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縣教育支援平台 會員登入 會員註冊 我的i教書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鍾怡雯說:「農村的童年生活孕育了簡媜的文學生命,這不止表現在題材的選擇,更在作品內部醞釀成一套價值觀,用以詮釋生命和生活。故鄉的風土人情是簡媜創作的源泉活水,她經常穿越時空隧道,回顧鄉野的生活點滴,藉著書寫原鄉的景物和風俗人情,肯定自己的生命歷程,通過這個儀式的洗禮,她以更自信的步伐邁入文學的田園。以下分「美神與戰神交鋒下的平原」、「民俗儀式與鄉野人情」二部分闡述簡媜自傳體散文中「懷鄉戀土」的主題。

簡媜的老家在宜蘭縣冬山鄉的武罕村,阿嬤年輕時就守寡,父親是個魚販,母親是傳統的農村婦女,此外家中還有兩個妹妹、兩個弟弟,十三歲那年父親車禍過世,這個意外讓她感受到家將被瓜分的命運,因而決定到都市開創她新的人生。後來弟弟、妹妹們陸續到台北就學、就業,因此舉家播遷到台北的公寓,在台北這個胭脂盆地展開新一代的故事。兒子是老天爺給她最好的禮物,她常在近期的作品寫到養育兒子的方法和對兒子的期許。

簡媜對於人生的聚散,持「隨緣自在」的信念。她認為「新友易得易失,願意跟著老的,一二舊識罷了」(《女兒紅》,頁85) ,對於老朋友,她也不刻意聯絡,因為「過了濃豔年紀,總嚮往清淡自然的情誼,不通訊並不代表已從對方的記憶消失,反而意味著已在對方的記憶安頓,無須透過口耳聯繫感情」(《胭脂盆地》,頁92)。並說:「人與人相處,不在於距離遠近,時間長短,緣份深淺,能心與心印合便是甘美。當分別的時刻來臨,揮手祝福即是」。所以,她坦然面對情愛中的悲歡離合,認為緣分該來時就來,該去時也不會強留,友情如此,愛情亦然。

簡媜從小對美就有強烈的感受力,小時候,她悠遊在山林、稻原、海洋、溪川之間,對絢麗落日發出驚呼,對風吹稻浪覺得歡喜,對炊煙繚繞於翠竹幽篁覺得心旌搖蕩,面對自然幻化而發出的詠嘆,讓她昇起對美的愛慕與追求,成為美的入室弟子;長大後,簡媜用文字紀錄美、演繹美、儲存美,從而與美偕行。本節試從簡媜的散文創作中了解她的生活美學。






創用授權(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版
 
 
用LINE傳送