勞永逸,人開始用鋼筋水泥修築各項水利工程,並經實測、製圖、設計而後施工,灌溉效益更加顯著。
   
 清朝時期圳戶林德春信記印文。當時由圳戶出資修建埤圳,以利農業灌溉 民國初年,頒發給前來宜蘭地區人士的通行證民  冬山街過去每遇豪雨或颱風,水災嚴重

光復後的水利會
        台灣光復後,以治時代的水利組合改組為宜蘭農田水利會,繼續運作農田水利有關的事務。近年來,宜蘭縣治山防洪的續效卓著,河川上游設攔砂壩,整流護堤;平原地區主要河川疏濬整治,增設堤防;海濱定砂、海堤、防潮工程均不遺餘力加以修建,使水患頻仍的本縣,獲得紓解。

空間無盡  水緣無限
      自古以來,宜蘭人即與水結下了不解之緣。而宜蘭人從與水共生,到與水奮戰,然以又回頭親近水,領會與水的密切關係的歷程,無疑是一篇動人的史詩。
        1977(民國66)年開始的冬山河的建設,由防洪整治的完成,發展成親水公園的建設,已充分喚醒人們樂水親水的天性,讓冬山河擁有更多的功能,使蘭陽近兩百年的水利史,畫下了完美的句點。
 
 亮麗的冬山河新景象

 
研究與討論

一、淡蘭古道為何是蘭地的生命臍帶?
二、目前宜蘭對外交通之狀況為何?
治時代的水利開發,有何特微?
四、試舉出居家鄰近地區之水利工程,並略述其效益。

 

 社會變遷

一、清治時代的社會結構

自治團體的街庄組織
       噶瑪蘭入籍前,墾首、義首、結首、隘首等農墾領導者,既掌握經濟實利,又是社會領導者。入籍後,官方為便於徵稅及維護治安,在廳(縣)下設保,保設有保正。保下有自然形成的自治團體街和庄。街以工商為主,庄即農村、漁村,居民則自行推舉領袖,發揮自治與防衛的功能。除此之外,尚有先住民族「番社」的組織,自成體系。

文教階層領導社會
      人入初期,由於宗族組織不太發達,社會領袖,多屬掌握土地的墾戶,或出資築埤修圳的圳戶,經商致富的商戶。到了1850年代( 咸豐年間),由於官方刻意扶植獲得功名的文教人士以領導社會,使地漸漸脫離粗獷氣息,成為文教最發達的地區之一。

二、日治時期的社會環境

現在社會的初現
      人治後,基本上沿用代的保甲制度,但是州、郡、市、街改由法人管理,受行政長官的監督,依法律、勒令或律令處理公共事務,可以看出已初具現代社會的雛型。各行政單位,雖都設有協議會等諮詢機關,但大多由日本御用紳士之流權充,並不能真正反映民意。

日人治台  恩威並用
      人治初期,頒布<六三法>,授與台灣總督處置台灣一切的專權,排除了台灣人受日本憲法中基本人權的保障,是民受壓迫的根源。教育機會的不平等,賦稅的苛斂,警察權的擴充,在在顯示民的次等國民地位。但人治時期,對於政經建設,司法威信的建立,有其一定的成就。尤其對於衛生行政、治山防洪、醫療及防疫、戶政管理、鴉片取締絕及改善不良習俗,成就可觀。
   
日治時代龜山派出所的警察。
日本警察威風凜凜,台灣民眾望之生畏。
 一八九六年所攝日軍搜捕抗日義軍的情形。

三、光復後的社會現況

土地改革奠定基礎
      台灣光復後,政府記取大陸失敗的教訓,積極推行土地改革政策;諸如:「三七五減租」、「公地放領」、「耕者有其田」等等,大大改善了農民的生活。其後,以農業扶植工業,使工商業日漸發達,教育日漸普及,生活水沖也日漸提高。

