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015-01-09 聯合報副刊

文/吳敏顯

這座島上,房子越蓋越多,水田和野地面積越來越小,鳥獸禽畜的生存空間窄逼。無可避免,我們埃及聖䴉就成了外來入侵者,而被通緝。

我們長相奇特,常是人們相機鏡頭捕捉對象,甚至叫我們怪怪鳥、黑白郎君。其實我們祖先來自那個以金字塔聞名的古老國度,三十幾年前被送到這座島上的動物園,然後趁機逃離樊籠,繁衍後代。

所有的族群都在這裡出生,築巢育雛,在水田沼澤覓食,吃福壽螺也吃垃圾,卻世代皆被歸類為外來入侵鳥種。最讓我們困惑的是,人們可以用祖籍、出生地、僑居地、戶籍地址、通信地址,分別界定自己身分,我們為什麼不可以?

島上有外勞、外傭、外配、外僑、外賓,都不至於遭到排斥。為什麼把我們當作落地卻不得生根的黑戶?我們不懂得四處舉標語吶喊抗議,只能試著安靜地排著隊等候發落!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556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