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若把私校教育看作是一個產業,教育部是所有私校的「大老闆」,市場運作機制是教育部來決定,掌握學費數額(價格),掌握供應量(班級人數、班級數),掌握給學校的獎補助款,教育部幾乎掌握了每所私校的神經和命脈。
而分布在全台各地的各級私校就如同教育產業的「加盟店」(公校是「直營店」)。私校加盟店每年受大老闆教育部經費補助服務「客戶」(學生),表面上說好是不營利,但是在添購設備、物資、擴建店面時,加盟店老闆卻經常上下其手,賺取不義之財,或者利用從客戶榨財(午餐費、代辦費),年終時還可自己決定分紅。這些不義之舉,大老闆體恤加盟店經理的「辛勞」,也老慮到自己退休後可能擔任加盟店「門神」,所以大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不上報就好。
而加盟店的客戶(學生)要用多一倍於直營店的價格才能享受較低品質的服務(高生師比、較少的設備),繳的學費用到哪裡去,無權過問,大多也不想知道。
私校教職員就是加盟店的僱工,雖有強力的教師法第14條保障,但其他薪資待遇、工時與休假、各種福利制度等,雖說得「比照」或「準用」直營店,但很多加盟店不但不比照,還苛扣員工薪資。直營店員工,雖然國家財政困難,大老闆還是會舉債給1.5月年終獎金,但對於加盟店員工,大老闆卻說,這是加盟店「自治」事項,由各加盟店「依財務狀況自訂」,導致很多加盟店員工根本沒有年終獎金。少子化下,更利用考績、評鑑逼退員工。加盟店員工的退休金更是少直營店一大截,這個就不用多說了。
少子化下,本來競爭力就不如直營店的加盟店遇到客源不足,可能會有虧損的狀況,於是大老闆體恤加盟店商,推出「轉型退場條例」,說可以改賣冰淇淋、漢堡即續服務社會。
這是當前私校產業結構與運作情形。
各位加盟店員工應該要認清自己的處境。加入私校工會團結起來是唯一的自救方式。


契約註明

105.4.13在中視頻道的「改變世界的密碼」中看到郝廣才的這段短片,又喚起對基改作物的疑慮。

短片中提到不種基改作物之困難處在於,自己不種是不夠的,因為鄰地有種,只要種子飄過來就前功盡棄了,因此美國緬因州立法通過全部不種基改作物,真的非常不容易。(詳細情形請見影片)

然而,郝先生以「團結力量大」,作為開場,似乎並未全然點出對抗基改作物的困難之處,讓人誤以為只要團結就能不種基改作物。有點把事情簡單化了。

 

實在應該找資料看看基改作物的優點缺點。

然而這與教育的關係是什麼?

教育者,迎合社會大眾的期待是最簡單的。

爸媽晚下班,所以開辦課後安親,卻犧牲了親子相處的時間;

家長急於讓小孩學英語,所以開辦英語班,最好是全日、全美/英語,卻把小孩的時間完全榨乾…

這不就像是基改作物?長得好、長得快、隔壁有種,種子也會飄到自家田裡來?

要拒絕,就要有勇氣。事實證明,緬因州拒絕基改,反而大賺錢。為什麼?因為回到食物本質。咱們是否也該回到教育的本質?

 

底下尚有郝廣才2012年在發表在智富週刊的文章。

美國緬因州農民堅決不種基改農作物

小鎮團結 大勝黑心農產(原文刊於Smart智富月刊第166期 2012-06-01)

撰文者:郝廣才


俗話說「一分錢,一分貨!」這是真理,但如果碰到「假貨」,那真理就崩解了。而且愈貴的東西,假的愈多,也假得愈像,可以亂真。因為東西高貴,假貨可取得的利益愈高,做假誘因愈大,做假的成本、工夫愈大,自然更逼真。所以假的柏金包一定比假的LV包更真;像茅台酒價錢高飆,常常花大錢還會買到假貨;傳說張大千仿作清朝畫家石濤的畫,比真的石濤畫的工夫深!

但買到假畫、假包只是傷財,喝到假酒可會傷身,嚴重會害命。吃的東西做假更是喪盡天良!因為吃的東西會不斷消費,做假的利益也源源不絕,就會有一種「似真是假」的東西跑出來,如基因改造的玉米、加瘦肉精牛肉。你吃基因改造的玉米,吃的不是植物,其中有老鼠的基因,搞不好直接吃老鼠還比較不傷身。你吃加瘦肉精牛肉,還不如吃肥肉死得比較慢。

你可不可以拒吃?理論可以,實際很難。當你在外面吃,怎麼確定餐廳的玉米是「非基因改造」?讀起來都混亂,何況餐廳老闆不一定沒良心,也許他也是被人騙。孩子在學校吃營養午餐,誰知道肉有沒有瘦肉精?怎麼辦好?一個人不容易,集體就有辦法。像澳大利亞、紐西蘭這樣的國家,就禁止種植基因改造的農作物,當然養牛一定要吃草,更不會使用瘦肉精。但我們不是生活在澳紐,我們是生活在一個雞有病、牛有毒、馬無能的國家,怎麼辦好?

