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開學了,加上另兩個部落格花了我很多的精力,有時看到一些東西,想法有了,但卻沒有力氣在這裡寫東西。

不過,剛剛看到這個新聞-「1.10補班 準新人罵:親友怎參加」自由時報的喔...

讓我想起這則新聞-「邱議瑩:2天就能發明消費券 為什麼元旦彈性休要4個月?

哇哈哈哈,好好笑啊!!!!!!

 

有病的是媒體不是我

這一篇,擱在心裡好一陣子了.....

 (閱讀全文)

最近看到這則新聞:成立主權基金救台股?企業界籲做好配套,覺得這個新聞的標題下得有點令人討厭。仔細想想,才想起裡面什麼字詞令我反感了,原來是 「配套」這兩個字啊!

 (閱讀全文)

 (閱讀全文)

 (閱讀全文)

取景申請簡化 北縣拚影視觀光

不是這篇報導不好,只是看到這篇的標題,讓我想到新聞和政治用語裡常出現的「拚」字。

 (閱讀全文)

這次我國代表隊在京奧的表現中,最引人注目的,應該就是蘇麗文在跆拳道賽場上的英勇表現了。她的表現,是值得更多更多的讚美的。

但他的行為,卻不是那麼值得鼓勵的!!

 (閱讀全文)

難得,有篇我想稍微鼓勵的報導!!!!

「孔子豆漿哪國的? 兩岸反韓潮 朝鮮罵造假」

 (閱讀全文)

先看看這兩篇在不同媒體同一天所發布的新聞

今夏空氣品質 近五年來最好 臭氧惡化 台灣空氣品質倒退4年

哇哩咧,說是資料來源相同的兩篇報導,怎麼結論差這麼多?那「到底」台灣的空氣品質變差了還是變好了?

 (閱讀全文)

先看一下這篇報導:星光決賽提輸球 網友批王偉忠傷口撒鹽

前天下午之後,以及昨天一整天,九成台灣人提到那場比賽,不免帶著十足的唉聲嘆氣再加上火力不等的罵聲,只要提到那檔子事,絕對會引人心情低落。

除非是直播節目,不然綜藝節目談到關於這檔子的事,等播出,大約是幾天、甚至是幾星期後的事了。剛好,星光大道搞直播,又把王偉忠放到評審席,那張檔不住有感而發的貴口,也就無可避免的會發出一些剛好在不對的時機撞上槍口的談論了。

個人覺得,新聞報導做這樣的評論與報導,是很正常的,畢竟,那確實是眾多聽眾的心聲。但,最讓我反應的是標題上所下的三個字「網友批」。

在 網路訊息流通快速,且具相當程度的能量之後,新聞媒體引用網路消息或網路言論已是常見的事,但很討厭的是,當他們引用時,會暗示你這是一個你必須要知道或 留意的一個訊息,但因網路消息裡常夾帶的不理性訊息被刊出的責任推到網友身上,和他完全無關,他只是引用,讓大家知道而已。對了,就像是媒體常用「有人 說」(這個詞我們現在周遭的人也使用,不知是原本就常用,還是被媒體教育得好...)罵人的話、髒話、沒水準的話都是別人說的,我刊出來可以吸引眾人目 光,然後被批評者還需要為這種網路言論進行澄清。呃,網路上無聊人士和瘋子也一大堆,整天澄清,那其他事不就別做了嗎?可以,你不澄清,就給人家你默認的 感覺,於是,你就煩死了。

呃,歹勢,胡扯亂扯又離題了,以這件新聞來說,老王倒楣兼有點小活該,如果他是和朋友或是非媒體畫面前怎樣評論, 因為他的言論獨特性及和聽者間的關係,或許還會博得一好評。但,當你在媒體前,這時候談論這種事,引發觀眾不滿的情緒,他還真是有活該到。這幾天,媒體談 這場賽事,都需戒慎恐懼,當做禁忌別去碰,是最明智的行為。

呵呵呵,這件事真的很好玩!!!

