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現實經驗在時間的洪流下,只留下吉光片羽的記憶,記憶在時間的侵蝕下,還剩幾分真實的情景﹖對一個作者而言,唯有書寫才能與時間抗衡,也唯有書寫才能保留記憶或改寫記憶。

「記憶」是簡媜寫作的重要命題,在簡媜的創作歷程中,《水問》是她大學生活的記憶,《只緣身在此山中》是她對佛光山的記憶,《月娘照眠牀》是她對童年鄉村生活的記憶,《下午茶》、《夢遊書》、《胭脂盆地》等書構築她對台北生活的記憶,《女兒紅》是關於個人情感、女性境遇的記憶,《頑童小番茄》和姪女成長有關的記憶,《紅嬰仔》是她為兒子保留的成長記憶,也是她回溯自己成長經驗的記憶,《天涯海角》是對台灣這塊土地歷史、地理及人情上的記憶。

簡媜以文學建構自己的斷代史,必然面臨文學想像與歷史紀實之間的矛盾。她必須透過文字書寫記憶中的事件,以重建自己的歷史。但是,記憶的面貌本是真實與虛像的混血,即使刻意紀實的書寫,都不免運用想像去修整片斷的記憶。以內心世界為書寫傾向的文學自傳,創作時為了藝術性的要求,也會將生活經驗加以修飾、剪裁,甚至須藉想像與虛構的技巧來表現自我

如果你的網誌不支援引用網址自動搜尋功能,那麼你可以使用下列的直接引用網址來引用本文章:

http://blog.ilc.edu.tw/blog/trackback.php?id=31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