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其實「我喜歡妳」只不過是個敘事句,但不知為何,我們好像習慣在這話後面加上了許多括號,讓這句話變得有些複雜……

 

    不知不覺,寒假倏忽而去,而我也步入了國中階段的最後一個學期。開學這天,許多事情都確立起了它們的真實輪廓——會考的倒數日曆一本本送至教室,又或者是再也無法忽略「畢業」這個概念。不過有些事情卻還是沒什麼改變,像是天色已半暗之際,我才和A一同緩緩步出教室走向車棚。

 

    一年前的這個時節,同樣的天色、同樣的兩人、同樣的目的地,這段放學後約十分鐘的獨處時間是我一天裡最期待的情景。雖然僅是聊著無關緊要的話題,但對於當時的我而言,我只想要靜靜地喜歡著A,然後等到畢業時再向她表白;一旁不要有任何人在場,如此一來不管結果如何,我們兩個就算受了傷害也能降到最低程度。

    只是,表白的計畫時程和對A的追求,都在一年前那飄著雨的放學時分戛然而止。那天放學,我和忘了帶傘的A一同向車棚走去;雖說是個令我欣喜的瞬間,但也僅止於情緒層面的反應罷了。途中遇見了愛打趣的英文老師,經過我和A面前時稍稍嘲弄了我們兩個,之後剛進車棚的幾步路,我們不發一語。

    「老師他真的很煩,就是愛講這些玩笑話,還亂點鴛鴦譜咧!」為了緩解我和A之間的尷尬,只能抱怨起老師了。

    我不甚記得A當時的反應,但我記得很清楚自己的腦海裡開始瘋狂的運轉著……

    往後我向A告白時,是否會讓她覺得我莫名其妙?明明當時否定了鴛鴦譜,事實上卻喜歡她而不願承認。

    我剛才是不是至少要做些暗示?而不是直接否決,讓A覺得我沒有喜歡她。

    會不會我其實沒有那麼喜歡A?如果真的很喜歡她,那在車棚應該就直接告白才對。

    眼前的視線被迎面而來的雨水淋得模糊,我腦中的思緒也漸漸被混亂佔據,喜歡A的那份確定感似乎也開始模糊了起來。

    喜歡A的情緒,在那雨中奔馳數十分鐘裡的自我質問轟炸下終告瓦解——從在車棚時的直覺反應看來,我不夠喜歡A,所以就放下吧。

 

    一年之後,同樣的天色,同樣的兩人,同樣的目的地,但我的心境已大不相同,從暗戀者退回單純的朋友,才能毫無顧忌的繼續陪A走這段路。

    「欸,我想和妳說件事,

    「我曾經喜歡過妳。

    「喜歡妳的時候,我原本想等到畢業的時候再告白。」心跳早已撲通狂跳,但我還是故作鎮定雲淡風輕講完這些話。

    我只是很好奇,人們退居友誼之時,是否能坦然面對從前的愛情成分。雖然不管是MVN還是W,彼此之間都再也沒有提起關於感情間的種種,但我覺得這應該是可以談論的,只要一次就好,代表著彼此之間都肯認那段時日的存在,也都能接納那時的彼此;如果以後真能和M在一起,我極度想問她當年的許多問題,為什麼會在當時喜歡上我?

    「為什麼是要畢業才告白?」A反問了個我沒料到她會提的問題。

    「因為畢業告白,萬一結果不如預期,那至少對於我們兩人的傷害都能降到最低。」

    A不再有所回應,只是逕自踏上她的腳踏車,然後向我揮了揮手道別。

 

    騎車回家的路途上,我又再次想了許多從未想過的事情。在畢業當天的告白,縱使能將可能傷害降至最低,但若結果是正面的呢?那往後兩人各奔前程,真還能維持畢業那天的戀情約定嗎?這樣想起來,其實畢業當天的告白,對於一對即將成形的戀人而言,其實是種不負責任的決定。

    不對,還有更根本的問題,為什麼單純的告白,只是一句「我喜歡妳」,便能讓我猜想著大相逕庭的結果,甚至還想著極力降低風險呢?明明我又不會問「妳願意和我交往嗎」,這句話所帶來的回答才有各種玄機啊……等等,好像和現實有些出入了……

    其實「我喜歡妳」只不過是個敘事句,但不知為何,我們好像習慣在這話後面加上了許多括號,讓這句話變得有些複雜;像是在真正告白的時候,說出「我喜歡妳」就隱含了「妳願意和我交往嗎」的意涵,只是回答從「我願意/我不想」換成了「我也喜歡妳/我不喜歡妳」。

    可是,「我喜歡妳」單純就只是自身心意的一種表述,由主觀形成,沒有任何提問的語氣啊!就像小時候大家開口閉口就是誰喜歡誰、誰又喜歡誰,但喜歡本就是正向的情緒,不該有太多強加上的各項拘束或附帶的各種括號吧!算了,又開始和現實出入了,對於已經長大的我們而言,「我喜歡妳」這直述句後面確實已預設括號的存在了。

    「我喜歡妳」和「妳願意跟我交往嗎」,兩個問句之間是否要有間隔?若要有間隔,那跨越它的契機是什麼?表白的意義,我暫時只能做出切割;若真的到了適合向M表白的時刻,我大概還是不曉得要如何在她身上實踐告白意義的最佳解吧。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