各位先看一下這則新聞:「觀眾罵翻 無線台允增播賽事

 

由視聽眾的角度來看:這樣才對嘛,無線台何必這樣欠罵,罵一罵才知道要改。

從NCC的角度來看:民眾發出怒吼了,起快來翻翻NCC的管理權限,來居中喬一下,展現一下監理單位的主動與積極,並讓民眾相信他們沒白領薪水。

從無線台的角度來看:衰,就一個衰字。

從其他媒體的角度來看:打落水狗,但又不能打得太用力,萬一那天自己落水,就麻煩了。而且得保持一極旁觀平淡的立場來報導,免得把民眾的火漫延到對整體媒體環境的不滿,而把自己也牽連下去。不過,又不希望無線台用奧運轉播吸收太多觀眾。呵,分寸的拿捏很讓他們頭痛啊!!

從我的角度來看:呵呵,你們慢慢爭,我一旁看mod的轉翻賽事去,不打擾你們了。哈哈哈!!!!!

原本打定主意不想以娛樂新聞當主題來找碴的,不過,今天在瀏覽新聞時,看到「網友不滿徐佳瑩被捧上天? 踢爆評審明顯護航」,忍不住搖頭,又是「踢爆」!!新聞的修亂方式真是會教壞小孩。

踢什麼?什麼東西爆了?或許許多男士聽到這個詞,下意識會想夾緊雙腿,可見,這個詞確實聳動性很強。 

好奇之下小小的查了一下網路資源,國語辭典裡找不到,向google大神求教,嗯,東西好多,於是偷懶的我先去查了一下知識+,找到這個回答,覺得還蠻不錯的,裡面說,「這是香港傳播媒體的技術用語, 形容事情的揭發有如破門而入後引爆炸彈般的巨烈」,哇,真清楚的說明,一看就明瞭為什麻要用踢爆這個詞來表現新聞的揭發所產生的震憾了。

回頭想想,這個跟著香港傳媒傳來台灣的用詞,著實讓人生厭,那些新聞工作者也沒腦筋的跟著流行用了,沒想到這是香港八卦媒體誇飾新聞的聳動性習慣用語就直接接收著用了。其實要用亦無妨,但也多少合乎一下這個詞的用意嘛。以這則新聞為例,「踢爆評審明顯護航」一看就知道這是一些人心中諯測的擴大化,再看內容,也沒有什麼敘述可以支持「踢爆」這個詞的份量,就純粹為吸引視聽眾的眼球而為聳動而聳動。這種用詞常可以媒樂及政治新聞中出現,或說,更常出現在某些水果類、八卦類媒體中。唉,從這個詞的使用及使用時機,就知咱們的新聞多讚了,真是「絕品好茶」啊。

提到奧運的電視轉播,有幾件事不得不說一下。

一、花大錢當冤大頭的無線四台

從台灣某個流量很大的專業評論blog裡所言:「年台灣的奧運照往例是掌控在無線四台手中,但奇怪的是各台總共動員超過一百人去了北京,卻老把轉播節目放在副頻不讓人看,我每天也是上了班才能看到賽事,非常奇怪。各台叫叫叫自己花了多少多少錢,然後節目本頻全部看不到,打個比方來說吧,現在這時刻我們不是應該看著夢幻隊大戰姚明嗎?但偏偏打開電視我還是看到一堆偶像劇和胡瓜在玩遊戲!」以及「早上在本台的編採會議中,長官們分別對於四台取得奧運轉播權卻老往M國內哪些電視台有足夠的人力、資源及財力來花錢買奧運轉播權。OD塞的做法表示不解:比方說當姚明投進三分球的時候,取得奧運籃球轉播權的電視台卻寧願讓言承旭和羅志祥在電視上拉鋼絲灌籃弄得大家歸爛趴火;更不用說美國飛魚Phelps在寫紀錄的時候全台灣好像說好一樣地一起忘了他。」(由於這個blog的屬性比較特別,就這裡就不方便「清楚」的標出來源了,望大家見諒。)

