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當我喜歡上青梅竹馬的M,或許代表著我們實質上已經有了距離,我只不過是喜歡上了個認識的女生朋友……

 

    我將雙手上拿著的杯子靠上前去,飲料注入杯中,不過短短幾秒的過程,我的目光仍抓緊片刻投射在M身上。我也算不出今天究竟向M看了幾次,或許她也起疑了吧,但我還是無法克制自己多看她一眼的欲望。

    就算是吃著眼前的豬排飯,或是老同學找我嘻笑打鬧,我的眼角餘光仍不時移向隔壁桌的M。當她發現我的視線時,我好似做錯事的小孩,心虛地收起了目光,重新加入屬於中二男的飯局。這絕對不會是青梅竹馬,更不會是朋友間會有的舉動,M一定是這麼想的,她想必已經察覺到我對她的態度不同了吧!這樣一來,我們之間那青梅竹馬的平衡局面是否將就此崩潰?我們會不會漸行漸遠?我又該怎麼應對這些危機呢?

    但諷刺的是,青梅竹馬的微妙平衡……其實早就消失了吧!有人是這麼說的:也許我們的潛意識會將青梅竹馬視同自身的手足,而人本能上就會避免近親交配,因此青梅竹馬通常不會成為戀人。所以,當我喜歡上青梅竹馬的M,或許代表著我們實質上已經有了距離,我只不過是喜歡上了個認識的女生朋友!

    現在回想當時的情景應該可以印證此說法——M和我的互動一直以來都是那樣,而我卻因此動了心,那看來就是我的潛意識不再視M為青梅竹馬了吧!我笑了,笑我自己竟然無來由地喜歡上M

 

    「你和八班的一個女生是在校生致詞代表喔,所以你們午休就先來順一下老師寫的稿吧!」

    我盯著手上的致詞稿,一邊走回教室,一邊回想起剛才國文老師說的在校生致詞一事,還是感覺不甚真實。不是啊,致詞代表該有的幾項特質我都沒有吧!要嗓音沒嗓音,要顏值也沒顏值,然後我又沒有什麼豐功偉業足以脫穎而出當代表。好啦,依國文老師的說法是我在演說比賽表現不錯,但我演講得名主要是因文章堪用,現在稿都已經寫好拿到我手上了,演講底好像也沒什麼用處了,更何況和我搭檔的女生可是紮紮實實的國語朗讀出身,我實在不敢想像屆時她的表現會如何被我拖累。

    Y,妳有沒有發現……」這致詞稿的開頭我真的無法念下去。直呼素未謀面的人名就算了,更何況人家還是女孩子欸!當我還在苦笑著國文老師怎麼寫了份看起來就讓人彆扭的稿子時,我也正想像著中午時第一次練習的情景。Y除了是國語朗讀的學校代表之外,好像還是國樂團的首席古箏手。感覺起來就是位氣質出眾的才女啊!開始期待中午和她練習的樣子了呢!

 

    Y,妳有沒有發現……」我很努力的克服了講出這句台詞的尷尬,但很明顯的Y應該還沒適應這句話該有的語氣,有些笑場而無法接續下一句。

    「好吧,我真的要跟國文老師溝通一下,不然我們兩個才剛認識就要用這種語氣致詞,感覺就很怪啊!」我又開始笑著抱怨起了這份演講稿,看起來Y也十分認同一起笑了出來。

    「我們還是先練習吧,就當作是一種磨合囉!」Y覺得我們還是先練習再說,雖然之後我們倆不免還是會笑場。

    站在辦公室外的環狀陽台走道,琅琅朗誦聲迴盪在寬闊的集合場上。趁著輪到Y的片刻,我的目光從眼前的致詞稿向左掠去,她手持稿子張開雙肘,立姿端正而不偏不倚,身體則隨著聲調的抑揚頓挫自然擺動,一舉一動彰顯出身為朗讀者的氣勢,而她的臉上滿是專注的自信。感覺Y是個外向的女孩子,給人的印象就是個陽光少女,互不相識的距離感僅用這半小時便消弭而去。我覺得和她一起準備,在校生致詞也未必是件避之唯恐不及的事了。

 

    2008年夏末,男孩升上了三年級。開學前的返校日,一個皮膚黝黑理了個近乎光頭的男孩待在嶄新的班級裡,不同的教室、不同的同學,還有種不同的感覺——與女孩V的初次見面。面對著這麼一個笑容甜得像布丁的女孩子,當時男孩的腦中只有極不科學的四個字——一見鍾情。

 

    想起中年級時根本是犯傻般的一見鍾情,絕對是令人難為情的一段記憶。只因為V的可愛外表就喜歡上她,我還真摸不透當時自己的心智是如何運作的。不過……我確實有點擔心自己現在的心智運作是否也出了類似的差錯?自從和Y第一次練習之後,我會期待每節下課一起訓練的過程,也開始在意自己在她面前的形象,又或者是會多看幾眼她在FB上的動態。我該不會對Y起了好感吧?可是……我是喜歡M的,不可以喜歡上Y……

 

    「還記得兩年前,尚且稚嫩羞怯的我們……」我知道我的聲音些許顫抖著,但我有自信已經是大家聽不出來的程度了。

    此刻的我,已經和Y一同站在體育館的講台,向畢業生致祝福辭。

    這是一段很混亂的訓練過程,除了在情緒上要和Y保持距離,還有許多挑戰擋住了我的去路——首先是我重寫了三次的致詞稿,不只是我自己,連國文老師也改得快崩潰了,重寫到後來覺得倒不如回到那份令我彆扭的稿子還比較好。接著是我自己在朗誦技巧上的停滯不前,語調起伏和情緒都不到位,讓我差點落入了遭撤換的窘境,還得讓國文老師陪著我難過緊張。但……反正一切都有驚無險的過去了。

    「在校生在此祝福學長姐們,鵬程萬里 前程似錦!」最後一個三聲尾音,我有記著要將音調由底向上拉回。闔上資料夾,稍稍別過頭看了Y一眼,我們對著彼此微笑著,然後視線再度回到前方,深深一鞠躬。

 

    終歸平靜的不只是一波三折的訓練過程,也包含了我的心。當我初見Y之時,確實對她起了好感,不過看到欣賞的女孩子,出現好感也不是件驚訝的事。我只需深切認知——自己喜歡的是M,便足以讓紊亂心緒沉澱下來,繼續朝著不變的方向走去……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