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到底」是一句我認為十分慎重的話及語氣。在媒體上,這常有二種用法。

 

一、徹底、堅持到末了

「西維吉尼亞州大勝 希拉蕊誓言選到底」

字意上,應代表希拉蕊會選到最後,字面上啦...不過,大家都知道結果如何。

這種用詞倒是和媒體無關,通常是政治人物為表現其「當時」的態度而說出來的話。

二、究竟

「衛生紙丟馬桶 七成民眾贊成」

 內文問到「衛生紙到底能不能丟進馬桶」。接著,記者問了許多單位、民眾的看法, 並做出似乎像結論的結尾,但,他「到底」追到真正的結論了沒?當然沒有,這篇報導只是歸納一些訪問記錄而已,並沒有給讀者一個「究竟」。不過,相較於其他用「到底」當開場白的報導,至少這篇文章有搜集一些資訊,並問了一些可能比較相關的人士,不致於連追都沒有就把「到底」開場的報導做結尾了。

再看一下這篇報導

「扁密帳/羞澀男孩到運籌帷幄 陳致中大轉變」

開頭第一句話「陳水扁的兒子陳致中夫婦到底會不會返台說明?」裡面提到了許多傳聞,但他給你「到底」的答案了嗎?當然沒有,因為媒體極少能掌握這方面的正確消息。如果他掌握了,他就不會用「到底」這個詞了。

既然如此,「到底」現在不就變成了一種態度的表達了?然也,但也不盡然。

媒體對在自己的報導使用「到底」時,只要對問題做出他歸納出來的東西就可以了,正不正確、可不可信、是否真的到底,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只是他告訴你一些可能大家都知道的事及一些像是有力或權威人士所說的話。但在問受訪者時,整個嘴臉就不一樣了,當然,受訪者學媒體學得很好,常常是各自表述,說完就不再理會同一個問題了,但記者就會不爽,覺得受訪者在閃避或欺騙他們,然後在報導裡就用各種詞語來酸受訪者。

咦,這樣看來,我的意思好像記者應該容許受訪者迴避記者的提問囉?

非也!我只是想請媒體尊重一下語文在人心目中的感受,「到底」這個詞被媒體拿來吸引讀者目光,目的達成就丟到一邊,沒做到負責的查證工作,對外時,卻又當作武器來質詢受訪者,要他們給一個滿意的答案。我覺得,要求是很合理的,但對自己過低的標準是很讓我看不起了,「到底」只是一個開始,我們還有多少詞語會被媒體操弄到變調?或許等到所有詞語都新聞化之後,這種不負責任的用詞方式才會結束吧!!!

但,請在新聞加上一句警語:

叔叔有練過,小朋友不要學喔!!!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33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