來看看美國這個基因改造與瘦肉精天堂的國家,如何抗拒食品的地獄。詹金(Jen King)是緬因州蒙特維爾小鎮(Montville) 家庭式農場的小老闆,他憂心工業化生產的農業財團會摧毀他的生計,更痛恨基因改造的農作,這是一種新汙染,它會擴散,即使你的土地不種,但別人土裡的殘穗剩粒飄過來,好好的土地就毀了,永遠種不出正常的農作。所以他挺身而出,聯合鎮上所有的小農場拒種基因改造作物,而且在2年內清除所有基因改造作物;進而說服鎮民公投通過立法,全鎮拒絕基因改造作物,所以不論你在超市、餐廳、學校,都吃不到任何違反自然生產的食物,所以也吃不到吃飼料的雞、豬、牛、羊。農民和鎮民簽訂長期契約,吃得安全,活得健康,而且農民有穩定收入,鎮民反而省錢!

蒙特維爾的成功,接連有4個鎮跟進,現在緬因州125萬英畝農地,只有6,000英畝有基因改造作物!看看別人,想想自己!我們要換個總統很難很難!可換個鄉鎮長難嗎?要立法院通過很難!但通過地方立法難嗎?如果319鄉鎮都改了,哪個總統敢逆民而為?台灣能不脫胎換骨?
-----------------------------------
小檔案_郝廣才
學歷: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
經歷:城邦集團副董事長、遠流出版兒童館總編輯、格林文化出版總編輯
現職:格林文化事業發行人、城邦基金會董事長

爆卦] 過去教師因為導護案件而被判刑的案件整理

作者Juhnhood (約翰虎)

看板Gossiping

標題[爆卦] 過去教師因為導護案件而被判刑的案件整理

時間Wed Sep 9 12:07:29 2015 6.6K274

 

我來寫點真實案例來重申一下老師站導護的潛在危機一下

小弟我是正式教師一名,絕對支持站導護服務家長學生,但也讓大家看看以下內容

嫌文太長的話,可以直接跳到最後一段的結論:

1998年教育部所提供「校園法律實務」一書中所提及之真實案例說明,摘要整理如下:

(1)導護老師因故未到場站崗,兩名學生被卡車撞死,

家長一狀告進法院,因教師未到崗位值勤與學生被撞死兩者間並無相當因果關係

而獲判無罪。 

(2)導護老師值勤時在場,但因疏忽致學生被車撞傷,同樣家長一狀告進法院,法院判定這位導護老師應負刑法第二八四條第一項業務過失傷害責任 

(3)發生在南投縣,一位導護老師因吹哨不當致車輛撞傷人,當事人對車輛駕駛提起民事訴訟,而該駕駛認為是導護老師吹哨不當造成,所以也告該名導護老師,結果法院裁定該教師因非專業交管人員,未受過交通管制訓練也沒交通管制權,卻執行勤務,除需負民事賠償四十萬元外,還判以刑法的業務過失傷害罪定罪。 

(4)2005916日,花蓮縣秀林鄉佳民國小導師站導護,余姓學生因被罰放學後在校內打掃發生意外而右眼終身失明,家長控告導師,法院認為導師就算執勤,也需找教師替代監督學生打掃之責,判處教師賠償193萬元。 

(5)93527日的判決,台中縣內有一名導師因要執行導護工作,離開教室,結果一名學生不慎遭熱水燙傷腿部,家長怒告老師擅離工作崗位,這名老師被以業務過失起訴,一審並判決有罪。

其判決理由是:「教師職責主要在照顧班級學生以確保其安全。 

 

這些判決都已經成了未來的判例了。

也就是說,就連教育部自己所出的校園法律著作中,也隱約的告訴了所有教師

(1)你只要在值勤的現場,出事了不管事情大或小,你都有法律責任,

被告了一定都會賠償,民事、刑事責任都要背。 

(2)你在現場值勤,最嚴重的其實是你真正的下去指揮交通,那就是標準的違法,

因為政府對於指揮交通有非常明確的規定,只有交警和交通勤務人員具有交通指揮權

(因為他們受過政府所認證的交通指揮訓練),只要有人不聽你指揮衝撞交通,

導致學童受傷,你就要負非常大的責任(請看案例3) 

(3)你在值勤,不在班上,但是班上學生在你沒進教室的情況下嬉鬧出事,

你照樣要負法律責任,因為你的本職是學校內,而不是學校外

(賠的還比外面值勤出事的多!) 

