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誤會

1/25參加了翻轉教室的工作坊,1/27我寫了一篇心得----「翻轉教室」、「翻轉教師」翻出的疑惑(這裡),會這麼快寫心得的原因是:我心中對「翻轉」有一些疑惑,我想透過公開討論,澄清我自己的疑惑,想清楚了再確定我是否可以翻轉、要怎麼翻轉?由於我的疑惑是因昌宏的「影片預習」而產生的(這裡是以前的一篇研習心得),所以我參加這個研習的動機是:解開預習之謎。但因為文章中多次以工作坊主講---張輝誠老師當天的課為例,而且由於我的詞不達意(就像張老師說的:因為這篇文章的主詞跳來跳去)及跳躍的邏輯,引起張老師的誤會(或許還有其他老師也有一樣的誤會),讓張老師還花了一些時間、篇幅來做回應(這裡),感到很抱歉。我想會去參加工作坊的老師們都是願意改變、想把教學做得更好的人,不該為了文意表達而產生誤會,所以我以下會對張老師的回應再做一些說明,希望原先因為我的文章而引發的誤解能澄清。(因文長,以下說明文不再完整列出我的原文,只引用輝誠老師的回應---「輝誠案」及我原文相關片段,之後再用「月鈴的說明」做回答)

輝誠案(1-4)

1說最熟悉是因為我有把老師出的四篇預習作業認真的看完(其他的作業都只隨便翻翻)(輝誠案:請注意最後這句話!)

2、我是上半場開始沒多久就開始滑手機了(輝誠案:這樣老實不客氣講這種事,可見其態度之高了。)

3、但是現場有一半以上的老師都聽得津津有味,笑聲連連,是他們沒預習嗎?(輝誠案:我在文章中並沒有講笑話,笑聲連連,可見是新內容吧,我補充很多文章中沒有的內容。另外,我剛剛提醒大家一下了,這位老師對其他演講者提供的作業只是隨便翻翻,為什麼這場他認真看了,就要語帶嘲諷地笑其他也可能隨便翻翻、甚至沒預習的老師們呢?)

4、還是只要老師講得好學生還是願意再聽一遍? (輝誠案:這句話和上文並沒有直接的連接關係,也就是邏輯出問題!)

月鈴的說明

1、其他人的教材我沒詳細看,因為我之前已經看過、聽過他們的東西了,自覺對他們某一程度的認識!我要凸顯的問題是:學生也可能因種種原因而沒預習或只預習一部分。

2、至於老實不客氣講我在滑手機,完全不是態度高,而是這正是我最擔心的事:如果有學生已經預習了,學生也可能做這樣的事!

3、我完全沒有要嘲諷其他可能隨便翻翻、甚至沒預習的老師們(我自己也是隨便翻翻啊!),我會發出「是他們沒預習嗎?」的問句,是因為我有注意到老師們並不完全是被「新的內容」或「笑話」引發笑聲的,而比較多是被張老師「說出」的文章內容所觸動。

4、雖然我問了「是他們沒預習嗎?」,但是我內心認為這些老師們應該是多少會先預習的,也就是我認為老師們是已經知道內容了,但還是會被張老師生動、幽默的演講所牽引,所以才會又問「只要老師講得好學生還是願意再聽一遍?」!(這樣和上一句沒有直接的連接關係嗎?我覺得邏輯沒問題啊!)

 輝誠案(5-8)

5、這些矛盾的現象正好命中我對翻轉教室的擔憂:翻轉教室中最重要的是預習,可是老師怎樣確定學生有無預習?

(輝誠案:我說這是個假問題,因為這篇文章的主詞跳來跳去,這整大段似乎在談我,其實又不是,這是在談生物科的鍾老師既如此,何來「這些矛盾的現象正好命中我對翻轉教室的擔憂:翻轉教室中最重要的是預習,可是老師怎樣確定學生有無預習?」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6、若老師課中的能力沒有相對提升,恐怕會淪為「在教室播放均一平台的教學影片」的亂象!

(輝誠案:這個應該是鍾老師要回答,我的簡單意見是:又是自相矛盾。他說:「而昌宏老師和孫譽真老師都是讓學生事先預習 ( 如:看影片 ) ,課堂中學生要進行「討論」、「發表」等深入的學習,」,結論怎麼會是:「恐怕會淪為「在教室播放均一平台的教學影片」的亂象!」)

7、這種幾近「狂妄」的口氣,實在讓我很震驚!

(輝誠案:會被我這種自信激怒的人,我目前只遇到一個,他先說:「張老師我知道你很有才氣,但是怎樣怎樣‧‧‧‧‧」他問的問題我沒有一個不能回答的,只有口氣,我若沒自信,如何說服別人?這位老師現在是第二個了!)

8、我在思考輔導團到底可以做什麼事來吸取這些優秀、卓越、強大的教師力量!

(輝誠案:哎呀,重點不是個人或體制改革,而是在能不能做出效果!做不出效果,甚麼都沒用!)

月鈴的說明

5、我對預習的疑慮的確來自昌宏老師而不是張老師,我對張老師國文課程沒有疑慮而且真的很佩服(文章開頭就說了)!但因工作坊當天張老師的課是在有「預習」的條件下進行的,正好出現了「老師可能不確定學生預習到什麼程度(我這樣認為)所以重複講了某些內容」、「有些學生沒預習」的情形,所以我「以張老師在工作坊當天的課來討論預習的優缺點」,我想:我沒有把這個論點說清楚所以引起誤會,這是以後我寫東西要改進的地方。

6、「恐怕會淪為「在教室播放均一平台的教學影片」的前提是:「若老師課中的能力沒有相對提升」,我覺得若其他老師不像鍾老師、孫老師、張老師那樣能帶領討論及高層次的學習,而一切翻轉的教材(影片)又已錄製得很完整,則老師們就可能「在教室播放均一平台的教學影片」!

7、「這種幾近「狂妄」的口氣,實在讓我很震驚!」---我把「狂妄」用引號框起來,是因為我認為「狂妄」是稱讚,所以重點是後面的:為什麼我不敢發那樣的豪語,是謙虛還是沒自信?我完全知道我不敢發那樣的豪語是因為我沒那樣的條件!與其說我被這樣的語氣激怒(是震驚而不是震怒或惱怒啊),不如說我被這樣的豪氣折服!

8、到底要不要引進體制內的力量?這完全是我的自省,我在想:為什麼不能利用體制內的力量,而必須靠500年才出一個的神人(如阿簡老師、張輝誠老師)才能改革呢?我不是神人,但我現在是輔導員,所以我只能往「如何善用輔導團的力量」來進行改革的方向思考,我知道「做不出效果,甚麼都沒用!」,所以才在想是否可以借助輔導團(或其他體制化的力量---如均一平台)的力量做出更大的效果?這也是我這次會積極去參加翻轉工作坊的原意!

說明文心得

如果不是張老師的回應,我一直不知道我的文章有主詞跳來跳去、邏輯矛盾的毛病,更不知道原來我那樣行文的口吻會給人「狂妄」的感覺!所以溝通、表達真的是需要訓練啊!希望我這次的說明有解釋清楚。

 其實我一直很支持勇於改革的老師,3年來只要簡志祥老師發出生物趴辣客召集令,我總是排除各種障礙去參與,因為我知道有能力帶領風潮的老師不是那麼容易產生的,他們是改變教育界的力量!這次看到張老師,我有看到另一個阿簡老師的感覺(其實張老師在國文教師圈的影響力可能比阿簡在生物圈更大吧!),讓我向這樣有熱情、有能力、肯分享的老師致敬!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