舊社會的解體
      隨著工商業的發達,社會型態也隨之轉變,往昔優閒寧靜的農村生活漸漸消失,農村人口大量流向都市,家庭也由大家族聚居,轉變為以小家庭為單位的生活方式,傳統的倫理、道德、價值觀念,在工商勃興的新社會中解體了。在經濟急速發展,而精神、文化建設卻無法相對配合進步的情況下,生活品質未相對提高。諸如:環境污染、治安問題、生活奢靡、賭博歪風、毒品氾濫、人際疏離、守法觀念淡薄等等,亟待政府及民間力量,協同導正。

期待美好的新社會
      1987(民國76)年政府宣布解嚴後,政治更民主,人民的生活、福祉也得到更大的保障。但是,由於潮流所趨,當前的社會不管在政治或經濟文化各方面,都面臨著重大的轉型期,亟待政府及人民攜手合作,來創造美好的新社會。

四、人口的變遷

消失的族群
      從上表可知,原為蘭地主人的噶瑪蘭人,人口最多時,幾近一萬人,到了1810年時,至少還保有十分之一以上的人口比例。其後噶瑪蘭人被迫大舉南遷,在1939(日昭和14)年,人調查地區人口時,發現「加禮宛番」尚有二千五百人。如今純粹的噶瑪蘭人已是寥寥可數,這個種族即將完全走入歷史。

人口成長  先快後慢
      以漳州籍為主的人,在卷墾初期,人口增加十分迅速,其後因天災、人禍、疾疫、經濟不發達等等因素,反而成為全人口成長緩慢的地區之一,宜蘭人甚至大量外流,到基隆市台北市台北縣花蓮縣討生活,有的還乘船東航,在琉球群島落戶。
下圖    這是冬山河畔,流流社中的百年樹一
               大葉山欖樹已成為噶瑪蘭人心中的鄉
               愁之樹。

右圖   
「噶瑪蘭之夜」泰雅族施放「願泰雅
               文化永遠留傳」的祝語天燈。
 

展望中的人口成長
         將來北宜高速公路開通後,宜蘭將變成台北大都會的郊區,預測會發生人口倒流的現象。本縣山地遼闊,適合人類居住的平原狹小,人口暴增將會影響居住環境品質,造成治安惡化、交通、公共設施無法負荷等問題。政府宜未雨綢繆,早日規劃,以為因應。

貳、社會事件的迭起

一、清治時代的社會結構

清廷眼中的台灣
     中日甲午戰爭廷戰敗,李鴻章在簽訂<馬關條約>割讓台灣時,告訴日本首相伊藤博文說:「台灣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反。」;「台民民戕官聚眾常事,他日有變,當與中國政府無涉。」言下之意,以為台灣孤懸海中,本是冒險家、拓荒者的天堂,不易治理,而廷統治台灣兩百多年中,社會之所以擾攘不安,實歸咎於民的好戰喜亂。

消極與分化政策
     事實上,廷將台灣收歸版圖後,未把積極開發的工作當成重要政策,只是消極的,避免使淪為反基地而已。在任事的官員,往往將台灣視為其仕途進階的過渡跳板,並未悉心經營治理。對於民間所發生的變亂,則採取分化政策,以抵銷民的反意識,鞏固其在台灣的統治權。

自立拓殖  輕藐刑章
      在墾民眼中,渡海來,是踏上無主的土地,靠著自已的雙手打拚,備嚐艱辛,開拓出一片新天地。既得不到政府的支援,還要受到官吏的稅斂苛虐,自然容易爆發抗官事件。再加上移民之間,常分成若干利益集團,因而彼此分籍分類,對峙成敵,進而以武器互相打鬥,稱為「械鬥」,地方為之擾攘不安。

蘭地變亂層出不窮
         宜蘭是全變亂械鬥熾烈復雜的地區之一。以變亂言。在代有林泳春事件、吳瑳事件、泰雅人幾度抗事件。到了治初期,由於襲殺人的事層出不窮,宜蘭城幾度戒嚴,令殖民地政府頭痛不已。面對泰雅人的強悍,軍曾發動五年討伐計劃,雙方互有死傷。