(4)最好笑的是,找遍了網路和報章雜誌,

全國唯一一個目前執導護出狀況沒被判刑的案例居然是:沒去執勤。

理由就是:法律上認定教師執勤屬校內內部行政管理問題,

指揮交通不是教師該做的事情(也不該做),沒去執勤是完全合法沒問題的。

 

我的意思並不是鼓吹老師們不要去執勤,我覺得早上學生一個一個進到校園內

對著導護老師,帶著笑容問早的那個畫面是很美的

確實現在社會家長的忙碌常常沒辦法送學生直接到校

所以老師們幫忙看照,那是情理上非常正常的事情(至少我這麼覺得)

但是在沒有法條做保護的情況下,教師的本身安危問題的確需要受到注意。 

不跟大家筆戰,純提供整理資料讓大家看看,各自評論就好了,謝謝 

2015-11-23 01:07 聯合報 聯合報黑白集

高教產業工會最近指控,近廿年,有廿多位教育部高官退休後轉任私校主管,除領取「雙薪」,也護航私校利益。對此,目前任職私大校長的前次長周燦德回嗆說:「不能到私校任職,難道要我去開計程車?」

將所有轉任私校的教育官員全部指為「門神」,其實未必公平。事實上,這種現象橫跨藍綠,並非某個政黨獨有的生態。問題在,《公務員服務法》的「旋轉門條款」規範的是「營利事業」,而私校性質屬於「財團法人」,留下了這個法律漏洞,有待修法解決。

然而,周燦德一派義正詞嚴地辯駁,言下卻對計程車司機充滿歧視,令人難以苟同。開計程車是一門專業,需要足夠的駕駛經驗及合格的職業證照;周燦德憑其次長資歷順利轉任私校是一回事,但要論開小黃,他恐怕還不夠格。如此荒腔走板的人,是誰提名他當次長的?

退職政務官轉任私校,最滋爭議之處有三:其一,是既領取公務人員退休金,又領取私校主管薪俸,這是雙高薪;其二,高教供需失衡,許多年輕世代拿到博士學位卻找不到正職,而退休政務官卻腳踏兩條船;其三,教育決策者轉任私校,確有可能因人脈政脈充沛而成為護航者。

這種「門神」現象,在金融界、醫界、甚至財經企業界,也屢見不鮮。有些金融機構的門神肥缺,動輒領取上千萬元年薪,要說沒有「護航」作用,其誰能信?問題是,政府既訂有「旋轉門條款」,卻因執行不力或法有漏洞,只能坐視權勢人士穿梭於巧門之間。如今,趁著政黨可能再度輪替,應該儘速修補。

有權力的人不知道權力的盡頭何在,或者慣享權力而忘卻社會公平及義務,是很危險的事。

不要認為現在的員工不好,新找來的就會比較好!

2015-11-22 16:01 作者 織田紀香

兩年來,各方朋友偶爾會透過我,希望能轉介具有即戰力的人到他們公司去。

但說句老實話,如果連你自家公司正在用的人,也服務過幾位客戶,案子做了好幾個,這種人還覺得不是太符合標準的話,轉介過去的人不會比較好。不要存有莫名的幻想,不要認為現在的員工不好,然後新找來的就會比較好

能立刻扛起沈重KPI的工作者,再多都不夠經營者消耗

經營企業與招募人才的關係是屬於長期且雙向發展。為了企業快速發展,大家會希望找到一到職,工作自然就可以超展開的人才。

但事實卻是,能夠自己展開工作並獨立作業,然後在不熟悉公司文化跟環境狀態下,立刻扛起沈重KPI的工作者,有再多都絕對不夠經營者消耗。經營者應該要回頭好好思考,到底經營企業跟員工之間的關係是一段什麼樣的狀態。

平常不認真培訓員工,送他們去上幾堂課就以為可以插翅高飛。甚至打著課程都上過,有名師加持,功力應該大幅暴增,業績相對就給提高的兩成、三成。話說,小時候去補習班,日日夜夜猛讀書,死背活背分數要多個三十分可也是很難的好嗎?別太天真。

另外,每一位員工不論是基於什麼理由進公司,其中應該只少有一個條件是成立的,那就是「信任」。

經營者信任求職者,求職者信任經營者。雙向的信任有時候在面試時就應該建立到某種程度的門檻,而不是等進公司後再開始慢慢倒扣信任,然後怪罪對方不夠專業。事實上,聘顧的人也該負起相對責任。

你怎麼用人,決定了日後什麼樣的人會來,什麼樣的人會離開!

