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廁所前的走廊,我對著眼前的同學,嘶吼的聲音、激動的情緒、重複的手勢,外加語無倫次的論述,最後一絲的理性已被我置之不顧。憤怒的巔峰,我一次又一次的踏入這個危險的境界,或許不知不覺中,我已經將這作為面對事物的殺手鐧。只是憤怒過後呢?所有人都順從自己的意念,沒有任何反抗的聲音時,我才赫然發現自己已是孤獨一人。面對著同學的叛逆,或是班導的無理,對於發生在這些狀況下的憤怒,麻痺是對於我的反應最佳的形容。但這次……情況不同了……也因為如此,我才有這一次機會,看見自己的友善外表如何被自己毀滅……

      會考前一周的那個星期一,一切應該可以像平常一樣風平浪靜;但下午的自然課,一個應該可以稱作鬧劇的舉動,卻讓幾十分鐘過後的我能完全喪失理性……上課時,同學A忽然向老師抱怨,自己身後的同學B用剪刀剪去了他的一小撮頭髮;後來的發展也只是大家笑一笑,老師幫A剪回來一小撮頭髮幫他報仇,原本這樣應該就完結了。但下課後,B和另一位同學C一直走近A,我和A走去廁所準備打掃,在廁所前的那個走廊,B開始對A有些肢體上的碰觸和抱怨的話語,隨著語句愈來愈有針對的意味,我的情緒也開始瀕臨爆發的邊緣……後來的發展,就是文章剛開始所敘述的——我用自己最大的音量開始嗆人,伴隨著激動的情緒,一直比著相同動作的右手,當然還有語無倫次的論述……

      只是為了維護當事人的權益,以及考量到文章的重點,所以對於那次事件的起因,我想最好就簡單描述就夠了。事件的遠因,是ABC之間,兩邊的缺乏溝通、偏差觀念,以及我沒有認真幫助A面對與解析人際問題所造成的;所以就算上文所描述的近因,看來B或許錯的較多,但實際上這整件事A自己也有著不少的責任。以上就是事件的描述,我想也是時候進入文章正題了。

      「理性」與「友善」,對於這兩樣事物,在第一段都有提及。但為何最後的文章標題選用「友善」……就從國一時的生活開始說起吧。剛進入國中的我,面對著703的師生衝突,對我而言算是不小的震撼教育;而當時的我,認為叛逆心理是一種「非理性」的表現,因為這種態度往往伴隨著嗆人、踰矩……等等看起來不像是經由深思熟慮過後的舉止,因此對比出當時自己的守規、尊重,會覺得自己來的理性多了,再加上當時常和另一位同學討論班上的狀況,會去思考師生衝突的成因以及處理的方式,更讓自己把「理性」這詞加諸在自己身上。而中間經歷了許多種種,如果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閱讀《對立的斷層》,就能大概得知我在國中三年的心理變化。總之在那次的事件當中,自己從事件發生前的導火線階段,沒有好好去思考如何幫助A,就只是情緒性的支持他的言論,讓A沒有發覺自己的錯誤,以及事件發生當下,情緒方面的控管失當——其實在事件發生之前,我對於同學的叛逆,以及班導的無理,這兩方面都曾經情緒爆發過——我想其實「理性」根本不存在於我身上!

      當我在事件發生之後體認到這個事實之後,我開始從以往的經歷找尋種種跡象。國一時的「理性」,相對應於我的表現叫做「不嗆人」、「適時隱藏自身想法」,但若是我真的夠理性,那我就不會只把我的想法告訴那位同學,而是會義正嚴詞的告訴每個我的「敵人」,讓他們聽了我的合理分析之後引起他們自己的思考;而如果我真的夠理性,那我當時的思考就應該要切中事實,怎麼會到了國三還思考不出個完整的論點呢?之後的日子裡,那些曾經被我自己稱作「理性抗辯」的幾次衝突,其實經過那次事件之後仔細想想,也只不過是我自己過度美化那些衝突罷了!要不然你覺得一個對同學不爽就拍桌,對班導不爽就摔筆摔鞋的學生,有何「理性」可言?國一的我,因為自己鮮少公開自己與他人截然不同的想法,而因此少了許多衝突的機會,就這樣將「理性」與自己畫上了等號,但事實上,這充其量只是叫「忍耐」!事件發生之後,我得出了一個結論,和兩位在班上跟我關係較密切的同學說了相同的一段話——「我真的覺得我的成熟是假象,一個用忍耐所換來的理性假象!」

