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當我將妳擁入懷中,兩顆心之間的距離很近,卻也遙遠——妳以為的友誼,在我眼中則是晉升戀人的跳板……

 

    這是個奇妙的夢、奇妙的早晨,虛實交錯,把看似無關的數個元素鬆散地牽繫在一起。

    我記得,夢裡的903歌舞滿載,班導和同學間和樂融融,就像是從前的那些疙瘩不存在似的,而教室裡放著的歌曲是〈小情歌〉。

    醒來後,我莫名地想哭,也想記錄下些什麼。所以我播著〈小情歌〉,開始敲打鍵盤寫著那關於師生衝突的故事。

    我想起那段深陷師生衝突風暴的日子,縱使M不在身旁陪我聊心事,我卻能在那最徬徨無助的時候,在心中造出M的身影;在我想像出的世界裡,M所做的僅是傾聽與陪伴。靠著虛幻的精神支柱,我就這麼走過了現實的風暴。在那之後,班上師生衝突漸趨,我不再需要想像出M,讓我的情緒有個空間能停靠。但無庸置疑地,M的陪伴在我心中曾是重要的避風港。

    升國二的暑假,和MFB上聊天時,我說過想擁抱她,因為在最無助的日子裡,她是我的精神支柱。擁抱,是我對M這位好友最真摯的感謝。

    但現在不一樣了,單純的擁抱,在我的情感催化下必定會變質;從前那些在友誼架構下建構出的想法,如今不能推定適用。

    然而……這天是604的第一次同學會,由M主辦力邀眾人。數個元素在這個早晨相互反應,拉扯著我的意念——是重要的朋友?是暗戀的對象?是真摯的謝意?是心跳加速的舉動?

    當上星期我和M偶遇,而她親自提出聚會邀請時,她絕對難以想像,眼前的青梅竹馬將帶著漩渦般狂瀾的情緒和她相見。

 

    「欸,豆皮可以給我嗎?我超喜歡吃豆皮的!」M跑來了我們這桌,還拿了個碗特地來搜刮豆皮。

    「好喔,拿去吧!然後你們大家也交出來啊,主辦人都親自來了!」我笑著在旁幫腔。此時此刻,只要能讓M開心的事,我都樂意去做。

    我看著M像個拿到糖果般的小孩,手舞足蹈地走回女生桌,臉上不由自主地浮出了微笑。

 

    碗中的鍋物一一落肚,我們這群男生開始瞎起鬨,追問起彼此的感情狀況,和以前在班上的各種傳聞是否屬實。首先是E,竟然向我道歉,說他以前和我喜歡上了同一個女孩子W,八卦說的完全是真的……媽的這有什麼好道歉啊?喜歡上同個女孩又沒什麼大不了,當時前後總共有七、八個男生喜歡過W,又不差E一個,我只能哭笑不得的面對E的道歉。我們又繼續逼問著D現在有沒有喜歡的女孩,D當然是極力否認,誰都不想把這種心弦觸動的瞬間輕易地告訴別人。當然,我們也只是和D鬧著玩罷了。而我,則是很奸巧的一直擔任起鬨者的角色,因為我不想顯露出自己在感情事上的徬徨與困惑,那就都別提及自己的情況吧,這樣最安全了……只是也丟失了這麼一個尋求解惑的機會。

 

    午餐之後,女生們決定到KTV唱歌,而我們這群男生當然也加入行列,延續著604同學會的歡聚時光。包廂內,快歌、情歌、對唱曲一一出籠,而每個人的歌聲也陸續迴盪在這小小暗室,或輕、或重、或柔、或剛;隨著曲風更替,眾人時坐、時立,甚至站到沙發頂端的也有。反正這是屬於我們的珍貴時刻,用盡一切的玩是我們收藏這段時光的最佳途徑。當然,M也不例外。國一時,她們舞蹈班被全年級排擠,自己還練舞過度韌帶斷裂,她在那段時日也經歷了不小的掙扎;而此時得以和604的大家重聚,至少捉住一些往日的歡樂印象,以及無憂無慮的這當下,我想對M而言是她最想要的結果吧!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後/曾一起走 卻走失那路口/……」曲目來到了〈可惜不是你〉,正當我沉浸在深情歌聲中時,被N點了點手臂提醒,才發現身旁的M早已潸然淚下。M是為了什麼而哭了呢?是覺得歡樂時光過得太快不忍離去嗎?還是聽到這首歌想起了不快的回憶呢?

    我還沒推敲出答案,就直覺地抽了幾張衛生紙遞到M的手邊。我沒有看她,因為我覺得她不想讓別人知道她在哭;就算我看見了,那我也要若無其事,或許會讓她好些。而我也沒有和她說些什麼,對於最好的朋友而言,安慰未必需要個確切的作為,單純的傾聽與陪伴,或許更能撫慰對方心靈;此時無聲勝有聲,我只想讓M好好釋放她的情緒。

    包廂裡人影漸離,M抽走在我手上的衛生紙之後,情緒也已平復許多。我看了看手錶,430分,認知到我也該離開了,心頭上卻有些鬱積難退。

    有些人送我走出包廂,順便在臨走前一起玩自拍留念。而我趁著大家陸續返回包廂的片刻,叫住了M

    M,我有一些事情想和妳說,妳可以先留在外頭嗎?」我的心跳開始加速。

    「嗯,你想說什麼?」M站住了腳步,轉身面向我。

    「我想說……謝謝妳,妳在我心中是很重要的朋友。」

    我的思緒在腦中颳起了龍捲風,原先想和M說的早晨所感受到的那些,早已失去了架構感,我想M大概也聽不懂為何我會將鬆散的數個元素拼湊起,但她還是很認真的聽我訴說一句一詞。

    「算了,我想我剛才講的真的很難懂……總之,一切都只為了表達妳真的對我而言很重要。

    「然後……在離開之前……

    「我想問……

    「我可以抱妳嗎?」

    我的腦中現在只剩一整片的空白,斷了通路。

    M毫不猶豫地張開雙臂。

 

    當我將妳擁入懷中,將雙手環繞在妳身項之後,我也感覺到了我背後有妳的雙臂。兩圈互相交扣的圓,兩副都能抵靠著彼此的肩膀——很溫暖,是種從未體會過的安全感。我很開心,妳願意給我這些。

 

    當我將妳擁入懷中,兩顆心之間的距離很近,卻也遙遠——妳以為的友誼,在我眼中則是晉升戀人的跳板。事實上,我很害怕,若無法抵達名為愛情的彼岸,而跳板因反作用力而退去之時,沒有了友誼,我和妳……什麼都不是……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