人,能力不如預期。真正應該要思考的問題應該在於「公司發展這過去不熟悉的工作與項目,是不是還不成熟,是不是還得給自己一段時間來熟悉。」而不是將責任下放到所有執行的員工身上,他們不懂真的不過只是剛好,他們要是懂,也不會去你的公司上班。 因為,他們會挑適合自己,對方恰巧能在該領域發揮最大化效益的公司。

所以,別再挑你手上的人,然後望著外面的世界永遠找尋你的「Mr. Perfect or Mrs. Perfect」,既然人都聘了,那就好好的鑽研何謂管理與運營,將人的能力提升起來,做不到,那就別怪罪員工不夠盡責。這些人,當初是為了某個明確的目標進來,而非承擔你經營過程中的變卦與風險。

當然,因為付薪水的人是你,所以你可以決定這些人用還是不用,但請千萬記得「今天你怎麼對待別人,別人就會怎麼對待你。」你怎麼用人,你的心智狀態、思維模式相對就已經決定日後什麼樣的人會來,什麼樣的人可以留跟離開

可以的話,用心去看看每一個人,不論你認為他能力有多差,多麽的討厭他,你得知道,世界上沒有絕對的「最佳解決方案」,僅有適切貼近現實的「尚可接受方案」,聘人、用人、留人,不過如此。

別在做夢了,好人才不難找,難的是人才不願意向你靠攏。你知道嗎?找到一個符合經營者期待約莫要80%以上相符的求職者,最少得耗費三個月以上。而這三個月的時間,好好培養自己公司內部同仁的默契與能力,或許會是比較具體可行的方案,即使你說時間不夠,但找不到人的時間,你不也一樣得耗著等嗎?

延伸閱讀:
  1. 小心!別把人才當耗材!
  2. 想留住好人才?先弄清楚優秀員工是因為這9件事才離開你!

(本文出自於《紀香思考、觀察與感受》,原文請點此。)

資料來源:小李的特教資訊站

這已經是2014年的舊聞了,但有許多話說得中肯。


2014年12月27日 星期六

學校不是企業 校長更不是執行長

Sharon Beder原作
李明洋摘譯*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 2014-02-05
原文網址: http://www.smh.com.au/comment/schools-are-not-businesses-and-principals-are-not-ceos-20140204-31z0z.html
重點摘譯:
最近澳洲聯邦政府計畫把公立學校轉型成私立學校,這是近來英語系國家政府的一連串教改措施,目的就是要把學校改造得更符合商業模式。早從1980年代開始,英國就引進了"地方管理學校(local management of schools)",而美國許多州政府則引進了"學校本位管理(school-based management)"的模式。

然而,這些"自主學校(autonomous schools)"並非如同聯邦教育部長Christopher Pyne在這個星期所說的,會讓學生的學習成效更好。
通常所謂的"權力下放",就是將財政預算、每天學校的行政業務和學習成效的責任,都下放給學校、學校董事會或信託單位。校長管理校務基金、人事和校務。但是中央的官僚仍舊把持著什麼該教,什麼不該教。他們訂出教育標準、績效評鑑、核心課程,以及資源分配。

在大多數的案例中,權力下放是把責任轉移給學校,也因此變得更去中央化,更民主,也更能獲得社會大眾的回響。然而,對目標做出最關鍵決定的卻仍舊是政客和官僚,他們離民眾實在太遠了。
把學校改造成"獨立學校(independent schools,譯者註:即經費自籌的私立學校)"的真正目的並非讓地方自治或讓學校自主,而是讓政府得以推卸其預算短縮的責任。

那就是,儘管接受的資源不足,每所學校也都有責任要培育技能卓絕的學生。預算控制權愈多,並不代表資源就會愈多。然而,當學校表現不如中央預期的水準時,當局就會把矛頭指向校務管理不當及教學技能拙劣,而非怪罪於資源和資金的匱乏。
所以,我們看到了政府當局並不想執行"Gonski報告(Gonski Report)"所建議的改革方案,而是加速將學校改造成獨立學校,讓家長和社會大眾在學校的經營上可以做更多的干涉。而政府挹注的7000萬經費,無疑是想用來訓練校長,使其將學校當成企業來經營,就像公司行號的部門經理,確切執行教育部門所訂立的計畫,使學校的表現符合原先設定的目標。
校長必須做出艱難的決定,是否要裁撤教師,或是否要拋售校地,藉此(將省下來的經費用)來資助教育計畫,以及維持校務的運作。在當局心中,校長不該是教師的領導者,而必須成為教師的老闆。校長關心的議題不該是教育事務,而是謀略、預算、人事問題,以及籌募資金。校長也不該與其他校長互相合作與學習,而是要和其他校長相互競爭。