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

1.無線四台為了奧運轉播花了大精神、大資源及大錢來做奧運轉播工作。

2.無線四台為了顧及非體育用戶的「收視權益」,不敢把熱門時段拿來播精采賽事。

3.錢和人都砸下去了,但自已的頻道沒足夠的時間播這些賽事,所以節目都有丟到mod去。

4. 如果你想看最新奧運賽事,無線四台不一定會播,但mod裡有好幾個專門的頻道在播,讓你好好挑著看。

5.如果看來不及看直播,也不知何時會重播,可以使用mod的隨選視訊把你想看的賽事找出來,好好欣賞。重點:目前mod奧運精采賽事的隨選視訊免費!!

 二、不得不當冤大頭的無線台

某一方面,對於媒體轉播專業不足而搞出的烏龍事及想炒作操弄新聞事件而有所不爽,看到媒體吃悶虧當冤大頭時,心中著實是有點小爽快的。可惜的是,這次的冤大頭只限於無線台,其他台是沒什麼影響。不過,為什麼三台不得不當冤大頭?

1.國內誰有資源去做奧運的轉播?有線台?別想了!候選人一下子刪到只剩無線台。

2.奧運轉播能不做嗎?找死啊,會被罵死!!!

3.奧運轉播能賺錢,為媒體帶來相應的收入嗎?別想了!!

4.所以無線台聯合起來,共同花錢買奧運轉播權,分攤一下費用。

5.花錢買到這些奧運直播畫面可以讓他們隨時運用,省下一些節目的使用費用嗎?別想了,非奧運觀眾還是觀眾主力,偶像劇照播,一些關鍵時刻的比賽畫面還是一樣只能在新聞中看到片段,或在重播中補上。

6.錢不得不花,收益沒多少,這冤大頭還真是冤。

三、其實最可憐的還是閱聽眾

前二天去了趟高雄,晚上在飯店裡想看奧運轉播。暗,只找到一台在播我不想看的比賽,我開始懷念的家的mod了。想想,一堆花錢看近百個頻道的有線電視觀眾們,想看奧運節目時轉了老半天就是看不到什麼屁,怎能不悶?除此外,各位這幾天可以上網搜尋一下新聞。我剛才以無線台為關鍵字搜尋了yahoo新聞,出現的都是對無線台這次奧運轉播的批評聲浪。小看了裡面的內容,部分是他們的無奈,但更多的是電視台本位主義及應付心態所造成的後果,果然,閱聽眾還是最弱勢的一群啊!!

之前看了許多社會新聞,常看到裡面的某個用字---才,覺得有些地方用得蠻可議的,提出來討論一下。

根據教育部國語小字典網站所查出來的結果,「才」有以下的解釋:

(1) 能力。如:「才幹」、「才能」、「才藝雙全」、「多才多藝」。
(2) 有能力的人。如:「人才」、「天才」。
(3) 譏稱某種人。如:「蠢才」、「奴才」。
(4) 方、始。如:「方才」、「他現在才發現他的錯誤。」
(5) 僅僅。如:「他才十歲大。」、「他才給我十塊錢。」
(6) 表示強調的語氣。如:「他別再喊累了,我才累呢!」

但看看悲傷情人節 死諫女友戒毒 毒男命危 她反喪命這則新聞所提到到的「謝發富在留給大哥的遺書中指出,因為染上毒癮無法自拔,所以才選擇走上這條絕路。」

這裡的「才」要怎樣解釋?是第4個的「方、始」還是第6個的「僅表示強調的語氣」?

