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明明在那個夜晚之前,妳是我最不可能喜歡上的女孩子……

 

    夜晚燈火通明的國小校園裡,正當家長與各班導師討論著班級事務之時,兩個國二生不約而同的被家人帶到班親會的現場;莫名其妙的場景,卻是男孩和女孩相隔近一年後再次碰面的契機。這個夜晚,也是男孩切入迴圈的起點……

 

    「……對了,我有看到M在她妹妹的班上喔,你可以去找她啊!」老師話講到一半,突然提起了M今天也有來到這不屬於她的班親會。話說,老師是我和M高年級時的班導,知道我們兩個感情深厚,所以才會向我提到M

    聽到M也在場,忽然認知到我不是孤單一人來到這對中二生而言太過古怪的場景。

    「這樣啊,那老師我就去找M囉!」話沒說完,我已轉身欲走出老師的教室。

    但對於能見到M這件事,代表的不只是在奇怪的情景下找到一位珍貴盟友,而是我們難能可貴的見面機會。升上國中之後,本為好友的我們,友情也必須屈服於空間上的限制;她在另一間國中的舞蹈班裡追尋著夢想,而我則在學校裡經歷了一整年的師生衝突。一年半的時間裡,我們見面的次數不過三次罷了,有很多想聊的近況,又或是想紓發的情緒都無法訴說,只得留存一遍遍的遺憾在心頭。

    我的腳步漸漸加快,也許在旁人看來看似浮誇,但我的確很想見她,因為我們之間那青梅竹馬般的友誼。

    「嗨!」我對著M小小的揮了揮手,臉上的笑容綻得更開。還好今天來到這根本不屬於我的場景,讓我能見到久未碰面的M

 

    2007年的最後一個月,有個女孩公開宣示了她喜歡某個男孩,而那男孩接受了女孩的追求,於是他們開始談起了一段小小的戀情。但一個月後,女孩想和男孩分手了……

    結束了那段小小戀情之後,雖然起初兩人之間確實有些尷尬,但畢竟是孩兒,很快的又找回了友情。不同的是,往後他們的情誼比先前的友誼來的深厚,女孩開始成為男孩的傾聽者,後來他們用「青梅竹馬」描述彼此間的關係;然而有些事情,他們始終懷著隱約的默契不再提起……

 

    「欸,國文課本第一課的新詩妳比較喜歡哪一首啊?我喜歡〈一棵開花的樹〉,覺得寫得很美,而且還碰了一般選文不會碰的愛情主題欸!」不知為何地,我問了關於國文課新詩選文的偏好。

    國二上,我暗戀著班上的一位女孩——A;在班上的師生衝突情勢趨緩後,我心中的很大一部份也隨之空了下來,立刻便被戀愛情緒給佔據了。而在充滿道學色彩的國文課本中看到席慕蓉的這首情詩,除了訝異之外,多少也映照出我近期的心理狀態,那麼我會對這首詩心有戚戚焉也就不是件奇怪的事了。

    「是喔,我比較喜歡蓉子的〈傘〉。」M的偏好與我相異。看來在她的生活中,她並不像我一樣把感情事看得那麼重,畢竟在她的心中還有更重要的目標吧!

    後來,我們又聊了不少事,有回憶,也有近況。但在話題的變化中,不變的是看著M時我那按捺不住的笑容。

 

    昏暗燈光下,我蓋著厚重棉被輾轉難眠,腦中縈繞著方才和M的互動——我們肩並肩身傾在欄杆上,從國小的回憶聊到近期的生活,和她相處的每分每秒滿是微笑與窩心。我知道這是我和M這幾個月來第一次見面,心情上的起伏固然十分合理,可是為什麼現在想起這些畫面,會讓我的心緒如此紊亂?

 

    被撩動的心弦,從那個夜晚之後就沒再停止過,我開始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一晚和M見面的悸動,又或是國小時那些不經意的「青梅竹馬間的互動」,還有那段……彼此不再提及,幾乎是已成夢幻的早戀。

 

    很快的開學已一個多月,這次段考作文題出了道〈錯過〉,我想我和M就像是兩條以極小角度交會的兩條線吧!交會發生在我們那段小小的戀情,而從那時至今,縱使早已錯過了那唯一的交會,但我們的距離仍十分接近,因此還相互牽絆著彼此。然而……交會點明明早就過去了,不是嗎?明明不平行的兩條線就只會有一個交點,為什麼我還企盼著她再次走近我身旁呢?

    明明在那個夜晚之前,我們從不提起那段兩人之間的早戀,更彼此認定是青梅竹馬般的摯友——妳是我最不可能喜歡上的女孩子!

    為什麼我會再次喜歡上妳?切入了與妳之間的迴圈……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