世界上的其他地方,已有許多校長在這樣的壓力下而離職。例如2007年,一項由普華永道會計師事務所(PricewaterhouseCoopers, PWC)所做的調查即發現,在英國,教師轉任校長的人數已下降,因此建議當局聘僱具有財務、人力資源和計畫管理能力的非教職人士擔任校長。
長久以來,企業界也極力倡議學校採用更多商業經營的手法。總部位於美國的英特爾公司(Intel Corporation)前執行長Craig Barrett即曾宣布,"我們必須把商業經營的手法提供給學校,我們非常強調訂立目標,評估結果,然後付諸實行。位於美國的"愛迪生特許學校(Edison charter school)創辦人Chris Whittle則表示
,"商業對教育的最大貢獻就是讓教育成為商業(biggest contribution business can make to education is to make education a business)。"
然而,支持教育必須仿效商業,在生產時著重獲得最大成本效益的那套模式,事實上並不適用於教育。商人根本沒有深刻瞭解到,教育的歷程和產品製造的過程完全不同,而且也不能採用相同的標準來衡量教育的成果。
學習應該和發現、探索及好奇心息息相關,而不是像商業模式那樣只關心(生產的)表現和成就。學習並不是在做工作,教學也不是在生產東西,而畢業生更不是工廠的產品。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Sharon Beder為澳洲臥龍崗大學(University of Wollongong)人文與社會調查學院(School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Inquiry)教授,著有"This Little Kiddy Went to Market"、"Power Play: The Fight to Control the World's Electricity"、"Environmental Principles and Policies: An Interdisciplinary Introduction"、"Suiting Themselves: How Corporations Drive the Global Agenda"等20餘本書。
(*本文獲原作者Beder教授授權中文翻譯,本人特此致謝)

轉貼自楊恩慈校長臉書

我是校長,也是老師

楊恩慈·2015年9月29日

從我初任校長的第一天開始,我就對自己說:「我要繼續教學。」

一上任,就和五六年級老師商量,固定時間排課。沒有事先約好來訪的客人來訪,聽到學校同仁說:「不好意思,校長在上課。」總是驚訝的問道:「蛤?校長也要上課?」

校長為什麼不必上課? 我一直很好奇,大學校長也會上課,為什麼高中職及國中小的校長不必上課?

因為校長很忙啊!哪有時間上課? 校長在忙什麼?忙著批一年超過三千份的電子公文,忙著接待社區、家長會的訪客,忙著出席統合視導上規定出席率要「100%」的校長研習,忙著協助教育局處辦理音樂比賽、語文競賽、全國科展、各項運動競賽,忙著處理學校的突發事件……校長很忙啊,哪有時間上課?

但是,上述校長「忙碌」的事項,除了「學校突發事件」,其他和「學生」有什麼關係? 如果,「學生是學校的主體」、「學生學習與課堂教學是學校教育的核心」,身為校長,你的位置在哪裡? 所謂校長的「教學領導」,除了邀講座辦研習,苦口婆心勸老師參加「教師專業發展評鑑」、「精進計畫教師專業社群」、「教學卓越團隊比賽」,校長能給老師什麼樣的「專業成長」?

我的「教學領導」,就是「每週固定排課」。只有每週上課,我才能深入瞭解:每一屆的學生變化有多大?老師每天面對那些家庭有問題、長期不寫作業的學生有多無奈?弱勢學生在課堂上有多無助?知道了這些,我才有資格和老師討論「怎麼教學會更有效?」、「這樣的學生要怎麼樣做,會對他更有幫助?」

那麼,巡堂或入班觀課,不也一樣嗎?

不、不一樣!只憑藉巡堂時的駐足的幾分鐘,或是坐在教室後面觀幾堂課,真的可以知道學生在課堂學習的好壞?如果不親身和學生在課堂上「短兵相接」,如何能得知自己學校學生的學習真貌?如何能深刻體會:當學生怎麼學都學不會的時候,不只是傷害了學生,在老師的心上一樣會留下椎心刺骨的痛!

我相信沒有一位老師希望學生學不會。但是,當老師面對學生學習有困難、想盡方法依然束手無策的時候,如果校長投給他的,只是「責備」的眼神!其他學校同仁,也是「冷漠以對」,最後,這位老師可能選擇照本宣科,準時上課準時下課,至於學習有問題的學生,他無法處理無法面對,只能視而不見……

可能有人認為:學生的學習問題本來就是老師要處理的、是老師的責任,老師沒辦法處理,是老師失職、無能、教學不力、甚至是「不適任」。做這般想法的人,若不是教書奇才,就是沒有教過書、很久沒教書,要不就是他教書生涯很幸運-沒遇上教了三年也學不會識字、寫字的學生、沒遇上教了一個月也弄不清時間距離關係的學生、沒遇上怎麼威脅利誘追到家中也不肯寫回家作業的學生。學生的學習問題愈來愈複雜,單憑老師一人之力,壓力真的太大了,有幾位老師能做到呢?校長自己捫心自問:易地而處,自己能做得到嗎?如果「做不到」,又如何苛求老師要做到呢?若是校長做得到,為何袖手旁觀,不「跳下來」幫著老師一起解決學生的問題呢?