我從小語文能力就只是普通,看起來好像都說得通,但我看起來,這個才更強裂的表現出另一個意義:「只好」 。

所以,在這樣的理解下,我看到報導裡面對社會新聞裡的敘述都成為:某人因為某因原,所以只好做什麼的行為。尤其是犯罪行為特別是如此,如搶劫、殺人......。這個「才」字的使用,對他們在那些情境下所「只好」採取的行為表達了同情之意,哇,好可怕。

或許有人問,可怕在哪裡?原因很多,我暫且提一個出來給各位想想。長期接受這樣訊息的洗腦,很可能使閱聽眾在潛意識中習慣性的同情犯罪者的行為。另也可能在自已的關鍵時刻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動機而採取犯罪行為。

新聞裡的這個「才」字,讓我看得很不順眼。

前幾天,馬總統接見由矢野哲朗參議員所率領的日華議員懇談會訪問團時,這位日本參議員提到「他十五年前獲前總統李登輝接見,根本不需要傳譯就可直接溝通,這次來台見立委,感覺現在懂日文的立委只有一、二位而已,矢野認為,在世界這麼多國家裡,真正了解、真正親日派的政治家,就是當時的李登輝前總統。」

這種話在滿是政治味的總統府及敏感的外交關係事務場合提出來,是有很奇特味道的,馬英九的回應則是:「我們沒有辦法每一次都選出一個日文這麼好的總統,但是我們一定會有一個對日本非常友好的政府跟團隊。」

當天晚上, 飛碟電台陳揮文主持的節目裡面批評馬英九的回應發言很不得體,呵,政論節目應該也算是新聞業的一部分吧,所以,我也來找一下他們的碴。對於馬英九的這句話,我聽得倒是覺得蠻爽的,畢竟,人家來者是客,現在台灣政府和日本的關係(人脈關係吧)較前期差一些,外交辭令說一說緩合一下場面,是必要的。不過,這位日本參議員這樣說得不給面子,馬英九這樣的回話,其實是可以有很多解讀方式的。

一、如陳暉文所說的,不過,他的詳細內容我無法逐字記下來並重覆之,為避免轉述缺漏並造成閱讀者再解讀時與原意愈解讀愈不一樣,就不多做說明了。

二、回了一個軟釘子。日文是李登輝總統那世代的重要語言,也因為李登輝,台灣特別的親日,現在正常化了,面對現在的環境,我們是要面向整個世界,不是只巴著日本而已。

三、..........................(其他人的不同的解讀)。

第二點是我看到新聞播出的話面時所產生的體會,所以,同樣一件事,不同報紙不同解讀,再加上外掛加農砲的政論節目興之所至的轟炸,你所能做的,是隨之起舞或是能獨立思考來看待這個新聞事件呢?

當然,我絕對不認為新聞媒體或政論節目所說的話都是放屁,相反的,政論節目有時提到的一些論點及訊息是我們所不知道或是沒思考過的,蠻具參考價值。只是覺得,閱聽眾不要只是接收到情緒,而忘了帶腦子。

先看一下以下新聞內容:

一、同行鄉長:鄺麗貞 白天亮麗夜飲泣

二、鄺千萬考察 台東觀光人減半

三、毒家報報/鄺縣長,全國人民都在等你唷!

四、鄺麗貞行蹤仍然成謎 檢調喊話

以上是一些狀況,不全面,甚至我的取材可能會產生一些引導(誤導?)作用,但,多看些,用自己的智慧去了解整個事件的輪廓,而不是只看新聞的標題,會讓你比較不會像鴨子般,媒體餵什麼,你就相信什麼。

當然,經過非人云亦云的理解後,產生的想法會是較客觀、深入的。所以,我想問,如果你是鄺縣長,你要怎麼辦?她這樣的處理方式和一般的政治人物有什麼差別?