      於是就因為以上的反省過程,我很確定「理性」這詞從來都沒有真正在我身上實現過!許多的互動經歷,我都用「忍耐」在面對,忍住不公開自己的想法,忍住不對同學的叛逆行徑表示反對,如此一來就不會和絕大多數的主流思想牴觸,也就少了許多的衝突——姑且稱這想法為「友善」吧!這三年來的許多自己參與的互動過程,似乎都是為了身旁、班上的氣氛在改變自己的表現,努力迎合眾人,或是不對周遭的每個人表示厭惡,「友善」或許就是個最好的防護罩,至少不會讓別人看見真實的自己,還能夠保有基本上有好的互動。只是後來,我的友善似乎也逐漸被自己毀滅……無論是八下時兩次的拍桌,還是九上好幾次公然摔東西的洩憤,一直到那次事件的發生……

      不只在學校,那友善的自我,連與家人間的互動,我也漸漸丟失了這重要的事物……平時的忍耐不能當作爆發的藉口,但事實好像就正好相反。想起那和樂融融的302教室,缺了那些暗地裡的勾心鬥角,少了那些現實中的忍氣吞聲,當嗆聲、怒罵、叫囂、幹譙等等負面的事物都消失在身旁,我還有機會找回自己曾有過的友善嗎?中年級的生活,多了些低年級缺乏的懂事,少了些高年級習得的世事,友善是每個孩子所擁有的財富,不吝且真誠地分享著笑容、歡樂,感動卻也帶些惆悵的景象。

      每個掛著笑容的臉龐下,或許都有著對於「友善」的獨特見解;我喜歡用微笑來面對著世界,因為我希望讓每個和我互動的人,能夠因為我的笑容而消除自己的不安與擔憂,就這樣輕鬆地和彼此互動。但我同時也是憂鬱的,因為我不常好好抒發自己的情緒,於是讓自己困在某些負面的想法裡,但經過了一段時間,情緒會有爆炸的一刻;在這幾年當中,我因為如此讓許多在我身旁的人受了些傷……平時的友善比起瞬間的傷害,後者的影響會來的比前者長久;好久以前那純粹的友善,如今是找不回來了。現在的我要做的,是好好管控自己的心理層面,不再讓身旁的人受傷,也不再傷害友善的那個我!

      原本這篇文章預估是第四篇文章,但因為中間發生了一些事情,影響到寫作的情緒與靈感,因此這篇就被擠到最後一篇囉!比起前面兩篇較為私密的內容,我反而覺得這篇會更難打啊,因為這篇的內容又要再次回到理性主軸了。在前面幾篇的文章有提到,這篇文章所要描述的主題,就是催生《遙遠的那個我》系列散文的關鍵之一,如今這篇文章也完成了,也代表這系列的文章即將畫下句點(其實預計還有一篇後記文啦)。不過這篇文章中提及的事件,當時事件發生之後,我從隔天開始連續三天,都到輔導處找綜合老師報到,因為當時的自己真的是無比的迷惘與不安,因為整件事情其實我也要負滿大的責任,是我沒有好好分析A的人際問題,由此可見我的EQ真的不是普通的低……而且當時老師都準備請婚假去度蜜月了,我還在老師出國前這樣整老師,真的是非常過意不去,不過老師倒是很肯定我的正義感就是了……這似乎有點不符合文章中的論點,算了,反正都畢業了,寫下這些事情的用意就在於讓自己改進;最後一篇正式文章所寫到的「友善」,有著和「勇敢」不相上下的重要性,竭盡所能地達成它吧!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