我的想法是,「教學為重」並不是掛在嘴邊的口號。身為校長,不就應該站在老師的身邊?一起面對課堂的教學困境、共同討論解決學生問題? 學生需要理解與陪伴,老師也需要!因此,在我的學校,有學習問題的學生,老師會來向我求救,診斷學生問題、進行個別教學,都是我的「工作範圍」。我相信,當老師看到校長不放棄這個學生時,他也不會輕言放棄。

如果不是「每週固定排課」,校長給的任何教學建議,聽來都是空蕩蕩的。校長從一場演講、一次觀課、一本書裡學來的「教學策略」、「教育新觀點」,如果沒有在自己學校一堂課、一堂課的實踐,沒有讓老師看到學生日積月累形成的改變,是很難說服自己學校老師的。

可能有人會說,可以先找有意願嘗試的老師當「先導群」啊!如果都沒有老師願意呢?難道校長就只能埋怨自己學校老師不求上進不願改變嗎?改變課堂教學就如同顛覆老師原有的教學信念、教學慣性,如果這麼容易,教育改革早就成功了!況且,如果校長真的認為「學習共同體」、「MAPS」、「學思達」這麼有效,為什麼不自己親身進行實驗教學呢?連校長都沒有「親身一試」的熱情,又如何打動老師呢?

以「忙碌」、「分層負責」為理由自外於教學的校長,要如何進行教學領導?至少,我不會這種教學領導。

或許有人會說:「107學年度開始,校長不是一學期要進行一堂公開課嗎?」這和「每週固定排課」的作用不一樣。校長一學期進行一堂公開課,是展現和老師平等的「同僚性」:校長「每週固定排課」,是為了加深對自己學校學生學習狀況的瞭解,是以親身的教學實踐來增進教師對於新的教學策略的信心。更何況「教學力」是需要功夫及練習,校長如果沒有經過「每週固定上課」,上公開課時,面對學校老師的灼灼目光,不是更緊張、更有壓力嗎?

我相信許多校長也曾經是優秀的老師,為什麼當了校長之後就「自廢武功」呢?如果真的是「學生學習至上」、「重視課堂教學」,那麼,就用具體的行動來證明吧! 希望明年的教師節,有許多校長站出來大聲說:「我是校長,我也是老師。」

資料來源: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918153/

2015-09-24

教師節前 林聰賢送老師大禮

〔記者游明金、江志雄、林曉雲、吳柏軒/綜合報導〕填不完的表格、辦不完的活動…全國教師為了應付教育部多到爆炸的配合活動和各種調查公文,學校已陷入「形式化」和「造假化」困境,宜蘭縣長林聰賢昨天送給全縣教師一個大禮:全面拒絕教育部的「統合視導」,免除教師行政工作枷鎖。宜蘭縣長林聰賢昨天送給全縣教師一個大禮:全面拒絕教育部的「統合視導」,免除教師行政工作枷鎖。(資料照,記者朱則瑋攝)

宜蘭縣長林聰賢昨天送給全縣教師一個大禮:全面拒絕教育部的「統合視導」,免除教師行政工作枷鎖。(資料照,記者朱則瑋攝)

教師每2.6天 就要填3、4百個表格

「自己的教育自己救!」林聰賢表示,宜縣率先廢除統合視導,簡化評鑑指標,把時間還給老師,把老師還給學生,把優質教育還給台灣,若有任何行政責任由他承擔。

宜蘭縣府統計,教育部各類評鑑多達七十四項,平均每二.六天教師便要接受評鑑考核或訪視,所要準備的管考公文、計畫執行、報表、成果彙整等,有三百至四百個表格,各校無不窮於應付,侵蝕老師精力及時間。

全國SUPER教師、高雄市瑞祥高中教務主任莊福泰也在臉書發文指出,日本人演習很「真」,台灣演習卻只一個「假」字,最近學校忙著辦理九二一防震演習,最後卻都只是應付了事,因學校要配合的事太多了,不管是「交通安全、反毒宣導、防溺宣導、反詐騙、性別平等、環境教育、自殺防治、敬師週、網路安全、求職安全、本土語言、反賄選、租稅教育、酒駕宣導、安全性行為、濫用藥物、適性入學、愛滋病防治、反霸凌、防災教育…」,只要社會發生重大事件或政府要推政策,學校就得宣導,還要拍照記錄作視導證據。

SUPER教師莊福泰:浪費人力時間

莊福泰表示,新學期以來無止境的表單和填報資料,耗費大量人力的補救教學施測,年輕組長們常工作到晚間八、九點才下班。國家出生率已夠低,年輕老師每天加班,嚴重影響「人生大事」。他的PO文引起共鳴,已有上萬人點閱、四千多人分享。

林聰賢也說,忙不完的視導工作迫使老師、同學編造假資料,經常一次活動更換數次背板,分別拍照存證,以應付不同考評,這在教育圈內早已不是秘密,最該講求真實的教育現場,卻是虛偽造假成風,學生眼睜睜看著大人說一套做一套,教育部難辭其咎。

教部次長:減量30% 邀各縣市研議

教育部次長林騰蛟說,過去沒有發生過縣市政府拒絕統合視導的案例,目前各縣市關心的行政減量,已在八月對外宣示,朝減量卅%目標前進,近期將邀集各縣市政府開會,朝三個原則努力,一是分離學校與縣市的視導項目,避免干擾學校;二是學校部分視導項目可改為兩年查一次;三是針對偏鄉小校,將研議視導項目減量甚至免填。

林騰蛟認為,統合視導有兩個層面,一是中央政府檢視各地方教育政策的執行力,二是讓地方政府自己體檢,可在年底之前了解教育經費補助款的執行情況,避免預算執行進度太慢等問題,若地方政府的教育預算執行不力,將影響下一年度補助款經費,且參加統合視導表現優良還有績優獎勵,至於地方是否可拒絕視導,將進一步了解。

自由時報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15 The Liberty Times. All Rights Reserved.

