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刻字的表現方法簡單可分為「陰刻」與「陽刻」,請觀察底下的圖案,選擇一個國字,分別設計「陰刻」與「陽刻」來!

       

陰刻                  陽刻

創作園地

  請利用最簡單的幾何線條(如直線、斜線……等等),或者,選擇一個字(如福、壽……等),再加上你的創意,把底下四個不同形狀的區塊(菱形、平行四邊形、圓形、花瓶形)好好的裝飾一番吧!

【想想看】

創作園地

中國人對於傳統文字的熱愛,可以從現實的生活空間中體察。在建築、服飾、器物上的文字裝飾比比皆是,除反應先民對美感的追求之外,更說明了人們期望生活在吉祥幸福中的心理。

  我們先看一位同學對春聯的觀察--

  今年過年時,我在市場看到許多變化的春字、福字、好多都是鏤空雕刻出來,雖稱不上很精緻,卻讓我感到很大方。尤其,把幾個春字連接起來,隨風飄逸,有一種形容不出的韻律感。看來看去,我覺得過年的意義就好像這一串透雕春字,是要把家人的心緊緊的緊在一起...

  這位同學的觀察,除能描述春聯所要表達富貴平安的寓意,也能營造其所處環境中細膩的美感。仔細想一想,你還能從何處觀察到文字裝飾呢?把你所觀察到的寫下來。

  一九九四年四月,一群考古學家在冬山鄉丸山及八寶村的小山丘,發掘出許多具有史前文化特徵的文物。其中一個探坑發現了玉質石錛、陶把、網墜等文化遺物, 似為當時人類生活起居的地方;其他文化遺物尚包括陶器、陶環、紡輪、石斧、石鋤、石錛、石刀、槍頭、石砧、石環、網墜等多種,多數為農業使用的工具,也有 捕魚、打獵用具。這些足以說明此地(丸山遺址)的文化現象相當豐富。

  而從對稱造形的石斧,陶器造形上的平衡,到被 視為國寶級珍貴文物的「人獸型石玦」,不難看出需要相當程度的藝術造詣,才能把生活器物裝飾的如此活潑生動。雖然,在遺址上使用這些文物的,到底是何方神 聖,目前並沒有定論;但是,不管這些先民來到宜蘭的時間先後為何,當我們接觸到他們所遺留的一些生活器物時,不難發現其中所展現的原始藝術之美。而這堂課 所談的,就是希望同學們能利用「造形藝術」的角度,來看待宜蘭地區先民所遺留下來形形色色的事物。


圖片3-1--丸山「人獸型石玦」

  而線條所產生的視覺效果,以書法和篆刻作品發揮的最為精緻。這些作品都是藉由文字做為造形創作的媒介,在字形的外廓方面講求線條的勻稱,內裡則 追求線條粗細的變化及間隙的平衡。而創作者進而把情感投注其中,經由線條的和諧、平衡、演進、節奏等方式,產生統一與變化。請看下面對碑碣的介紹,或許能 觸動大家的靈思與情感。

  兩百餘年前,漢族移民為了來往外地交通的需要所闢出的「草嶺古道」,也是現今外人聯想到宜蘭時,常常提到的歷史古蹟。其實,「草嶺古道」除了過去的交通功能外,也是一條兼具欣賞功能的藝術走廊。 

  從前,往返台北宜蘭間可不是簡單的事,你必須花費三天的時間,翻山越嶺外加乘船涉水,水路、陸路交替才有辦法來到蘭陽平原。沿途所經的陸路統稱為「淡蘭古道」,我們所熟知的「草嶺古道」只是其中一部份。雖然,路途十分的艱辛,來來往往的人還是非常的多。


圖片3-4--金字碑。
同治六年(一八六七年)奉命巡守噶瑪蘭的總兵劉明燈,從艋舺一路走至三貂嶺頂,為了讓此處能夠撥雲見日,大筆揮毫立下了「金字碑」。此碑為長方型立碑,碑首刻有雙龍抱珠,兩旁以蔓草連紋裝飾,碑文為小篆,並貼有金箔,顯得金亮堂皇,因而得名。碑文所刻為:

雙笙遙向淡蘭來,此日登臨眼界開。

大小雞籠明積雪,高低雉堞挾奔雷。

十里寒雲連蒼稠,古道千章蔭古槐。

海上鯨鯢今息浪,勤修武備拔良才。

可以相見當時劉明燈的軍威氣勢盛大,與古道的性格合而為一,是他想宏展抱負之時了。

.金字碑拓圖

圖片3-6--「虎」字碑。

 
圖片3-5--「雄鎮蠻煙」碣。

繼 續往前走,來至草嶺山腹,劉明燈一行人遇到了大霧,無法判別方向,是傳說中的山魔作怪之處,他趕緊於巨石上提刻「雄鎮蠻煙」四字,怪霧頓時消散,重現光 明,猶似神蹟,後來往返的商旅莫不稱道。「雄鎮蠻煙」碣為橫幅行書,今日觀看,仍可感受到大字雄邁渾厚、淋漓攝人的印象。

  再往前走十分鐘,路變得狹小了,加上滿谷的芒草,若興起大風,對路過的人有著莫大的威脅。相傳劉明燈的大轎頂在此被狂風吹落,他乃以芒花為筆就地揮毫, 手書一個草書「虎」字,命屬下刻於巨石之上,以鎮住狂風。一般都認為,劉明燈是取易經「雲從龍,風從虎」的句子,但是,從另外的角度來看,「虎」字上頭兩 點,好比老虎的利爪,威猛無比;或者,也有人認為是伏虎的耳朵,都有雄鎮利風之勢。

