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這次鳳凰颱風對台灣帶來了一些災情,但颱風過後,除了一些零星的災情後續報導之外,基本上這個颱風已經沒有新聞價值了,新聞界需要另一個話題來證明他價值存在,剛好這次颱風襲台期間,有二個縣市首長剛好出國了,大部分具新聞嗅覺(或說是政治嗅覺、炒議題嗅覺)的媒體自然而然找到獵物,便一陣狂挖猛挖並狂轟猛炸在媒體上強力放送。這部分其實大家都很清楚,有需要什麼特別提出來的嗎?嗯,其實,這只是前引,我要說的是另一則新聞,縣市首長出國不應因噎廢食

關於媒體意見風向常只會追,不會想的情況,我就不再多說了,這則新聞裡,最讓我感興趣的是「高希鈞以﹂joing the world 」,希望台灣的縣市首長能夠多走出台灣增加視野,不要因為一次風災而因噎廢食,對部分縣市首長為了逢迎民粹,而宣佈不出國,高希鈞也不以為然。」這句話。其實這段話我是在車上聽廣播聽到的,聽了之後很有感覺,所以上網把這則新聞翻出來,裡面所提的「逢迎民粹」點出新聞和政治人員和民粹有多少糾纏不清的愛恨情仇。

我先從「民粹」這個詞來做說明,維基百科裡面有「民粹主義」的說明:

民粹主義(Populism,又譯平民主義)的原文涵義是個中性的單字,固然民粹有可能對社會產生負面的影響,但沒有必要把它看成本質的惡,否則極可能會誤解民粹的意涵。民粹是一種人民不滿現狀的意識形態,民粹主義者往往認為菁英階級所代表的統治團體,既腐化又墮落,因此寧願要人民相信自己,也不願相信這套制度,所以民粹主要的特質就是對政府的怨懟。民粹主義是社會科學語彙中最沒有精確定義的名詞之一,它被用來指涉的政治現象既廣且雜,研究民粹主義的學者對於這些民粹主義究竟有哪些共同的特點仍未有確切的定論。學術界有關民粹的討論甚多,但是把它當成一個獨立學術概念來處理的卻很少,主要原因是民粹主義呈現的樣貌過於豐富,難以捉摸。

嗯,有一些小多,但還是丟在這裡給各位慢慢咀嚼,這邊要特別提的是政治人物面對民粹的反應,台東縣長部分我就不提了,讓政治新聞自己去扒(扒什麼?嗯,不是太年輕的應該都聽得懂),比較可憐的是台北縣長周錫偉,他考慮到民眾觀感,周錫瑋:明年底前不出國。當然,政治人物的政治考慮與媒體的解讀是另一回事,但在周錫瑋的說法裡,確實已很委婉的與民意(或是民粹)有了回應(妥協),在這個勢頭上,這確實是最「安全」的反應。但,實在是太安全了,讓我不得不嘆息,當官確實是要體察民意,但這樣即時性妥協性的安全反應,表現出了什麼?和胡自強以實績為後盾為其出國行為所做的反應,相距甚遠啊。

再來提到媒體與民粹,其實,媒體是很愛民粹的,因為民粹走向還蠻不難猜出來的,甚至媒體可以以自己本身的力量,來引導並產生民粹,在這過程中,他可以產生影響力、收視(聽)率,甚至是利潤。所以,沒錯,目前台灣多數的媒體對一些議題的操作是蠻嗜血的。

最後這裡才是重點,看新聞的你我和民粹有什麼關係?你成為被媒體催眠引導成民粹的一分子而不自知嗎?常常聽到許多人在討論事情時會夾帶「報紙都這樣說」或「大家都這樣覺得」的時候,會有一點小歡喜加上很多點的擔心,歡喜的是很多人在關心時事(雖然這些時事不一定營養,可能只是八掛或只是腥膻。),更多的擔心在於閱聽眾們對媒體意見的吸收太直接了,媒體給什麼,多數閱聽眾就相信什麼,雖然媒體有立場(政黨、宗教之類的)的差異性在,但當閱聽眾在選擇某媒體時,其實就是選擇相信這個立場的媒體所傳達出來的想法了,這樣缺少獨立判斷思維的民粹氣氛,才是讓人最擔心的。

你,民粹嗎?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