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014-10-07聯合報
文/吳敏顯

兩軍對壘,無論是世界杯足球賽或其他競技,只要某支隊伍不堪一擊,即會被形容像一攤軟趴趴的豆腐,提不起、拎不得、捏不住。

話雖這麼說,若是你正走在炎陽底下,可別瞧不起路邊那一篩子又一篩子曝曬中的豆腐喔!它們在持續加工製作成豆腐乳過程所擺出的架式,從來就不顧自身如何脆弱,如何水嫩,如何不耐觸碰。

大夥兒相互鼓舞,個個繃緊皮肉硬挨苦撐,接受烈陽一而再再而三地曝曬,也因此惹惱了老太陽。老人家認為,面對這群羸弱沒長骨頭的挑戰對象,實在沒什麼光彩。

幾十個竹篾篩子讓豆腐當作操場後,乍看彷彿遍地盛開著繡球花、萬壽菊。棋士說它們像沉穩的棋局,歌手則以為應該像填妥音符的樂譜。棋局當然全屬仙人下的棋子,樂譜當然全屬仙人哼唱的歌曲。老太陽暴怒翻臉,只會使自己眼花撩亂。

每隔一段時間,豆腐們都要在篩子裡打個滾,翻個身,有時分午前午後,有時要隔個夜晚,膚色變化猶若魔術師幫忙更換衣裳,他們總是成天嘻皮笑臉地戲弄老太陽。

太陽爺爺最討厭別人說他健忘失智,說他老糊塗。當他手持放大鏡專注地一篩子一篩子去辨認點數時,數著數著竟花了眼,偏偏二十根手指腳趾又不夠計數,免不了越數越生氣。

豆腐陣勢形同大軍壓境,每塊豆腐為了瘦身顯得精壯,早就撒過一層粗鹽以脫掉水分,如此才能規規矩矩加入行列。豆腐們經此冶煉,確實脫胎換骨,個個變得結實且富彈性,老太陽再怎麼要脅恐嚇,為時已晚。對於曝曬後即將面臨烈火蒸煮、黃豆米麴發酵熟成、酒液和麻油浸泡,甚至倒下辣油參與凌虐,豆腐大軍卻沒把它們放在眼裡,照舊文風不動。

個性比較調皮的,還故意扮成可愛模樣,眨巴著眼睛,嗲聲嗲氣地貼近太陽爺爺,請教他是否看過海軍陸戰隊魔鬼訓練營的地獄周和天堂路?

傳聞老太陽曾偷偷跑去問諸葛孔明,該如何對付曝曬中的豆腐陣勢?這位足智多謀的老仙覺一臉笑瞇瞇,自顧自地搖著羽毛扇子搧動鬍鬚。竟然忘了神算高人該有的動作──叉開手指頭來回掐點盤撥好推演算計。

老太陽轉而跑去叩響孫武家門板,這位寫了《孫子兵法》的作家,兩千五百年來被人們讚譽為兵法大師。他回答問題絲毫不拐彎抹角,直說時代變化太快,別再用陳舊思想衡量現今世界,更何況當年竹簡製作手續繁瑣,篇幅有限,迫使他匆忙寫下幾個主要章節應急。長期以來,他總希望能夠找到更好時機,去完成續篇。

孫武邊說邊從地面撿了一把石子,擱在桌上擺出陣勢,示意來客何妨較量較量,彼此動動腦筋,可以防止退化失智。老太陽雖是老前輩,膽子再大也不敢當兵法大師面前放肆弄斧,急忙打躬作揖掉頭快閃。孫武追到門口,把兩隻手掌圈成喇叭形狀,對準騰空而去的老先生高喊:「請容許我學會上網上臉書後,去找個妥善辦法,再幫老爺爺您破解陣勢吧!」

從此,任何人只要走到陽光底下,就會碰到老太陽面紅耳赤,張開噴射火焰的鼻孔和嘴巴,劈頭逼問:「你讀過兵法嗎?你懂得這種曝曬豆腐的古怪陣勢嗎?」

懂!我懂!當孔明與孫武不肯面授機宜,透露更多玄機之際,有個在宅老人吳某突然簡明扼要地應了一聲。還面對著曬豆腐的陣勢,寫下這麼一首詩作為註解。詩曰──

陽光被仔細裁切

變成數不清的小小方塊

一如匠師切割鑽石

留下多個立面的耀眼晶燦

連窮人都具資格認領

陽光像陣風吹拂

讓人無可逃匿

又像雨水滲入隙縫

無孔不入

而今被分成許多小方塊

調轉哪個角度都一模一樣

更教它難以裝扮易容

或分裝在玻璃瓶罐

或通過舌尖味蕾的關卡

把那些小方塊的陽光

逐一收藏在彎曲的胃腸

由密碼控管

永遠不會走味

對於曬豆腐的陣勢,當孔明與孫武不肯面授機宜,透露更多玄機之際,任何路人想怎麼回答,應該都被允許。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