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十一月 23, 2015, 17:08

[關於阿翔。跑步]我的跑馬道

如果你想要跑步,跑一英里就好,如果你想體驗不一樣的人生,就跑一個馬拉松。

(If you want to run, run a mile. If you want to experience a different life, run a marathon.)

(1952年芬蘭赫爾辛基奧運五千、一萬公尺和馬拉松三金得主愛米爾札托佩克Emil  Zatopek)

寫這篇文章的原因 是因為在場邊記錄了這場賽事  2015  東吳24小時超級馬松

 第一場 10公里,2008年宜蘭馬拉松

運動與閱讀是我們可以給自己的人生最佳禮物

(Exercise and reading are two best presents that we can give to ourselves.)

(東吳大學教授郭豐州)

 那一屆的班級組成很特別,雖說是新環境,但孩子其實並不陌生,多數的孩子國小同班了2年以上,於是,開學前便有家長因為國小的愛恨情仇而有諸多的擔心。

因此,班上辦了許多的活動,嘗試由陪伴中產生轉變,而馬拉松是其中一個挑戰,每周兩次,每次2-5公里的操場跑步訓練,那時候GPS並不流行,於是賽前,我們還進行了場勘,找一些地標當公里數的判斷,那一年,我記得自己的成績是:1小時13分,是班上最差的。

畢業那一天,我們埋下了時空膠囊有了15年後相聚的約定,現在班上有人在國外、有人從軍去,我想打開時空膠囊那天,應該有許多故事可說。

 第一次超半馬23公里,2013 12/7礁溪櫻花陵園馬拉松

人類的身體是由血和肉構成,除此之外,還有一樣神奇的元素叫「勇氣」。

1463200_586963961358563_1900871952_n

(Human beings are made up of flesh and blood, and a miracle fiber called courage.)(二戰名將喬治 巴頓(George Patton))

距離上一次10公里經過了4年,其中除了曾一次腳踏車環島外,似乎沒有什麼認真的運動經驗,參加超半馬,主要原因是---一股傻勁。

話說,當時老妹邀約一起跑馬,心想:不就是23公里嗎?應該可以吧!就憑著這股無知,踏上了跑道。還記得自己跑進終點前,周圍的觀眾喊著第一名回來了,接著背後響起警車的警示聲,回頭看,全馬第一名朝我奔來,就這樣,我不知該張開雙手來是低頭通過,尷尬地進入終點,即便如此,對於完賽的自己還是一個字「爽」。

第一次全馬42.195公里 ,2014/11/8 宜蘭國道馬拉松

馬拉松,慾望戰勝理性的勝利

1525422_756390541082570_8702266567204869314_n

因為一股傻勁上了賽道後,就開始中了馬拉松的毒,會開始覺得5~20公里都是不遠距離,跑步就能到,這階段有個人很重要---跟你一樣傻的人,清明掃墓後,跟堂哥聊起了跑步的事情,在他邀請下開始跟著宜蘭的四季慢跑會開始跑步,也開始規律性跑步的旅程。

 

有些俱樂部你注定無法參加,有些街坊你無法長期與之為鄰,有些學校你無法進入,但是道路一直對你敞開

關於海外馬與12小時超馬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會想起這段往事,都是因為上周的這場賽事,2015東吳24小時國際超馬,一場熱血與鬥志的繞圈賽,有一天,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在這裡跑完24小時:)

 




 
 
 
用LINE傳送

Comments
發表迴響

auth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