首先,我們不是鄺縣長,所以不會遇到這樣的問題(我該慶幸嗎?),其次,他的反應其實都很容易理解(雖然不為眾人(民粹)所接受),很多地方都是政治人物遇事時的正常反應,傻傻的面對並負責任,不是一般的政客所會採取的選項。可悲的是,在這裡,我竟然會認同邱毅所說的一句話:「她到現在,我覺得角色都沒有調整好,她現在恐怕都還覺得說,她有什麼樣的錯,出國去做親善大使,她覺得她徹底的在發揮她的專長,為什麼會有一個不該擺的棋子,擺在一個不對的位置上面,我覺得最不合理的。」說棋子太可憐也太沉重,但他確實不適合在這個位置上,但選舉,一個希望選賢與能的制度,從一個與賢能無關,只和情勢、政治勢力有關的角度把人推到這個位置上。另外,還有一個想法,就是她倒楣。倒楣?沒錯,就是他倒楣。不是因為她沒做好,而是他剛好在這個節骨眼上被聚光燈照在身上,一個對民粹來說,是負面的舉止,於是,媒體發現「民粹可用」,落井下石,再從背後補一刀,這些就是鄺縣長對媒體來說可資利用的價值了。之所以說他倒楣,是因為這種人多的是,但民眾沒那麼多力氣放在不受注目的議題上(因為那不是大家說及新聞上都這樣說的事),所以,我很悲哀的說,他是「倒楣」,而不是「注定」要出問題的。倒楣是運氣問題,注定是公理正義問題。我們社會有運氣,公理正義不太夠。

這次鳳凰颱風對台灣帶來了一些災情,但颱風過後,除了一些零星的災情後續報導之外,基本上這個颱風已經沒有新聞價值了,新聞界需要另一個話題來證明他價值存在,剛好這次颱風襲台期間,有二個縣市首長剛好出國了,大部分具新聞嗅覺(或說是政治嗅覺、炒議題嗅覺)的媒體自然而然找到獵物,便一陣狂挖猛挖並狂轟猛炸在媒體上強力放送。這部分其實大家都很清楚,有需要什麼特別提出來的嗎?嗯,其實,這只是前引,我要說的是另一則新聞,縣市首長出國不應因噎廢食

關於媒體意見風向常只會追,不會想的情況,我就不再多說了,這則新聞裡,最讓我感興趣的是「高希鈞以﹂joing the world 」,希望台灣的縣市首長能夠多走出台灣增加視野,不要因為一次風災而因噎廢食,對部分縣市首長為了逢迎民粹,而宣佈不出國,高希鈞也不以為然。」這句話。其實這段話我是在車上聽廣播聽到的,聽了之後很有感覺,所以上網把這則新聞翻出來,裡面所提的「逢迎民粹」點出新聞和政治人員和民粹有多少糾纏不清的愛恨情仇。

我先從「民粹」這個詞來做說明,維基百科裡面有「民粹主義」的說明:

民粹主義(Populism,又譯平民主義)的原文涵義是個中性的單字,固然民粹有可能對社會產生負面的影響,但沒有必要把它看成本質的惡,否則極可能會誤解民粹的意涵。民粹是一種人民不滿現狀的意識形態,民粹主義者往往認為菁英階級所代表的統治團體,既腐化又墮落,因此寧願要人民相信自己,也不願相信這套制度,所以民粹主要的特質就是對政府的怨懟。民粹主義是社會科學語彙中最沒有精確定義的名詞之一,它被用來指涉的政治現象既廣且雜,研究民粹主義的學者對於這些民粹主義究竟有哪些共同的特點仍未有確切的定論。學術界有關民粹的討論甚多,但是把它當成一個獨立學術概念來處理的卻很少,主要原因是民粹主義呈現的樣貌過於豐富,難以捉摸。

嗯,有一些小多,但還是丟在這裡給各位慢慢咀嚼,這邊要特別提的是政治人物面對民粹的反應,台東縣長部分我就不提了,讓政治新聞自己去扒(扒什麼?嗯,不是太年輕的應該都聽得懂),比較可憐的是台北縣長周錫偉,他考慮到民眾觀感,周錫瑋:明年底前不出國。當然,政治人物的政治考慮與媒體的解讀是另一回事,但在周錫瑋的說法裡,確實已很委婉的與民意(或是民粹)有了回應(妥協),在這個勢頭上,這確實是最「安全」的反應。但,實在是太安全了,讓我不得不嘆息,當官確實是要體察民意,但這樣即時性妥協性的安全反應,表現出了什麼?和胡自強以實績為後盾為其出國行為所做的反應,相距甚遠啊。

