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某次非典型之校務會議,學校提出本校將辦理教師專業展評鑑(簡稱「教專」)一案,希望在校務會議中通過,以利想要參加的同仁能夠參加。

本會會員提出:
1.本校教師大多數已具備教專初階證書,實無須參加。
2.該次會議出席人員都不具代表性,不構成校務會議之條件,表決無效。

校長裁示不表決。

有意參加同仁事後邀集其他同仁進行連署,希望能予同意。

針對此一事項,本會於105/3/21的理監事會議中決議「只要學校依據教師專業發展評鑑實施要點的辦理原則第3條所言:本要點採形成性評量,不得做為教師績效考核、不適任教師處理機制、教師進階(分級)制度之參據。教師會無異議。教師有意參加專業發展評鑑,教師會樂見其成教師會的著眼點在於應按正常程序進行。」


教專是否對教師的成長有良善影響,見人見智。

對教專的吹捧並不少見,倒是黃益中老師的「這也敢稱教師專業」?長官,錢不是這樣花的! 對教專的實際情形有深入剖析,值得參閱。

節錄如下:
「喔!原來要寫這麼詳細(蠢)喔!按照範本,我必須要記錄被觀課老師「幾分幾秒」走到教室的哪個學生的位置(還要標註學生坐在第幾行第幾列的座標),然後連老師幾分幾秒「回頭」的動作也要記錄。難怪,即使我已經寫出滿滿33頁、12978個字的觀察報告,也被評為「不通過」。」

另有「軼事紀錄表」如下圖。

 

台南市教師工會於報端投書如下:(原文網址)如已刪除,可參閱文末附檔。

【投書】任懷鳴:「教專評鑑」可以休矣!

日前,SUPER教師獎得主莊福泰老師再次以「善意鋪成通往地獄的路 」批判教育部的政策,這次講的是「教專評鑑」(全名「教師專業發展評鑑」)。

文中提到基層老師對「教專評鑑」的負面評價,如:只是做paper work累死老師和行政、流程繁雜、申請過程繁瑣、根本就是演戲、講師程度比學員差、以防弊為出發點的制度不可能評鑑出結果、根本是反淘汰機制……等等。其實,這些在基層早已廣為流傳;如今由SUPER教師的口中說出,證明教師組織多年來的質疑,並非「為反對而反對」。

莊福泰老師覺得很困惑,明明這個制度已經開始澆熄教師的教學熱情,為何教育部卻依然熱衷推動?他問:「難道教育部被誰綁架?」這個問題的答案之一應該是「民粹」;此外,「教專產業複合體」或許是另一個答案。

「教專評鑑」自95年開辦迄今,總經費超過4億元;其中,有不少經費用來「研發評鑑指標」、「辦理各階培訓」、「建置認證系統」、「建置資源系統」、「各縣市各校申請案之初審複審」等等。而這些工作或由特定學者承接,成為其聘請助理、支撐個人研究的經費來源;或由廠商配合參與,成為其進軍校園的通路。一旦「教專評鑑」停辦,這個「教專產業複合體」勢必瓦解,想必有人誓死捍衛。

「教專評鑑」雖然號稱「自願參加」,但教育部卻以各種直接或間接的方式脅迫學校參與。例如各高中職爭取經費的競爭型計畫「高中優質化」、「高職優質化」,甚至高中職的「學校評鑑」,教育部都將「是否辦理教專評鑑」納入審核指標。於是,為了爭取過關,學校只好「脅迫」老師參加;許多私校甚至以考績或續不續聘,脅迫學校教師「全部自願參加」。

教育部如此「處心積慮」,難道真的是為了教育品質?試問,「教專評鑑」開辦10年來,教育部可曾提出過一份有說服力的成效報告?注意,不是「成果報告」喔(註)

新政府即將上任,期盼這個宣稱要「落實轉型正義」的新政府,停掉這個既無法源又無實益,更是毫無正義可言的「教專評鑑」吧!

註:張素貞、李俊湖在2014年8月出版的《教育資料與研究》季刊發表一篇論文〈教師專業發展評鑑方案成效評估之研究〉,其中針對「成效評估辦理情形」,論文的研究結果有三:
1.教專實施後較無具體及明確之成效評估。
2.以成果報告當作成效。
3.評估重點偏重課程教學及班級經營。

(作者為高雄市教師工會教育政策中心主任)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