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蘭陽地區有許多的山區塘埤和湖泊,其中不乏高山地區的湖泊,而其中最有名氣的當屬位於員山鄉的雙連埤,而我這次也在因緣際會下參加由邱錦和老師指導的社大水生復育班,時值九月底,節序漸入初秋,邱老師帶我們到同在員山鄉的草埤,位於前往福山植物園附近,其實來來往往福山這麼多次,都只是經過草埤的入口但卻沒進去過,這次算是第一次!!當天正值天氣陰晴不定,我比較晚到,雖然知道該往這路口前進,但卻不知道這條步道會走多久才到目的地。

到了草埤的入口看著很多車停靠,猜想邱老師已經先開車載同學進去了,也不多思索就拿著細軟往步道裡走,很不巧地,今天山區的雨特別大,可又不想馬上換上沼澤服和雨衣,於是拿著小雨傘拎著包包往裡走去。沿著潺潺溪水前行,步道裡的生態甚美,很想緩慢地細細觀察,只是天公不作美,雨勢不斷,加上前途未明,只得捨路邊豐富之生態前往目的地。

隨著時間愈久,走過了幾個山頭,除了大冠鷲停棲被我發現外,沒有感覺到人類的信號,雨溼涼的感覺從下半身漸漸往上蔓延,竟有了不想往下繼續走的念頭,深刻感受到不知道終點在那裡的痛苦。這下子,我更明確相信千山萬水我獨行了。所幸,只走了1小時左右,就看著遠處熟悉的廂型車,總算,這個目的地並不太難找。看著車子停靠處一旁有條小徑,猜想,大夥應該早已進去了,我趕緊往小徑走去,幸好,人跡散發出來的氣味很新鮮,整條小徑也有明顯的走道,走沒多久,就到達埤池邊了,看到一群冒雨穿著沼澤裝的學員們已經泡在埤湖裡,欣喜中趕快換裝下水。老師正在講解這片水域形成的原因和「草埤」名稱的由來。

眼望過去,這片海拔750公尺的老埤湖上,的確是長滿了許許多多的植物,據述,若把湖的壽命比做人的生命來看的話,這草埤的年紀已經算得上是年過70的老人家了,它已經是湖泊演替的末期,換句話說,如果我們人類不再過度干擾它的話,最終會走入陸化的命運,整個湖泊生命史就此宣告結束了!

而讓這些植物佈滿在整個湖域上面的主要原因是有豐富的狹葉泥炭苔,埤面上覆蓋了許多這些被人類用來種植蘭科植物的材料狹葉泥炭苔,俗稱水苔,是一種苔類,這些苔類會在水面上不停的生長,而枯死的也會佔滿了水底,因而形成了一大片的泥炭苔浮島,而這片浮島因為能提供豐富的腐植質供植物生長,才讓許多濕生和水生植物得以在這片獨特的浮島上生存。其中,最需要特別介紹的就是圓葉澤瀉和小紅蜻蜓。前者雖非特有種,但草埤是在台灣所知唯一的野外棲地,這種能因應不同水位生長的水生植物,除了草埤,還真難得再找到別的棲地。後者則是目前全台所知最小的蜻蜓,身長約1.5公分,而草埤也是目前所知唯一的棲息環境。草埤,因為這兩種特別的生物,而聲名大噪!

其實,上浮島很容易,但若真要行走自如還不是件簡單的事!老師提醒著我們第一次來的學員們,每個人上了浮島後要四肢著地,呈狗趴狀前進,盡可能要將全身體重分散開,大家也千萬不要聚在同一個位置,因為這浮島雖然看似載承了許多的植物,但仍無法完全承受我們這些大型哺乳類的重量,而且,埤湖深至少有六米,若不慎陷下去的話,是有可能在來不及與同學說再見前就滅頂了!小心歸小心,大家仍覺得很新鮮也很有趣,大人小孩都成了充滿稚氣的活潑兒童,好奇地到處爬竄,彷彿回到那段有記憶的嬰兒時,只想用盡各種方法去探索未知的世界。

老師要我們大家去觀察這浮島的各種生物,像是這裡強大的優勢物種連萼穀精草、以吃小蟲為主食的挖耳草、身上佈滿密毛的毛蕨、植株甚大而不怎麼會分辨的分株假紫萁、頭頂開著小花花的荸薺、稃藎、有著細長莖桿的水毛花、分布侷限的圓葉澤瀉、分布廣泛的芒草和李氏禾、挺水莎草科裡的三儉草和七星斑囊果薹…等等植物,而霜白蜻蜓和小紅蜻蜓也偶爾現身於水域之間,當然,更有許多我不熟的小昆蟲穿梭於狹葉泥炭苔之間。

  我們一行人探索完這區的生態後,在雨天裡吃午餐及休息,下午最重要的任務就幫草埤設擋水壩,盡我們所能延緩草埤的陸化現象。這可不是件簡單的差事。首先要把自己變成一隻很勤勞的水獺,跟其他好水獺們合力裝填砂包,再送到這埤湖的出水口處,一一堆疊起來,形成一個自然又不傷害水域生態的擋水牆,接著利用自己的尖牙去咬斷許多的樹枝,再堆築在這水牆上,形成一個攔水壩。雨天當中工作備感辛苦和寒冷,當然,大夥累歸累,當滿意地看著成果時,真的覺得備感光榮。感謝邱老師!又帶給我們一個豐收的一天。

 

 




創用授權(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版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