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晚上十一點,一通電話, 讓我和同事那晚都抱著不安的心情入睡。因為兩個不同班孩子的糾紛,卻變成兩方家長的爭吵,最後竟變成別班家長要來找我澄清,因為覺得她的孩子被我標籤?

孩子的糾紛,往往只是不知道如何好好玩

接連兩週,班上的孩子A和另一班的孩子B在下課時玩鬧過頭,各自都有動手打鬧的情形,後面這回還牽扯了另一位幼稚園就同班的孩子C,在我和B的導師共同陪三位孩子釐清過程,要求孩子們彼此道歉,再說明之後先各自和自己班的同學建立好的互動,而不是一再和幼稚園同學用過去打鬧過頭的方法玩。原本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案,結果在和家長聯繫時,才發現A和B不僅是幼稚園同學,他們還是親戚,從小就在同一處被帶大,問題是似乎雙方父母在處理孩子過往的互動衝突時,有沒說出的委曲,這次在學校的糾紛,意外觸動家長的心結,於是在我告知家長情形後,A家長又不停和我訴說,之前另一位孩子曾犯的錯,忿忿不平地要我轉告B的老師要嚴正的告知B的家長這次的事件是B的責任,一定要好好處罰。

我聽完後,表達同理家長的不捨,不過當下和另一位老師處理時,我們都相信孩子的本意不是故意去傷害別人,孩子犯錯是難免的,站在教育的立場,我們一定會就孩子當下的情形來給予指導,而不是以過去的表現來認定他不會改正,而這段時間的觀察,會發現這些孩子就是延續幼稚園時的玩鬧方式,進入小一後,他們並不同班,比起新的同學,過去的幼稚園朋友讓他們安心,所以眼前要做的事是鼓勵他們和自己班的新同學多互動,也提醒他們長大了,不能再用過去的方式和別人打鬧。

「孩子和老師及家長的關係,都是他們三方慢慢建立起來,我相信B老師對自己的班級孩子和家長有她互動的原則,我不能介入也不該干涉」

我以為自己表達的很清楚了,顯然並沒有,直到我接到電話,才知道事後A的家長仍跑到親戚家對B的家人們抱怨指責,還提到「連A的老師也說是B的錯」,原本同事和家長說明了過程,如同我們一起處理那樣,所以家長並不以為意,卻被A的家長一再指責嚇到,以為學校老師的態度就是認定B不好,於是再找孩子們來對質詢問,結果呢,孩子就開始有不同的說法了。於是就變成要來找A的老師─我解釋。

聽完我家長趕在另一位家長要來學校找我解釋的前一晚十一點打來的提醒電話,我真的是閉眼嘆氣,直接就跟家長說:「坦白說,這是你們大人之間的舊怨,如果這是同一對父母的孩子,發生這樣的爭吵,一下子哥哥打弟弟,一下子弟弟打哥哥,我相信,你一定不會覺得一定是哪一個有錯,而是各自都要以當下的情形來道歉,就因為你們都心疼自己的小孩,加上過去的往事,情緒放大才變成這樣。」A家長打給我的目的是擔心我會不會對他們和孩子有壞印象,心中默默嘆口氣,「我不會因為這樣來影響我對待孩子的方式,也請您相信,老師都會盡力保障孩子的安全,相信孩子可以被教育,請不要再質疑B的老師沒有處理」

感謝同事第一時間,先傾聽B家長們的陳述,並安撫家長的情緒。後來家長們先回家了,同事也表示她已處理得差不多了。

但是,我心裡仍有不痛快的感覺,因為我想B家長在A家長的指責裡,聽到關於我的「說法」可能跟我真的說出的話有落差。

真誠坦白又不失同理的對話,讓家長感受我們對孩子的用心

孩子們放學後,我走到同事教室,結果B家長在裡頭跟同事談話。
於是我便坐下來跟B家長把我跟A家長說的話再說一次:我們都相信孩子的本質是好的,即使犯錯也都是學習的契機,重點是如何陪他們找到更好的方法,這是身為教育者的信念。

傾聽再補充我們當天的處理過程,及我和A家長溝通時,會將前因後果清楚描述,讓B家長沒有疑慮;而其中有一點,B家長原本要和我解釋,孩子後來回家改變說法提出的理由,她想知道到底誰說謊?我再次把當天孩子說的話,再說一次,然後請同事補充,我很堅定的對家長說:「孩子說謊了,但我們要重視的是犯錯後如何陪他找到下一次處理的方法,如果我們還是不停地要他解釋為什麼犯錯,他們有時怕被責備就只能不停地找理由了。」

B家長離開時,一再和我致謝和道歉,覺得造成我們的困擾。而事後,同事告訴我,家長傳了訊息給她,感謝我們對孩子的用心。

同事和我都鬆了一口氣,總算是沒有公親變事主,至於A家長和B家長的問題,那是他們親戚間的家務事,就留給他們慢慢去修行了。老師呀,就是照顧好教室裡的孩子們,這是最重要的原則。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