愚昧自私  釀成悲劇
      以械鬥言,宜蘭歷史裡除了有一般性的福建人與廣東人之間的閩粵械鬥,漳州人與泉州人之的漳泉械鬥外,還有同行之間為爭奪生意的挑夫械鬥,陳、林、李之間因細故而釀成的三姓械鬥,宜蘭俗諺有:「陳林李結生死」,即記此事。此外,最特殊的要算是使用不同樂器,崇拜不同樂神,而形成的「西皮」、「福祿」械鬥,自1860年代,斷斷續續鬥到1940年代,才算完全平息,對此事件地方父老記憶猶新。

「二二八事件」影響深遠
         台灣光復後的第三年,以爆發了不幸的「二二八事件」,宜蘭地區,也有省立宜蘭醫院院長郭章垣等多名社會菁英罹難,在年長一輩的宜蘭人心中,烙下了難以平復的創傷。所幸,近來在個界積極奔走呼籲下,政府已採取各項補救措施,以期療傷止痛,增進全民的和諧團結。

二二八事變中罹難的郭章垣院長。

轉型中的社會運動
      近幾年來,由於教育的普及,社會的開放,強人政治的結束,宜蘭人的社會運動也隨之而有更多元化、更活潑的呈現。其中尤其以「反六輕」的環保運動最具規模。

我們是新的開拓者
        宜蘭人是開拓者的後裔,必須記取在開拓過程中所犯下的錯誤,揚棄愚昧與自私,恢復開拓者追求理想、冒險犯難、自我要求、團結合作的優良傳統,進而促使宜蘭人成為愛鄉護土、公理正義的捍衛者。

研究與討論

      一、宜蘭的社會領導階層大抵由那些類型人士所扮演?與今日有何差異?
         二、治時期的社會政治環境優劣為何?
         三簡述目前社會的不良風氣。
         四、由人口變遷的概況中,可以看出何種意義?
         五、治時代有那些重大的社會衝突事件?

         六、試訪問耆老,了解日本統治台灣的實況。

    宜蘭土地肥沃,水量豐沛,為本島穀倉之一。境內山野遼闊且東臨大洋,林業、漁業發展得天獨厚,工業則就現有基礎中日漸發達。

壹、農業的發展

以農為本  漁米之鄉
          噶瑪蘭的傳統經濟活動是稻米的生產,設廳時,已有農田三千餘甲,至1846(道光26)年,更達到七千二百餘甲,治時期,貫徹其殖民地農民政策,配合應用科學方治,致力於米穀生產與品種改良。台灣光復後,積極振興農業,一面擴大品種改良,訂定糧食增產政策;一面改良耕作技術、防治病蟲害、增施肥料及興修水利。土地改革的初步成果,促使農業生產斐然可觀,也奠了以農業生產扶持工業發展的基礎。惜近年來,農漁生產的報酬率偏低,政府正鼓勵農民採行精緻農業經營方式,期使農業重獲生機。

雜糧果蔬  膽肝鴨賞

         宜蘭縣的雜糧以甘藷、花生、玉米為最大宗。水果、蔬菜、蔥蒜、香菇等,產量也很可觀。尤其是壯圍鄉的青蔥、蔥白部分又長又甜,聞名全省。治初期白皮甘蔗、樟腦等是重要的經濟作物,今天的茶葉外銷也不少,除此之外,礁溪溫 泉區盛產的空心菜,青翠肥嫩,更是供不應求。其他如茭白筍、生薑、柑橘、金棗等都具有特色。畜產以豬為大宗,豬肝製成膽肝,佐酒配粥,均是佳餚。養豬不僅 為農村副業,且為自給肥料的重要來源;近年來,著重品種改良,採科學化量飼養,降低成本賺取了大量外匯。低窪地區,鴨隻成群,醃製成風味獨特的鴨賞,是宜蘭的特產。

 貳、林業的興衰

漢人開採森林
      宜蘭山地面積遼闊,天然森林蘊藏極富,是本島重要林區之一。先住民泰雅人托療於山林之中,賴山林維生。設廳後,人入山煎煮樟腦,或搭寮伐木,供應建屋及器具的需要,以後官府設立軍工料館,由料匠承辦木料代採事宜。
 