  「淡蘭古道」上這三個碑碣,由於其 文字本身線條的運用,所展顯的藝術價值,備受世人的注目。而書法所展顯的藝術價值在於文字本身線條的運用,若再搭配當地的場景,整體的感受又將不同。站在 草嶺古道的瞭望台,除了劉明燈的書法作品,我們還可以俯瞰蘭陽平原得天獨厚的自然美景,多少藝術工作者的創作靈感是來自於此。因此,來到草嶺古道除了可以 發思古幽情,讓我們體會到,先人對於交通設施亦不遺餘力從事道路造景,讓來往的人們能忘卻旅途的勞頓,為後人的藝術創作提供了最好的題材之外,也為歷史空 間與藝術欣賞的結合,提供了最好的範例。

◎「獻馘碑」的介紹

  清代在宜蘭所留下的古碑,大都不脫傳統古碑的造形,而日治時期起的石碑,不論造形或取材均較多變活潑,自然生動。茲以座落於宜蘭市中山公園內的「獻馘 碑」為例,從它的外觀來看,雖然缺乏刻飾,但是重視整體形制。如:墊高底座,強化其線條與收腰的處理,構成層層的幾何圖案,給予我們醒目的視覺感受。另一 方面,渾厚的底座向上接連著圓柱,柱頭覆以圓蓋,在順勢向上收束到頂端的圓球,挺直聳立,遠處即可望見,令人生起景仰崇敬之心。平心而論,其造形典雅肅 穆,方圓線條搭配得宜,深具美感!

從縣內幾處考古遺址出土的器物中,可知先民已將追求美麗世界的原始渴望,投射在生活器物 的製作過程中,陶器表面刻有繩紋、整體造形樸素、發展多樣化的裝飾品(有玉玦和玉墜、臂環…等,款式呈環形、長方形、『人獸形』、『多環獸形』不等)。或 者,也有先民運用書法文字本身的線條,結合篆刻流暢的運刀,來表達對自身環境的省思,都說明在宜蘭歷史發展過程中,藝術的表現實實在在有著豐富的創造力與 生命力,不容我們去忽視它。

  一般人對藝術事物的視覺來自許多方面,而「線條」是其中最基本的,它可以說是點的連續運動所形成的,當它延伸包圍住一平面時,就會造成輪廓、形狀,而其 與四週的關係,又可構成空間。線條也是人類最容易認識的視覺元素,在戶外放眼望去,樹的枝枒、葉的葉脈、海的水平線、山脈的山脊…,都是線性的。

  如果我們仔細分析丸山遺址挖掘出土器物的裝飾,將會發現它也許是從一條線開始,或從兩條平行線、X字形、十字形,或V字形等構成最簡單的形態,再進一步 發展至鋸齒形、菱形的幾何文樣,繼之發展至動物造型的描寫,顯示出當時人們已懂得如何把外界的自然形,用線條、幾何形狀予以同比,並重新加以構造組織。

  而現在一般人較熟知的「噶瑪蘭人」,據研究是在幾個世紀以前,從南海飄洋過海輾轉遷徒到蘭陽平原散居,是台灣所有「平埔族」中漢化最晚的一支。噶瑪蘭族 在木雕方面留有許多不錯的作品,目前在國立台灣大學人類學系陳列室和台灣省立博物館中均有若干件標本,是平埔族中保存較多,且自成一體的。

  這些作品主要是噶瑪蘭族住屋的柱子和牆板,圖案約可區分為幾何圖形及寫實圖像。在我們可以看到的七塊木雕作品中,幾何圖形的刻紋主要有:(1)線--包 括直線、橫線、曲線、斜線、弧線;(2)形--有圖形、三角形、菱形、方形、W形、M形、梯形;(3)幾何線形的組合--例如:圖形與方形的組合,直線、 橫線與曲線的組合,三角形與菱形的組合,菱形與W形的組 合。

*直線與橫線與曲線的組合。

*三角形與菱形的組合。

*三角形與半圓形的組合。

圖像(3-2)-噶瑪蘭族木雕作品刻紋的種類。

就 其寫實圖像而言,主要以人、動物和植物為主。人像以正面兩側對稱,動物以側面為表現方式。這些圖象與噶瑪蘭族文化有極密切的關係,如動物中的鹿是狩獵的對 象,具有豐收的意義;植物的檳榔是噶瑪蘭人的嗜好品,也是待客的禮品、祭祖的祭品;而圖像的四周常刻以魚紋,說明噶瑪蘭人與漁撈的關係,具有祈求多魚的象 徵意義。因此,從這些內容來看,反映出噶瑪蘭人追求生活和生命的光輝;在風格上,也富有大洋洲木雕藝術之色彩。
.人像。

.動物(鹿)。

.植物(檳榔)。

圖像(3-3)--噶瑪蘭族木雕作品--人像為正面像,兩側對稱,以高帽為飾,頸有頸飾,手有手飾,腰間有帽相同花紋的腰帶,腳上有環飾,上身不著衣物;動物有鹿,為側面,頭上長角,另有狗、牛與魚出現;植物主要是檳榔樹,樹上結有檳榔。

線 條雖然是最基本的造形元素,而其藝術特性卻是最不受限制的。從我們觀察丸山史前文物及噶瑪蘭族木雕作品的過程中,就有意想不到的收獲喔!以線條的方向為 例,水平線意味著穩定性,給人平靜、放鬆的感覺;垂直線意味著一種靜止但隨時都可進入動態的感覺;而對角線給予人的感受是:動作、動的活力及不平衡、危險 等。大家可以試著從線條的種類、曲直、位置與密度所構成的空間,去想想先民們如何透過簡單的幾何線條來組合出這麼多的圖形文樣?因此,誰敢說這些小小不起 眼的線條不能成就美的事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