資料來源:http://www.nownews.com/n/2015/09/22/1821576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放手吧!教育長官們!」高雄市瑞祥高中老師莊福泰甫獲全國教師總工會全國SUPER教師獎的「教師界奧斯卡獎」,日前莊福泰於臉書PO出得獎感言,指出擔任行政職總是要應付上級沒意義的表單和資料,「國家的教育政策可能就是毀壞教育的元凶」,PO文4天已有萬名網友按讚,逾4000多則分享。

莊福泰指出,4年前當行政產生很大的倦怠感,原因是一直在應付上級沒意義的表單和資料,加上競爭型計畫,很多人都在紙上作業,為了補助款和評鑑各校都極力造假,退出行政後擔任專任或導師,面對孩子一切都是真實,「他們有各式各樣的問題各式各樣的煩惱,也有各式各樣的笑容,和孩子相處的這四年成了我教學生涯最快樂的時候。」

莊福泰也說,今年在校長的極力邀請下接下教務主任,但是2個月來深深覺得,這個國家的教育政策可能就是毀壞教育的元凶。因為這2個月來無止境的表單和填報資料,耗費大量人力的補救教學施測,讓行政工作耗在沒意義的事情上,辦公室內的組長經常要工作到8、9點才能下班。

莊福泰感嘆,例如補救教學,重點在教學不在評量,政府卻耗費大量人力去評量,補教卻隨便,相關配套也不足,我很難想像這些政策是如何制定出來的,其他多如牛毛的各式評鑑各式宣導更是拖垮行政的殺手,行政工作本來要應該要支援教學的,現在反成為教學的掣肘,「通往地獄的路都是善意鋪設而成的,政府的善意卻因為缺乏對基層的了解與溝通,反將成為搞垮國家教育的最大兇手。」

網友留言回應表示:「接過行政的都有跟您一樣的想法,尤其是教務,推動補救教學的真是邪惡組織!」、「讓我們集中有限的精力,做一些真正教育的事」、「教育成效,非視導可鑑核,真的該放手,長官!」

 


莊福泰臉書全文:

104年高中職全國super教師獎得獎感言:

通往地獄的路都是善意鋪設而成的

這個獎對我個人而言只是多了一個擺飾,但是我想利用這個機會說一些心裡的話。

我當行政頗有時日了,四年前我產生很大的倦怠感,原因是一直在應付上級沒意義的表單和資料,加上競爭型計畫,很多人都在紙上作業,為了補助款和評鑑各校都極力造假,於是我退出了行政。

過去四年我擔任專任或導師,在第一線接觸孩子和基層老師,面對孩子一切都是真實,他們有各式各樣的問題各式各樣的煩惱,也有各式各樣的笑容,和孩子相處的這四年成了我教學生涯最快樂的時候。在這四年我和我的同事們一起上課一起解決孩子的問題,我看到基層老師是如何默默地奉獻,有些同仁中午犧牲午休天天和孩子談話,我有機會看英文老師上課,連我都不想離開課堂,有些同仁班級經營讓孩子服服貼貼卻又生氣盎然,有最元老的數學老師願意犧牲自己的時間幫孩子解題,每當大學放假辦公室內擠滿回來看老師的孩子,讓我無比羨慕,過去四年,我從我同事身上學到的實在太多,這些基層老師無須教育部煩惱,他們每一個都比我更是典範。

今年在校長的極力邀請下我接下教務主任,過去從孩子身上我知道同理、陪伴的重要,我們校長也是一直這樣領導我們,我想對老師也就是這樣吧!有這麼優秀的老師支持著整個學校的運作。讓我大膽重回行政工作,但是兩個月來,我深深覺得,這個國家的教育政策可能就是毀壞教育的元凶。

兩個月來無止境的表單和填報資料,耗費大量人力的補救教學施測,讓行政工作耗在沒意義的事情上,我辦公室內的組長們經常要工作到八九點才能下班,青春年華耗在這些報表上毫無意義,國家的出生率已經夠低了,這些老師經濟不是弱勢,智慧和體能都是優質,正是養育國家下一代最好的人選,卻淨做一些為了滿足上級虛榮或是某些教授研究所需的數據,這不公平更不道德!

