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在按下傳送鍵之前,我跳出LINE的畫面,再次看著妳在FB上的留言:「好久不見,我的青梅竹馬!」縱使妳一定看不見我在螢幕前的面容,但我還是很努力地擠出微笑,告訴自己一定要由衷的祝福妳……

 

    檯燈的光線照在一張張的英文文章上,我畫著底線標記生字,卻也心不在焉地頻頻瞥向擱在一旁的手機,等待著那調皮小蟲的提醒音效。

    一小時前,洗完澡進了房間,才發現M剛打了通電話給我。M怎麼了嗎?為何會突然撥電話給我呢?我隨即回撥,M卻沒有任何回覆……

    熟悉的音效聲響起,伴著瞬間點亮的手機螢幕,深怕耽誤了一秒一毫似的,我旋即攫起手機查看訊息。

    「我想家了……

    「第一次離開家裡

    「完全陌生的環境

    「還有想達成夢想的期許

    「跟不能輸的壓力

    「很累 很孤獨 也好想哭……」

    M一次傳了好多好多訊息,講述著她初入藝術學校的不安,我沒能也不想急著回覆,只是靜靜的看著一則則對話窗格向下滾動。

    對話不再跳動,M說待她流完這些淚水再說。

    想不了什麼適合的安撫話語,我只是跳出對話窗,不斷滑過一個又一個的搜尋結果;我沒有把握能同理M的困境,只能在網路上尋找著克服鄉愁的經驗分享,然後複製了幾個網址放到對話裡。

    「我能幫妳的真的不多,但這是一些離家讀書學生的分享,希望有幫上妳!」

    對話沉寂了一會兒。

    「謝謝你,我好多了!」

    M訊息裡是這麼打的,我不曉得她的情緒是否真回復了些?

    「心情有沒有變好都無所謂,妳只要知道自己經歷的這一切都很正常,不必太苛責自己,然後有事真的隨時都能找我喔!」

    但願今晚確實讓M抒發了平時無處傾訴的情緒,也希望……之後的日子也能像這暑假裡的幾個夜晚一樣,讓我能一直陪伴著M

 

    終於也輪到我新生訓練了啊!幾乎對稱的校園中軸線,還有奇特的方柱、圓柱、三角柱都有它們相對應的校訓內涵,甚至細心守護手中蠟燭以免熄滅一次就當一科的校園傳說,這間高中其實滿有趣的!傍晚,所有學生待在教室裡寫著一封要給三年後自己的信;課業、社團、交友……寫著寫著想起了M。不知不覺,從再次喜歡上M的那夜算起也已經一年半,或許真的是段長期培養的過程吧,那我能守候多久呢?又或是真的只能是竹馬的話……我又會等待多久呢?

    十八歲吧!至少等到滿十八歲的那一天,我才有可能放下對M的感情。

    「希望未來的你,能看見……那個願意陪伴女孩的我!」我暗自期待著,當我三年後拆封時,已是M的男朋友,又或者至少是靜靜守候在她身邊的竹馬,能夠繼續陪伴著M

    穿過代表校訓的三根柱子,我投下了這封時空信函。三年,我會等著!

 

    「好久不見,我的青梅竹馬!」我看見熟悉的名字出現在貼文下方,沒想到無心分享FB上的好友日文章,竟然得以看見M這難得的留言。

    真的是好久不見了啊!感覺M在那個晚上之後,應該是逐漸適應了嶄新生活了呢!因為她就再也沒傳訊息和我講心事了啊!只是距離更遠之後,我和M的互動確實少了許多,開學沒多久傳了訊息祝她生日快樂,她只是簡單回了幾句感謝的話。不久,我在校的課業漸趨繁重,加入辯論社之後為了討論辯題,自由時間更是稀少,實驗班專屬的專題研究課……算了吧,我就算天天熬夜也難以趕進度了!在種種任務的追趕之下,反倒是我的生活被壓力壓得喘不過氣,卻也擔心突如其來的訊息打擾會影響M的逐夢生活,所以在她生日之後我就再也沒有傳過訊息給她。直到業已寒假的此時,能驚喜地看見她的留言,而且還直接說出青梅竹馬的身分,確實是再雀躍不過的事了!

    「欸,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說,不要告訴別人喔!」突如其來的調皮小蟲聲,又讓我沉醉在和M的聊天室裡,期待某些心跳加速的時刻。

    「該不會是妳有喜歡的男生了吧?是誰啊?」我想要聽到的回答,只有一種。

    「不要鬧了啦!

    「是關於我的舞蹈啦!我被選上練習生了欸!

    「如果表現得好的話,就可以到韓國接受進一步培訓了!

