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一直以來追尋著愛情的路上,好像就是不斷的修正以前的錯誤,但總是矯枉過正,推向了另一極端之後,再次亡羊補牢。就像受阻力影響的彈簧,來回擺盪之後,終會來到彈力與阻力平衡的一點……

 

    冬日又降臨在這片平原上,冷溼的氣候不甚討人喜歡,但早已習慣在冬天穿上大衣撐著雨傘的我,對於這個季節反倒有些獨鍾。或許是因摩羯座橫跨的時日正好是酷寒時節,也許是陰雨綿綿的晦暗天色和我的個性有那麼些的相應,又或者是……每次冬日總有些心跳加速令人臉頰發燙的時刻吧!

    小二時的那個冬天,是來的有點早的初戀;小四時的孟冬,第一次和V一起走了大半校園;小五經歷的那次冬天有點混亂,被N喜歡上之後卻沒能來的及做出回應,寒假過完之後卻又毫無預警的喜歡上W;國二那幾次冷鋒壓境,放學後和A一人一傘走去車棚的身影還歷歷在目。

    一年之後的這個冬日,待在我心上的是M,心裡暗自期待著戀愛之神能眷顧我,讓M的心湖能在這個冬日因我的霖澤起些漣漪!

    然而想起從前在愛情上走過的一切,縱使有時心頭上一陣微酸微甜,但更多時候是懊悔的。我會質問自己,為什麼喜歡過那麼多女孩子?明明別人在戀愛上的啟蒙如此專情,而我卻是個突出的偏差值?升上國中,我開始不願把自己的感情狀況攤在他人面前,因為我害怕再次被冠上「花心大蘿蔔」這個稱號,但每當我捫心自問,卻又無法反駁這樣的描述。有時候,我會擔心自己會在某個瞬間就失去了對M的喜歡情緒,就像以前放下一段感情那樣,然後是否會旋即喜歡上另一個女孩子,重蹈「花心大蘿蔔」的覆轍?別人總說,摩羯座的男生談起戀愛非常專一,現在看來,我大概真的是其中的變異個體吧。

 

    沒想到這個寒假,竟然真的出現了讓我心跳加速的瞬間,但並不像我原先想像的那樣——M傳了張在病床上朝棉被拍過去的照片——她即將進手術房,治療困擾她許久的膝蓋傷勢。雖然她從小膽量就比一般人來得大,而這手術的結果確實也能幫助她在舞蹈上不再受舊傷困擾,但M仍有些擔心害怕。我不太曉得要怎麼讓她減低緊張的程度,只能努力傳達我能體會她的不安諸如此類的心意,並告訴她別想太多。

    「打了麻醉之後應該就沒有什麼痛覺了,就當作是睡了一覺然後傷勢自然復原吧!」

 

    我不確定自己的關心是否有平復M的情緒,不過手術進行得很順利,M在隔天又傳了張照片給我,也附上了訊息:

    「目前還有點小發燒

    「算是正常現象啦!」

    至少手術完成了,讓我心情安定了不少。

 

    我一直調整著和M之間的相處模式,以及自己所抱持的態度與情緒。不只是因為原本和M既有的深厚友誼,更是因為在追求感情的路上,我本就不斷在矛盾的天秤兩端迴盪著。

    喜歡與被喜歡之間的拉扯,是對於我這不太能主動的男孩的一大掙扎。

    被喜歡上是件很幸福的事,因為這代表自己在某種程度是被肯定的、被某個人在意的,然而因被喜歡上而漸漸萌芽的愛意,雖然只要簡單一句「我也喜歡妳」便能踏進夢寐以求的戀愛時光,但那愛意真的是由衷而生的嗎?還是一種因缺乏自信而生的保守心態?我想起剛升上小五時就從同學口中得知自己被N喜歡之事,之後幾天,我也漸漸覺得自己喜歡上N;不過縱使我當時沉浸在曖昧的粉紅泡泡中,在事後卻也訝異自己其實在當時和N並沒有多少互動,那我的喜歡情緒是不是僅為了踏入戀情而做出的安全抉擇?

    而主動喜歡上一個人,需要堅定的心志以支持自己的決定,因為不曉得自己的這份心意是否能被對方接受?擔任喜歡的那一方,起初勢必有許多孤獨的時刻難以被對方了解、體會,然而心頭上不斷襲來的痛楚,似乎就是尋找真愛所需付出的代價。

    不只是喜歡的主被動態,我也在行動與否的矛盾間迴盪著。

    中年級時,就算我喜歡V的心意早已是班上公開的祕密,但兩年來我始終未有行動。被N喜歡上,我也對N漸漸有了情愫,但當我決定向N表白之時,卻早已錯失了做出回應的最佳時機。於是對於W,我果決地向她告白,卻在往後不斷懊悔著自己的衝動行事,沒有好好探求自己為何喜歡上W。當我在國二喜歡上A之後,我又回到了等待的姿態,以為這會是最少傷害的選擇,卻也等著等著而在某個轉捩點先放下了喜歡情緒。

    一直以來追尋著愛情的路上,好像就是不斷的修正以前的錯誤,但總是矯枉過正,推向了另一極端之後,再次亡羊補牢。就像受阻力影響的彈簧,來回擺盪之後,終會來到彈力與阻力平衡的一點。而在感情上的平衡點,我似乎還找不著,但此時的我終究要做出些抉擇。

 

    或許主動喜歡上一個好朋友有著親手埋葬友誼的可能性,但等待是我目前的最佳解——我想繼續先扮演好青梅竹馬的角色,然後讓M習慣我的陪伴——這是我在矛盾裡的選擇,而我是這麼相信著的……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