如果這些工作有益於孩子的學習發展,我相信大家都會願意承擔,但是一點幫助都沒有,例如補救教學,重點在教學不在評量,政府卻耗費大量人力去評量,補教卻隨便,相關配套也不足,我很難想像這些政策是如何制定出來的,其他多如牛毛的各式評鑑各式宣導更是拖垮行政的殺手,行政工作本來要應該要支援教學的,現在反成為教學的掣肘。

通往地獄的路都是善意鋪設而成的,政府的善意卻因為缺乏對基層的了解與溝通,反將成為搞垮國家教育的最大兇手。
放手吧!教育長官們!

 

921014感謝教師擔任導護工作新聞稿-001


【教育部新聞稿】

教育部感謝教師從事導護工作
日期:92/10/14
發稿單位:國教司
單位連絡人:楊韻玲邱素珠
電話:23976804
E-mail:senny01@mail.moe.gov.tw

對於國民中小學學生交通安全導護工作,是否為教師的義務或責任,此為爾來教師提出之疑義,針對此,教育部提出三點說明表示:

一、教師幾十年來基於愛護學生,自發自動從事導護工作,教育單位特予致謝,而此基於愛心之付出也是數十年來教育的優良傳統。

二、事實上,法律上並無明定教師擔任導護之義務,但因基於愛心而協助,若發生事故,對教師而言,甚感遺憾之外,卻要負事故之連帶責任,使教師備感壓力,此問題確實值得重視。

三、未來,對於交通導護相關事宜,將請地方政府與教師會、家長會再協調研議,取得各方的共識,以解決照顧學童之安全問題。

宜蘭縣教師會即將與宜蘭縣政府簽訂團體協約。許多家長團體與校長團體說教師佔國家便宜、佔家長及學生便宜,其中被「著墨」最深的就是教師有寒暑假,這幾乎變成所有教師的原罪。然而,教師真的佔國家便宜了嗎?有教師整理以下計算方式,給大家參考。

ps.,僅供參考,不全然代表本會立場

[轉錄自基隆市安樂高中李啟嘉老師臉書]

不要再相信沒有根據的說法了!看到報載校長協會的不實指控,還有教育部曖昧的態度。小弟怒做懶人包!台灣絕大多數的老師並不計較自己的付出,把工時講明白,說清楚,只是依法論法,說清楚道理,避免某些團體軟土深掘,得寸進尺。(本懶人包,只代表我個人立場)

「社論」課程應配合不同程度學生

(2015/1/8)

據媒體報導,教育部前年九月調查小二到國三學生基本學力,發現國語文、數學、英語三科,分別約有百分之十五、百分之十八、百分之七的學生不及格;其中英、數兩科,年級越高,不及格比率越高。
調查指出,小二學生數學不及格的比率約百分之七,小四倍增到一成五,國一再暴增到兩成五;小四學生英語不及格的比率不到百分之三,國二則超過一成五。
這項調查顯示,數學和英語兩科,基礎如果沒打好,後頭會愈來愈跟不上。
值得省思的是,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學生,數學和英語基礎沒有打好?是因為這些學生運氣不好,遇到教學能力不佳的教師?還是因為本身資質較差,教學內容對他們來說太難了,授課時數又不夠充足,因而無法消化吸收?
人的資質,天生就有聰明愚劣之不同,在國民教育階段,如果用的都是適合中等之資的課程、教材和教法,對聰穎的學生太簡單了,對資質較差的學生又太難了。去年八月啟動的十二年國教,強調是適性教學,目前正在研訂中的新課程,不僅英、數兩科,每一科都應該要有適合不同程度學生需求的學習彈性。
此外,教育部目前正積極推動的補救教學,也應針對每個學生的學習狀況,因材施教,否則再多的補救,也會徒勞無功。

aaa


5232012052424iwsmt

1030822-k1k3-17-638

寒暑假是教師的休假,大家不要自己覺得理虧。找到一些歷史資料如下(按時間先後排列),請參考。你會發現,其實教師幫了政府很大的忙、而且幫政府省很多錢。

首先,法令明白規定如下:

教師請假規則   第12條
公立中小學未兼任行政職務教師於學生寒暑假期間,除返校服務、研究與進修等活動及配合災害防救所需之日外,得不必到校。
前項返校服務、研究與進修等活動事項及日數之實施原則,由中央主管教育行政機關邀請全國教師會代表參與訂定,並由各級主管教育行政機關邀請同級教師會協商後訂定執行規定;無地方教師會之直轄市、縣(市),由主管教育行政機關自行或授權學校訂定。

然而,法令這樣規定,也不是沒有道理的,這麼長的時間裡,早就有許多人對教師放寒暑假有意見,但是,政府衡量之後覺得讓教師有寒暑假對政府是比較划算的,所以才會這樣訂。

教師寒暑假返校天數未定調a

以下這位網友講的比較屬於白話文。原文在此

hsu

全國教師會說明教師工時與寒暑假

原始網址:http://www.goawesome.com.tw/?p=528

看了這張圖,對「翻轉教室」就可以了然於胸了。

whatisfliipedclassroom-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