太平山林場蒸汽集材機作業實況

日人有計劃的伐木
      人治後,先作林野調查,將無主山林完全歸入官有。由於太平山林場的發現,1917(日大正6)年,總督府有意在蘭陽地區設立營林所,時羅東街長陳純精大力爭取設於羅東,使羅東成為木材都市,奠定羅東發展為宜蘭工商中心的基礎。二次大戰期間,大量砍代林木,以供戰事需要。戰爭末期又開發大元山林場。人除築有森林鐵路外,並有製材工廠、貯木廠等完善設備。以砍代材積而言,太平山林場所得材積是阿里山的五倍。森林是綠色黃金,台灣光復後,宜蘭木材事業仍蓬勃發展,帶動了地方的繁榮,對國庫收入亦大有裨益。由於森林砍代過度,使得山坡土壤流失,水資源耗損,河川淤積,水災頻仍,人民的生命、財產受到很大的威脅。近年來朝野維護山林已有共識,林務機關加強造林、護林工作,轉變經營方式,發展森林遊樂事業,如今太平山大元山棲蘭山已成為休閒觀光旅遊的好去處。

參、漁業景觀

日人引進新式技術
      宜蘭東臨太平洋,海岸線長達一○一公里,水產豐富,龜山島附近為全台三大近海漁場之一,從事漁業的人口眾多。治時期,人將本國漁民遷居南方澳,並興建漁港,可供停泊中小型漁船五百餘艘,又建造機動漁船及漁港附屬設備,當地漁民因此漸習新式漁撈技術。光復後,政府重整遭戰火摧毀的南方澳漁港,修建船塢,管理及放領漁船,促產漁冰,並舉辦漁民低利貸款及保險,健全漁民組織,增加漁民福利。近年來,近海漁源枯竭,漁獲減少。政府於頭城壯圍五結礁溪四鄉鎮選擇低窪低產農田,規劃為養殖漁業區,如今,沿海一帶,魚塭連綿,別有風貌,但因過分抽取地下水及沿海海水供養殖使用,也破壞了自然環境,使地下水枯竭,地層下陷,土壤鹹化,副作用不容忽視。

      宜蘭縣有大小漁港六處,南方澳漁港夙負盛名,為台灣三大漁港之一。漁獲物有鯖、鰹、鮪、勿、沙魚、旗魚及其他雜魚等。漁洪鄰近地區的漁產加工業也因此勃興。


 
純粹靠人力搬運木材的最原始運材工具木馬 橫行太平山山間載運木材、人員及貨品的碰碰車
 低漥地區稻田收割情形(1980年攝

肆、工業概況

殖民地式的經濟
     在治時期,宜蘭尚停留在傳統手工業的時代,及至人治台,引入新式工業,積極開發各處資源與農產品的加工製造。當時地的主要工業有:製糖、釀酒、水泥、肥料、製材、石粉、發電等等,大體上均掌握在殖民政府或日本財團手中。

 沿海地區魚塭空照圖

光復後經濟起飛
        光復後,多數較具規模的資工廠,分別由政府接收,改組為國營或省營,規模較小的工廠,則標售給民營。治時期的束縛和限制獲得解除,再加上政府的大力輔導,新設工廠到處林立,工業人口逐年增加,經濟隨之起飛,由於環保工作尚未落實,各項工業污染也隨即產生。

 伍、特殊風味

         宜蘭由於特殊的地理景觀及人文環境,也產生了許多名聞遐邇的特產,過往宜蘭的商旅,總會大包小包採購,或自享或餽贈親友,皆大歡喜。

其中最重要的有:
零嘴盛品:金棗糕、李仔糕等各式蜜餞。
甜酥糕餅:牛如餅、羊羹。
佐餐珍餚:鴨賞、膽肝、粉腸。
風味佳餚:芋泥、皮蛋、糕渣。
小吃點心:碗粿、勿魚粥、米粉羹。

 
 宜蘭鴨賞及土蕃鴨、雛鴨,
構成一幅鄉土畫面
 
一、治前後,地土地的拓墾方式有何不同?
二、人治後,如何經營宜蘭地區的林業?
略述居家環境中主要的經濟活動。
四、以實例說明經濟發展如何兼顧環境保護工作?
  五、與父兄長輩談談光復設縣以來,我們的生活情況有甚麼改變?
六、請舉出你曾食用過的宜蘭名產,並說出特色。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