    「可是先不要和別人說喔,我暫時只想讓你知道。」

    雖然有點失望,但這些話不該被我的意念影響——M離她的夢想更進一步了,我一定要為她高興啊!

    可是,我還想確認更多……

    「關於喜歡的人嗎……

    「就只跟你說喔,可是一樣不能和別人講!

    「我有男朋友了!

    「他對我滿好的,是個很照顧我的學長。」

    然後是一張照片傳來;畫面裡M的臉上略顯羞澀,她的身高只到學長的肩;而他的笑容確實和煦如冬陽,看起來是個溫柔的學長。

    我閉上眼,深吸了口氣。我忽然可以感受到身邊空氣的冰冷感刺入我的皮膚、我的黏膜;心頭悶悶的,臉上卻還是微笑著。

    我笑著,笑我在前幾秒還抱有著那些粉紅色的幻想,笑我還自以為是的想引出我夢寐以求的答案,笑我其實在剛升上高中時其實就有著失敗的打算卻始終蜷縮在「青梅竹馬」的框架裡而全然忽略遠距離追求有多困難。

我會發著呆

然後忘記妳

接著緊緊閉上眼

想著那一天

會有人代替

讓我不再想念妳

    升上高中後愛聽的這曲〈軌跡〉,其實正隱含了我對於這感情所抱持的最真的預期——卻也是最不想承認的預期——我還是M的青梅竹馬。

    在按下傳送鍵之前,我跳出LINE的畫面,再次看著妳在FB上的留言:「好久不見,我的青梅竹馬!」縱使妳一定看不見我在螢幕前的面容,但我還是很努力地微笑著,告訴自己一定要由衷的祝福妳。

    「妳一定要幸福喔!」故作堅強,一切曾有過的感情盡藏此言,有看過偶像劇的人都知道說這種話的人其實心裡最痛。

    不,心在正常運作下不會痛,也不會淌血。

    關了手機螢幕,我靠著枕頭,閉上眼也提起嘴角微笑著。身為M的青梅竹馬,她找到了個會好好照顧她的對象,我是該為她高興、為她微笑。

    然而微笑之後,我放得下嗎?

 

    我抄著身旁隊友所提出的論述,反覆檢視著這套論點的邏輯鏈結與說服程度。下星期就得比社內辯論賽,我們這組只得趁著剛段考後的這次連假趕完進度。

    手機震動了兩下,其他隊友繼續討論,而我則拿起手機查看,「您有新訊息」顯示在螢幕中央。

    「我明天中午會回宜蘭,然後……想找大家吃個飯。有點突然,但能麻煩你幫我問大家一下嗎?」

    「可以啊,我馬上幫妳PO社團!」我不假思索直接回覆,然後快速切換程式至604社團裡貼文。知道M要回宜蘭固然令我欣喜不已,畢竟自從寒假之後我們就再也沒聊過天了,有好多好多問題想問她。我想知道她對我的感覺是什麼?我想知道她和學長過得如何——我想知道我到底還有沒有機會?

    「那個……我要說聲抱歉。因為我明天有要事,所以應該就沒辦法去吃飯了。」

    可是時間來的總是不巧,段考前就敲定的討論行程,現在臨時請假也不太適當。

    「這樣嗎……

    「那不用了……」

    看到M的回覆,我有些驚訝和焦急。我不知道M怎麼了,讓她想取消找大家吃飯的念頭。我又切換頁面至FB社團裡,發現有些同學已經回覆無法到場。想想覺得還是在有人回覆出席前趕快刪掉文章,免得屆時M會被質疑反覆不定。

    「好吧,那希望不久之後還有機會和大家一起吃飯。」刪除完貼文,我回到聊天室回覆M。左思右想該如何化解此時聊天室裡的低氣壓,我拍了張辯論的討論紙傳給M,除了說明近期為此忙碌之外,也算是向她分享我生活的一部分。

    我很努力的壓縮這些動作的時間,畢竟在討論時用手機已經是很不禮貌的事情了,也希望沒有落後太多討論進度。

 

    結束討論之時,我打開聊天室,已讀字樣顯示在圖片的左下角。

    回到房間再次開啟了手機,已讀字樣繼續停留著。

    「還好吧?

    「抱歉剛才在忙,不過現在有空了。有事想說的話就說吧!」

 

    睡前,剛才傳的兩則訊息M還沒看到,可能早就睡了吧!

 

    翌日早晨,窗格左下角依舊空著,可能起得晚了些。

 

    翌日下午,窗格左下角依舊空著。

 

    數日之後,還是未讀。

 

    一個月後,未讀。

 

    未讀……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