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書名只緣身在此山中

作者:簡媜

                                                               出版社:洪範      

出版年月:19862

 

 

 

如果說《水問》是大學女生的戀歌,則《只緣身在此山中》就是沉思生命的梵音。

在某些因緣的推波助瀾下,簡媜和朋友到佛光山從事佛經的編譯,這時期寫的文章都登在《普門》雜誌上,有一天,聯副主編瘂弦人到佛光山參訪,發現簡媜的文章,將她的文章引薦到聯合副刊上,獲得很大的迴響,這就是簡媜在文壇崛起的因緣。

《只緣身在此山中》分五卷,簡媜在序文透露這本書的編輯理念:

 

在這本書裡,我希望有系統地去整理自己的所思:自然與人之互證(萬里天)、生活之復育(尋常飲水)、個我生命之淬練(行僧)、天倫之源流(無盡意)、人常之初鑄(無緣緣),以此禮讚讓我存活的世界,向無窮無盡的生命進貢。

 

《只緣身在此山中》這本書的前半部屬於山中生活經驗的紀實,書的後半部則寫出簡媜對佛理的省悟、以及對人世的解釋。接觸佛法,讓簡媜體會到人世的無常,被「死亡」桎梏的心靈也能藉著佛法得到釋放。

簡媜在接受採訪時,提到「因為對宗教有興趣,所以寫出《只緣身在此山中》。」

她說:「現世的軌道、邏輯,運轉到一個地步之後,必定會碰到死胡同,當自己的智慧與人生閱歷仍無法幫助自己轉向時,佛經的接觸讓我得以換另一個角度觀看世事。那是一種立體的觀察,許多現世中避免去談的,如生死、無常、痛苦等等,反而是宗教之中必須談的,與現實世界剛好互補。」簡媜藉著在佛光山接觸佛法、僧侶的經驗去反芻生命的悲歡離合,進而轉化成自我醒覺的力量。她說:「因為是長期以來內在的繩索,藉著禪宗破迷轉悟的歷路,為自己「解圍」、「紓困」,希望這一路履痕,亦有助於其他人。」

簡媜以文學為本位來接觸佛學,將佛法轉化,變成創作上的滋養,她說:「我並沒有意識要用文字去弘揚宗教,這也是以文學和宗教為本位的差異,所以我在寫完一本書之後就脫離,而沒有繼續做佛理的耕耘。」

簡媜吸收佛學思想,深化創作的題旨,讓她的作品擺脫《水問》時期的雕琢、絢麗,改用一種比較清空曠遠的文字來探討生命哲學的題材。如:

 

那天,我穿著一身黑衣黑長裙,……我的衣服上繪有彩色的人像,在黑色系裡顯得十分惹眼,他看了我一眼,笑著說:

「帶個人走路,不辛苦嗎?」

我一霎時心驚膽顫,為之語塞!他的話如暗器,句句是冰心冷魄針,專門刺探人家的魂魄,偏偏我這失魂落魄的人不幸被他趁虛射中,一時熱淚冷汗幾乎迸出。只是心有不甘,偏要逞強鬥勝,搶一個口舌之利,遂腦若輪盤、心如電轉,一念三千又三千盡作塵土,提不出一個話頭語緒來反駁。

若要說:「心上有人,不苦!」那又騙得了誰?

若要說:「心上有人,著實苦!」又是誰把苦予你吃?

若還要說:「身心俱放,即不苦!」明明是自解又自纏!「情」之一字重若泰山,誰提得起?「情」之一字又輕如鴻毛,飄掠心影之時,誰忍放下?(《只緣身在此山中˙紅塵親切》,頁107-108

 

簡媜以清麗的語言寫空法師的點醒,藉此寫出自己為情所困的掙扎,同樣是寫「情」,內容多了一分佛理的辯證,筆法較《水問》時期清空淡遠。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