再來提到媒體與民粹,其實,媒體是很愛民粹的,因為民粹走向還蠻不難猜出來的,甚至媒體可以以自己本身的力量,來引導並產生民粹,在這過程中,他可以產生影響力、收視(聽)率,甚至是利潤。所以,沒錯,目前台灣多數的媒體對一些議題的操作是蠻嗜血的。

最後這裡才是重點,看新聞的你我和民粹有什麼關係?你成為被媒體催眠引導成民粹的一分子而不自知嗎?常常聽到許多人在討論事情時會夾帶「報紙都這樣說」或「大家都這樣覺得」的時候,會有一點小歡喜加上很多點的擔心,歡喜的是很多人在關心時事(雖然這些時事不一定營養,可能只是八掛或只是腥膻。),更多的擔心在於閱聽眾們對媒體意見的吸收太直接了,媒體給什麼,多數閱聽眾就相信什麼,雖然媒體有立場(政黨、宗教之類的)的差異性在,但當閱聽眾在選擇某媒體時,其實就是選擇相信這個立場的媒體所傳達出來的想法了,這樣缺少獨立判斷思維的民粹氣氛,才是讓人最擔心的。

你,民粹嗎?

寫了上一篇大安森林公園多大?你有感覺嗎?之後,在網路上看到http://www.wretch.cc/blog/movieparktw/21334215這篇文章,裡面的概念和大家森林公園那篇有一些相呼應的效果,蠻有趣的,可以互相比對一下。

以前聽過幾個說法,把新聞業比喻成製造業或加工業,呵,還真有那麼些相似存在,簡單的幾個字,道出了新聞業的一些現象。

今天看到一則新聞,是關於北極洋冰層面積縮減的相關報導,裡面提到去年冰層面積縮減創下新低記錄引發外界憂慮,但今年有比去年好多了。整篇看下來,我佩服這篇文章裡的兩件事:一是文章翻得好不通順,讓人需回頭重新檢視這篇用外文文法編排的新聞是什麼意思,再想想自己有沒有從裡面看懂什麼具體的訊息,或許他根本不期望你看懂,你只要相信他的標題就好了。二是這篇新閒裡提到的具體形容,「北極洋冰層面積9月就會達到每年夏季低點,約為1百萬平方公里,比去年7月底同時期來得大,當時縮減約600萬平方公里,近乎於澳洲面積。」這一段我讀得有點迷糊,只能猜測他大概的意思,不過,裡面到的數據「600萬平方公里」及「近乎於澳洲面積」的形容,600萬平方公里代表其對實際狀況已有相當程度的探查並比較得出具體的數據出來,近乎澳洲面積則讓對數據無法有直觀理解的人有個具體可想像的理解,只要你對世界地理有些簡單的認識,就可知道澳大利亞已大到脫離島的範疇,是一塊大陸(雖然是世界上最小的一塊大陸),很夠讓人理解去年北極洋冰層縮減這樣的面積是怎樣可怕的一個概念了。

再看看另一篇報導,裡面也有一個數據和具體形容,但裡面的比較物是大安公園,這個大安公園應該是大家應該都聽過的大安森林公園,用一個大家都知道的東西做比較,不錯啊!!可是,有多少人知道大安公園多大?我又不是台北人,也不是住在大安公園附近,難不成要看這篇新聞時還要拿地圖過來,翻開台北市的地圖,再去感受一下大安公園的面積,再來感受一下它的70倍(乘以70不知又會產生多少的誤差了)會是什麼樣子嗎?這樣的比較,嗯.......小小找碴一下!!

尋找台灣新聞裡極品好茶的的緣由:

一、世界脈動的感知對所有人都很重要。
二、大部分的人對目光所及以外世界的認識大部分來自新聞。
三、我們看的新聞是別人挑給我們看的。
四、挑新聞給我們看的人需要對新聞進行「專業」的篩選。
五、新聞的呈現需要「專業」的組織與表達。
六、我對新聞媒體的「專業」很吐血。

找茶的標準不在於政治立場,只在於對新聞陳述表達方式的不滿,這些屁話影響不了社會,但可以讓我吐得很暢快(相較於不吐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